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小怪兽的羞耻玩法_第章 二姐生气了

阴暗的墙角边出现了一片光晕,光晕一抖,跳出了兴高采烈的载驰。

他真的很高兴,他们兄弟三人自小相识,义结金兰之后,感情不比亲兄弟差半分。

这次浔汎的失踪,五域的各个领主都是大为吃惊,大家联手差点把泰境翻了个底朝天,人间也派出了无数的探子,细细梳理了一遍,可是,连个信儿都没得到。

载驰和卷耳也是心急如焚,亲力亲为的寻了几百年,结果也是一无所获。

正在大家心灰意冷之时,载驰收到了卷耳的飞信传书,知道浔汎还在人间,他大喜过望,匆匆结束了修行,飞驰而来。

不出所料,浔汎还是好好的,虽然经历了一些感情上得磨砺,但兄弟三人能得以重聚,就比什么都重要。

破碎的镜子如果能被修复的完好如初,那么他绝不会让它摔碎第二次。

三人的兄弟情义就是这面修复好的镜子,只有在失去过之后,才知道它的弥足珍贵。为了这情义,他愿意付出一切。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就算浔汎把天捅出一个大窟窿,载驰也打算和他一起抗。

载驰一路疾走,没多久就来到了谭娅所在的小区外,虽然天已微黑,但远远望去,小区的门口好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许多人。

载驰费劲的扒拉开围观的人墙,挤到了前面,原来是一场小小的事故。

一个姑娘,一辆自行车,一个躺在地上的老人和一群围着姑娘索赔的所谓老人的亲戚。

载驰握着载木,对谭娅的信息也是略知一二,他断定眼前这个深陷是非的姑娘就是谭娅。

“什么?八千块,你这不是抢劫吗?”谭娅冤屈的大喊着,“我骑着自行车好好的,是这个大爷突然扑上来的,再说我也刹车了,是大爷自己慢慢坐下的,怎么非说是我撞到的呢?你们是不是碰瓷啊?”

“你这个姑娘怎么说话啊?”一个圆脸的汉子瞪着三角眼,阴狠狠的说到。

“俺爹这体格平常在体育场跑两圈都不带大喘气的,你看看,这让你给撞得,都爬不起来了。”一边说着,脸上的横肉也随着一抖一抖的,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好人。

“要不是俺爹说,你个女娃娃也不容易,俺可不能这么饶了你。”说完圆脸汉子看了看身后的人,接着嚷到:“要你八千,也就够给俺爹买个跌打油和营养品啥的,这要是去医院,估计你十万八万也不够。”

身后的人也你一句我一句的出来帮衬,反而让大家觉得,让谭娅赔八千就是占了天大的便宜。

谭娅气不过,拿出手机大声说到:“我没钱,我要报警,你们就是碰瓷。”

“报警?”圆脸男子面露凶色,一个箭步冲过去,大手一挥,抢过了谭娅的手机。

“撞了人你还有理了,不赔钱,别想拿回手机。”

谭娅又想去推自行车,结果圆脸汉子身后的几个人抢先而动,把自行车生拉硬拽的拖了过去。

手机也没了,自行车也没了,围了一圈人也没有一个出来帮忙的,谭娅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要是没钱?”圆脸汉子皮笑肉不笑的,“你手上、身上的金首饰倒也可以折点钱。”

“美得你!”谭娅摸了摸手上的金链子,像一头发了怒的狮子,说完蹲在地上,捞起一块半头砖,“你再过来,老娘跟你拼命。”

“谭娅。”载驰看够了表演,笑着走了出来。

“我是秦凯晨的朋友,我叫载驰,他让我来接你。”载驰脸膛宽阔,眉毛浓密,眼睛弯弯的,怎么看也像一个人畜无害、忠厚老实之人。

“哦,是你啊。”绝望的谭娅如同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明,赶紧抓住载驰的胳膊,把他拉到自己的身旁。

“你能打吗?”谭娅靠近载驰小声的说,“他们人可不少。”

载驰微笑着,摇了摇头,但无比坚定的说:“一会一切听我的,保准不吃亏。”

“朋友,这个姑娘闯祸了,撞了我家老爷子了,你看该怎么办吧?”圆脸男子对载驰的出现毫不吃惊,气定神闲,镇定自若,看来这种事肯定是没少干。

圆脸汉子身后的帮凶也没闲着,一直嚷嚷,地上的老人也加强了演技,哼哼的更加卖力。

载驰怎会不知这是碰瓷的勾当,可是他却满脸堆笑,完全一副老实人的模样,附和着圆脸男子说:“赔,当然要赔。”

说完转过身去,从皮包里掏出崭新的一沓钱,递给了圆脸汉子:“大哥,这是一万,你好好的给大爷看病,别跟我这个朋友一般见识。”

“好好。”圆脸汉子喜出望外,他没想到今天的活儿会如此出奇的顺利。

“那我朋友的手机?”载驰笑着问到。

“给你!”圆脸汉子光顾着看手中的钱了,头也不抬,就把手机递了回去。

谭娅上前接过手机,满眼的愤恨,可是人家正眼都没瞧她。

愤恨有啥用啊?人家人多势众,有备而来,自己这边就两个人,并且帮忙的还是一个老实的软蛋。

认倒霉吧,谭娅自己心里不甘,但也只能这么想。

“我把大爷扶起来吧,都在地上坐这么久了。”载驰还是微笑着,伸出一只手,去拉地上的老人。

“好、好。”老人喜笑颜开,伸出了手,完全不像受过伤的样子。

载驰扶着老人的胳膊,老人刚刚站起身,突然跳了起来。

“哎吆,俺的娘来。”

载驰赶紧松了手,老人托着载驰扶过的胳膊,一直在原地蹦高儿。

“痛死俺了,断了,断了。”老人一脸铁青,满脸的皱纹拧成了一团儿,豆粒大的汗珠一瞬间就冒了出来。

“爹。”圆脸汉子不明白老人为何会变成这样,他眼睛左右瞟了一下围观的人群,小声的说:“人家女娃娃赔完钱了,别闹了,咱赶紧回家养伤吧。”

见好就收,适可而止,这伙人的伎俩还是耍的炉火纯青。

“回个屁啊,你个小兔崽子。”老人大声吼道,两只眼睛都要喷出火来,“断了,我的这只胳膊让这个瘪犊子给捏断了。”

“啊?”圆脸汉子吃惊的张大了嘴,他赶紧上前仔细察看,他摸了摸老人的胳膊,不肿不胀,皮色完好,连个指印都没有。

“痛、痛。”老人尖叫起来,用肩膀一摆,顶开了圆脸汉子的手。

“他娘的,断了,你他娘的还不信我?”老人瞪着眼,踹了他一脚,踹完之后,又痛得蹲在地上直喘粗气。

圆脸汉子懵了,老人的表情看起来不像是装的,而这轻轻一扶胳膊怎么会断呢?自己感觉都难以相信,这吆喝起来能服众吗?

碰瓷,碰瓷,至少得合情合理,有些由头。

眼下的情况也有些太无厘头了,围观的人群也冒出了异样之声。

但是不能吃亏啊,还好眼前的是个好捏的软柿子。

“吭吭。”圆脸男子清了清嗓子,眼珠子骨碌一转,如变脸般转瞬面目狰狞,大声呵斥到:“你这人什么意思?怎么连老人也打。”

说完抹了抹嘴,冲上前就去推搡载驰。

载驰笑了笑,没出声,也没动,任这圆脸男子撒泼耍浑。

圆脸男子与其说是上来推搡,不如说是来拉拉扯扯,架势拉得很大,大开大合,实际并未对载驰进行什么人身攻击。

“哎吆。”圆脸男子拉起载驰的胳膊,往上一扬,顺势把脸往上一凑,大喊一声,扑倒在地上。

“你怎么打人啊?”圆脸男子抬起头来,满脸的尘土,一副可怜兮兮、万分委屈的样子。

“噗。”圆脸男子一歪头,吐出一口血痰,然后表情一愣,把手伸进口里,取出了一颗牙齿。

“你这出手也太狠了,牙都让你打掉了。”圆脸男子哭丧着脸,指着载驰,“今天的事儿没完。”

说完他身后的人就哗啦啦的围了上来,六七个人,把载驰和谭娅结结实实的围在其中。

谭娅倒也不吃惊,她拎着手里的半头砖,笑着撇了一眼载驰。

“你这法子不灵啊。”

载驰没有回应,他盯着地上的圆脸汉子,笑着说:“我赔你钱可以吗?”

轰的一下,围观的人群发出了各种各样的声音。

其实这些人很多都是心跟明镜似的,早看穿了这是碰瓷的把戏。

可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谁也没那份闲心给自己找什么麻烦。

看看热闹,长个记性就行了,就是这个赔钱的小伙子有些太老实了,不会反抗,甚至不会讨价还价,就这么任人宰割,确实有些可怜。

圆脸男子可不管围观的人怎么想,他慢慢的爬起来,用袖子擦了擦嘴唇上的血渍,支起一双三角眼死死的盯着载驰。

“你打算陪多少?”

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开演了就不能鸣锣收场。

圆脸男子心里盘算着,自己人多,肯定吃不了亏,今天要是不狠狠的敲这个傻小子一笔,过这村也就没这店了。

“既然都受伤了,那就一人一万,再陪你们两万。”载驰看着这群骗子,表情很是自然。

“啊?”圆脸男子张大了嘴,他没想到这个傻小子会这么痛快,自己心理准备的各种台词一句也没有用上。

围观人群更是炸开了锅,不少人为载驰的上当受骗啧舌惋惜。

“你傻啊,这明明是敲诈,你还赔这么多?”谭娅生气了,他没想到这个叫载驰的家伙怎么这么怂。

载驰还是不回应,他微笑着说:“应该够了吧?”

“够了,够了。”圆脸汉子反过神儿来,赶紧应和着。

“不过我身上没这么多现金,在西边路口有个取款机,要不我去给你们取。”

“这个?”圆脸汉子摸着脸,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心里想,这傻小子不是要跑吧?

“要不你们跟我一起来吧。”载驰朝圆脸汉子挥了挥手,一脸微笑,“你们这么多人,我也跑不了啊。”

“呵呵,好吧。”载驰这句话正中圆脸男子的下怀,“那我们一起走一趟吧。”

载驰拉着谭娅就往前走,谭娅虽然生气,但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跟着。

圆脸汉子一挥手,两个人一左一右的陪在载驰的身边,其余的人扶起了蹲在地上的老人,推着谭娅的自行车,紧紧的跟在了后面。

“大家都散了吧,让你们笑话了。”载驰一边走着,一边遣散围观的人群。

这群骗子更是巴不得如此,也跟着一起嚷嚷,结果走出没多远,就没有一个看热闹的人了。

载驰领路在前,满脸春风,仿佛不是去取钱赔偿,倒像是得了什么便宜似的。

谭娅嘟着嘴,满脸的怒气,她恨不得把这群混蛋全部拍倒在地,然后一脚把身旁的软蛋踢滚,可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这么跟着。

这一众人等,左拐右拐,最终消失在逐渐浓郁的黑夜里。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852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