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我把阿姨一家都干了_我被儿子弄了一夜

汴梁城昌平街的一家酒肆里,喧哗声传来,城角的杨捕头带着两个兵丁匆匆而来。

“吃死人啦,老马家的酒肆里吃死人啦!”声音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汴梁城民风开化,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贩夫走卒、妇人婆子,因此酒肆喧闹声起后,街上的行人纷纷向着热闹地儿围拢而去。

在第一声喧哗响起时,酒肆斜对面的玉堂春酒楼二层雅间处,一扇临街的窗悄声打开,一个身穿藏青色服饰的平凡男子探出头来,听得片刻后便关了窗,丝毫未引起窗外人注意。

与此同时,背着药箱的童子在前面疾走,还不忘频频回首引着花甲老者也往那酒肆而去。

几方来人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就将酒肆围个水泄不通了,见到老者到了,酒肆的活计仿佛见到救星,高声喊着,“让让,都给让让,大夫来了!”从围观的人群里闯出了缺口领着老者挤了进去。

那老大夫忙喘了几口气,静下心来,就向倒地的人走去,俯身看其眼、探其脖颈、切脉断案,不多时便缓缓摇头,“病患的心跳缓近似无,身体有湿冷状,恐是……恕在下无能为力。”说着拱拱手,叹息一声,就要离开。

“大哥!”与那倒地的人坐一块的男子悲愤交加,“好好地,你怎么就去了!”他猛地回头,怒目酒肆掌柜马老三,“你还我大哥!”眼睛猩红,悲从中来。

酒肆主家马老三神情凝重,开店数十年来从未有吃死人的事,今儿是怎么了?倒地的男子三十出头,已经面色苍白似无呼吸,起先,马老三以为这不过是又一碰瓷儿的,遂请了捕头来,没想到,大夫竟说这人无救了,马老三一时也蒙了,求救似的看向了捕头。

捕头见真出了人命官司,也唬了一跳,但毕竟是在衙门里办事的,暗自深呼口气,舒缓了情绪,便要拿人问案,一时慌得马家人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此时,一瘦削的青衫男子蹲在了死者面前,不住用双手指肚连环摁压着死者锁骨下四寸处,神情专注,指法娴熟而认真。

“你,你这是作何?”痛哭中的男子见一年轻人不由分说便对他死去的大哥做些莫名其妙的动作,一时不解便脱口而出。

旁边落月恐这莽撞汉子打扰了木辛诊病,忙解释,“我家公子在给你大哥治病,莫惊扰。”说着自药箱中取出针囊。

先前还未离去的老大夫皱眉,“这位后生,他已经没了呼吸,还看什么病。”心里却不住嘀咕,这后生看着挺精神的,怎么行动间带着点虎劲儿,那人眼见着就要死透了,他这一往前凑,说不定那汉子就会赖上他。

对于充斥在周遭的各种议论声,木辛丝毫未闻,只专注摁压,如此数十下后,倒地男子的面色似是缓和了,众人均是感到惊奇,一时收了议论声,只专心看向年轻男子的动作。

木辛停止摁压,从针囊上取针,开始凝神聚力的施针,长针入肉,只看见一片银光,针鸣声飒飒,在周遭的沉寂无声中更觉惊艳。

老大夫惊愕的瞪大眼,刚才的暗自腹议嘀咕早已抛到九霄云外。能不能救活此人,暂且不提,只看这后生行云流水般运针、施针,神情笃定,端的惊人。

两刻钟后,木辛拔针。随着最后一根银针拔出体外,倒地的男子缓缓睁开了眼,眼底一片茫然,浑不知发生了什么。

好一会儿,不知是谁喊了句“活了!他活过来了!”人群中这才爆发出呼声,议论声由小到大。

张二怀摸摸双眼,先是不敢置信,忽而又迸发出惊喜,“大哥,大哥,你活啦,你活过来了!”呼喊着,眼泪却留的更欢快了,典型的喜极而泣。

木辛就地写了张方子,交给张二怀,“照此方抓四副药,每日一副,药后服温粥,两天后便可痊愈,记得以后少饮酒水。”

张二怀连忙接过,对着木辛磕起了头,“谢谢神医,谢谢神医救了我家大哥,我张二怀感激不尽。”说着自怀中掏出了一蓝色小布袋,一股脑塞给了木辛,“神医,这是我们兄弟二人今年秋上所得,一共五百两银票。还望神医笑纳,在此,我们兄弟二人谢过神医的救命之恩。”想想又说,“我们兄弟二人祖上是京城人士,经常外出做点小生意,日后神医若有差遣,我等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木辛自是拒绝,“当不得如此大榭,举手之劳而已,我只收取诊费。”

酒肆掌柜的马老三见张家大哥已好,不禁舒了口气,这人命官司终究是脱了,想想便对旁边的小伙计耳语几句,小伙计听后点头忙向后间走去。须臾,小伙计回。

马老三向前对木辛深揖施礼,“谢过神医,奉上纹银五十两,还望笑纳。”木辛摇头,“掌柜的客气了。”

正在二人推让之间,一穿藏青衣服的男子分开人群走来,向木辛行礼,“神医,我家公子有请,烦劳神医移步。”说话男子不从容不迫,不恭维、不倨傲,自有一番气度。

木辛稍一沉思,便点头应允。

木辛主仆二人随男子进入玉堂春酒楼二层甲子号雅间,围着正中的圆桌坐着三位客人,屋子四角却各站着一个眼神犀利,容貌平常的精壮随从,主座上坐着的,是一个极年轻的少年贵公子,二十岁上下。贵公子一身玄紫色绸长衫,头发用一枝水头极好的豆种玻璃翠玉簪绾着,面相清冷,五官精致,剑眉星目,眼神亮的让人为之倾然。待木辛进屋站定,贵公子微微颔首,带着丝欣赏和犹疑对木辛颔首:“汴梁城果然物华人盛,大夫年轻有为,医术了得,又端的这般人品气度。”贵公子夸奖道。

木辛微笑着,气度安然,这般夸奖,他听的多了,从十四岁习医初露头角,到现在已然独当一面,解人间疑难杂症,早已习惯。

木辛深知,想要见他面的,无不有两种意思,要么信他医术,想要结交或是请他医人,要么就是疑他医术,想要探得事情一二。“公子谬赞。”显然此公子属于后者,木辛行礼答话不卑不亢。

旁边同坐的男子征得贵公子同意后,向木辛介绍道,“我家公子便是梁王,今见大夫医术出神入化,能起死回生,特相邀一叙。”

梁王?木辛听后微惊,随即释然,坦然施礼道,“草民见过梁王殿下,得殿下青睐实属草民之幸。”梁王李铭诚,大兴朝皇上第四子,年二十,与当今太子殿下李承乾乃一母同胞,都是已逝淑德皇后之子。坊间传言皇四子生性顽劣,不苟言笑,好斗好勇,不得圣上心,在二十岁上,也便是今年,方与十六岁的皇八子李建业、十五岁的皇九子李振庭一同册封,李铭诚封地为西北偏寒之地,汴梁。辖一城四县,封地多山林少良田,地广人稀,在皇帝已有封号的五个皇子中属最末等。

但今日所见,木辛不觉摇头,以面向来论,李铭诚其人与坊间传言多不符,他举止神情表现虽清冷,行动处总似有种顽劣,但木辛直觉他并非如此,不仅暗笑,难道这种是后世小说里常说的扮猪吃老虎,“卧薪尝胆”一组。

梁王把玩酒杯,润色美酒映的他眼底波光流转,华服美人,排场面十足,好一副浊世佳公子。“你便是近来名扬汴梁的神医木辛?”李铭诚悠悠而问,心底却不住惊奇,太过年轻,举止太过安然,似世外高人,免于俗世,尤其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令他心底情愫莫名。

木辛点头称是,“正是草民,小小医术当不得神医之称。”

梁王面色微冷,眼底神色晦暗不明,“请木神医入座。”语气冷沉,似拒人千里,带着凉气和漠然,准确来说却是漠然中带了凉,听不出情绪起伏,

木辛行了一礼,落落大方的自下首坐下。

“你师承何处?”梁王执酒杯,看向木辛双眸。

“中华医学会。”木辛答。

梁王蹙眉,脑海快速思索,却从未听过有此门。“此学会在何处?”

千年之后,木辛默想,“师门避世,不便相告。”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819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