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紫薇啊哦好大皇阿玛_老板吸我奶奶

不料,刚躺到床上,就听见急促得敲门声,沐清染揉着脑袋,这么今天事情那么多,这次又是谁来了?

沐清染气愤的跺着脚,极不情愿的去开门,只见敲门的人身着粉色衣裳,稚幼的脸上,有着几滴汗珠,一些碎发沾在了脸庞上,口中还喘着气。

她先是行了了礼,然后顺了口气,便着急开口道:“二小姐,将军,夫人请您到大堂,看样子十分着急,请小姐快些。”

沐清染一听是着急的事,便起步快走,却发现自己不识路,向后面跟着的丫鬟说:“请姑娘带路,我忘了怎么去了。”

丫鬟先是疑惑了一下,随之走到沐清染前头为她领路。

转眼之间来到一个房内,只见一位威风凛凛身着绒甲,端坐在中间,手执一杯茶,抿了一下,就瞧见过来的人,放下手中的茶杯。

又见一旁的姬怜示意沐清染,沐清染懂得意思,弯了弯腰:“参见父亲,母亲。”

眉间掠过一点威严,经历沧桑磁性的声音响起: “清染,你坐去姬怜对面。”

寻了座位,沐清染理理衣裙便坐下了。

“今日,我向皇上讨了婚事,定在二十日后,七月十七成婚,御王这人作风不大为好,记住嫁过去小心行事,向御王寻一个安静的处所。”将军沐奇恒看着沐清染的脸,看到一个凸起来的疤痕,略微深沉些许。

沐清染刚说了一声:“谢”就被沐将军打断了:“你和清柔?”

沐清染当然知道这问的是什么,可惜自己也不大懂这件事的详细,只可说:“我与姐姐换了面貌。”

“可是自愿?”沐将军一向知道这清柔的性子,女人之家最爱美。

清柔和清染本都是美人胚子,只是幼年时去宫中,两人遇上走水,皆毁了容颜,遇一仙人,但是只是救治了清染,从后清柔顶着这块脸皮,无脸见人,清染也因为觉得对姐姐不公平,跟着一起不见人,两姐妹关系也因此疏远。

今日,一见,清染虽脸皮还是自己的,可是现在却顶着和清柔一样的伤疤。

沐清染沉思了一会,今天听沐清柔的语气,就是自己自愿的,而且之间有交易。

假如自己是以往的会是怎么想,不久沐清染抿了抿嘴说:“自愿,我人患了这种病,要这脸皮有何用?”

沐将军锐利的眼神只见闪过一丝错愕,随之恢复正常。

悔意油然而生,传承思想重男轻女,这些年也是亏待了她们,现在清染又要嫁了,对她们的了解少之又少。

带着悔意的沐将军开口道:“我也是亏待你们两姐妹了,假如你嫁去御王那里,御王对你不好,你大可回来。”

沐清染不知道如何感谢,但她知听得出沐将军话语之中悔意,也体会到一个感情,再多的浓情也化作一句话: “清染谢过父亲。”

大堂沉默了许久,只剩下茶叶的茗香 徘徊在里面。

“明日是皇上下令的宴会,要为我接风洗尘,你也该懂懂规矩,明日你和姬怜一同随我过去。”被着情绪理乱了思绪,差点把这急事给忘了。

沐将军眼角微眺,斜眼望去,刚刚好看见一袭白衣的沐清染,衣服上有些许污垢。

沐清染随着沐将军的视线,也看到自己腰间有一抹淡淡的黑色,抱着尴尬的笑容笑了一下。

沐将军便开口打破了寂静:“你好些准备,你与姬怜出外买些东西,以防不测。你们先走吧。”

只见姬怜起身,沐清染一脸错愕的坐在那里,呆了一会就跟着姬怜一同离去。

刚一出来,就看见姬怜在等自己,姬怜摸上了沐清染下颚的伤疤,先是开口:“这道伤疤,母亲会为你寻法,明日这样见人可不行,母亲待会同你一道出府,买些东西。”

沐清染脸上扬起了笑容,之前一直病痛缠身,只能在病床手术间来回,有些少时候,青梅竹马才推自己到外面走走,到了后期越发严重,出外也不行,只能在房间里看着屋外的人。

早听说古代商业繁华,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只见沐清染换了另一套白衣,衣尾边,绣着一朵朵小花,接连着裙褂上的云雷纹,只见腰带垂下了流苏,动起来一摆一摆的,三千青丝随意挽起,垂落在腰间。

天知道沐清染为了穿这件衣服花了多长时间,语香这丫头又不知道去那里了,研究了许久,才随便穿好。

走出门,就瞧见面前有一位身着暗红色衣服的女子,冲上去拍了拍肩膀,当拍了下去之后才觉不妥。

“参见母亲。”沐清染微微蹲了身子,偷偷瞄着面前的人表情,面前的人转了过来,扶起沐清染,指尖点过沐清染的额头,溺爱道:“你怎么失忆之后,变得不懂规矩,活泼那么多呀?”

自从火灾之后,两个人都变得寡言,好像与外隔绝了般,两个换了面貌以后,清柔开始接受外面,从宁可在屋外走动,现在都经常出府,与许多达官贵人寻乐了。

清染好像失忆了以后,性格大变,活泼了许多。

“开心嘛,我有母亲和父亲,都是那么疼爱我。”沐清染头垂在姬怜肩上,如同小猫般蹭了蹭。

姬怜虽然觉得那里怪异,但是也没有理会,只见沐清染挽着她的手,头抬了起来,可怜兮兮的看着姬怜的眼睛:“话不多说,母亲,我们赶紧出去吧!”

“好好好,你这个小丫头!”

只见阳光之下,一个女子挽着另一个女子,一个略显活泼的女子,腰间流苏还一摆一摆,可爱极了。

繁华的街道,溢满了人的欢笑声,打闹声,叫呵声。忽然一个如同铃铛般悦耳的声音:“母亲,那里有糖葫芦。”一抹白色的身影拉着一个人闪过,向一个买着糖葫芦的地方过去。

只见葫芦串上一个糖葫芦都没有,只剩下买糖葫芦手中正打算买出去的葫芦,正在把手中的糖葫芦给一个穿着墨绿色衣服,一手拿着一个碎银子,一手牵着一个穿着破烂衣服的人手里,这般对比,倒是格格不入的模样。

沐清染赶到的时候,糖葫芦已经卖了给那位公子,姬怜和沐清染都是气喘吁吁的,沐清染看着已经买了给别人的糖葫芦,心略微失望。

沐清染喘着气对着买糖葫芦的人说:“请问还有没有?”

“哎呀姑娘来晚了,最后一个已经被这位公子买了,明日,明日我留一只给姑娘吧?”卖糖葫芦的人心有疑惑,怎么今天那么奇怪,这几个人一看衣着都不是普通人,怎么看得上自己这里不入流的葫芦呢?

沐清染随着卖糖葫芦人的眼光一看,才看到墨绿色的人手执一根糖葫芦,正递给手中牵着的一个孩童手里。

墨绿色衣服的公子抬了起头,对着沐清染,俊逸的脸上温柔的笑了笑:“姑娘,这最后一根已被许某买走,许某手中着孩童也是喜欢糖葫芦,若是姑娘不介意,明日许某派人送糖葫芦到姑娘府上?”

“谢谢这位公子的好意了,明日我在携女买就可了。”在一旁的姬怜开口,拉走了沐清染,沐清染一脸不解的看着姬怜:“明日不是宴会吗?怎么还可以出来?”

姬怜叹了口气,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呀,这位公子一看就是佳裕不凡,你这样轻易透露信息,你说你是不是傻啊?”

沐清染调皮笑了一下:“我也是想吃糖葫芦嘛,而且被这么帅的人看上也不错呀!”

“你这孩子,以后这些话只能跟母亲说啊!不可对其他人说了啊!”姬怜无奈了,这么多年交的东西可能都因为失忆而忘却了,又要重新教一次了。

沐清染向姬怜吐了吐舌,姬怜只可拍了拍她的头,然后带着她走进一家服饰店,各式各样的衣服都有,一件黑色男装与一件白色女装摆在一起,倒是鲜明的对比。

两件衣服,一个白玉腰带雕刻着云纹,一个水玉腰带雕刻着缠枝纹,绣着细细的纹理,少了些简单,倒是多了几分繁华,样式也倒是差不多,怕是情侣装吧,沐清染盯着白色那件入神,十分想买,但是这明显是一起的,若是买一件,剩下一件给别人买去,会如何说,若是两件都买了,男装的怎么办?浪费钱吗?

沐清染看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不买,错过眼去寻了其他,一件蓝色拖地烟笼碧水月华裙,外罩素兰云缎绣飞蝶氅衣,内衬淡粉色锦缎,袖口绣着精细的莲云荷花,裙摆一层淡薄如清雾笼泻绢纱。

沐清染急忙拉着姬怜问着好不好,姬怜被拉着,细细看了几眼,便叫人买了,随后又挑了几件,便领着沐清染去首饰店了。

一进门,便看见各色的首饰步摇,沐清染看的眼花缭乱,转眼去寻一些不太显眼的了。

两个人挑的东西不算很多,很快就挑完了。

本来打算就这样回去了,结果沐清染一出去,闻到食物的香气,硬是拉着姬怜去买,回去的时候,倒是一盒一盒的食物堆成埋没了脸。

回去刚刚好碰上晚膳,个个端端正正吃完饭,倒是沐清染像是饥饿许久未吃东西,狼吞虎咽,被将军,和两位夫人说了几句。

本来沐清染今天很累,打算赶紧歇息,可是却被姬怜拦住了,硬是要教她礼仪。

折腾到半夜才放沐清染去歇息,沐清染也是累了一天,躺到床上就睡着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696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