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在龙椅下和皇上做_被老外玩弄H小说

冬日的早晨格外的冷,辰时已半天还蒙黑,但街道上的各个铺子却也都纷纷打开了店门开始坐新一天的生意。

福泰酒楼里的小厮们也都裹着棉衣,缩着肩膀,端着木盆子去厨房打水洗漱,穿上统一的一套灰色衣裳,整理仪容便从酒楼后院顶着寒风去往前边大堂伺候准备上门的客人。

曲小陌缩着瘦弱的肩膀裹着酒楼分发的棉衣跟在众人身后,七八个穿着统一的店小二默不作声的走着,在岔路刚好遇上传菜的几个小二,大家都只是相互稍稍扬颚作为招呼,轻易不开口,因为一开口这刺骨的冷风便灌入,那晨起的唯一一点温度可就散尽了。

说是酒楼后院但走到酒楼还需要半盏茶,所以这路上众人打了招呼都一致的默不作声,但偏偏有人不惧这寒冷。

原本走在末端的曲小陌自与传菜的小二遇上后身边便挤来了一人,这大冷天的人人都缩着肩膀,那人却是抬手在曲小陌的屁股上狠拍了下,而后闪身机灵的躲过朝自己踹来的脚,笑嘻嘻的道:“曲小陌,你的屁股还是一样圆实,若是姑娘家定能生十个八个大胖小子。”

这人声音不高不低,但一起走的众人都听得清,面对这每日一次的调侃都习以为常,只扯唇一笑,不予理会。

眉目清秀,长得很是漂亮的曲小陌已经拉长了脸,一双大眼恶狠狠的斜视拍自己屁股的那人,咬牙切齿的道:“方大虎,想女人想疯了吧你,在敢摸老子屁股一下试试?”

“不敢了不敢了。”方大虎双手插入袖中缩着脖子,贼兮兮的道:“你这小子最是爱打小报告,上次在秀儿面前告了老子一状,秀儿到现在都没理老子呢。”

“那是你该!”前边走着的周小弟回头缩着脖子朝方大虎挑唇道:“谁让你去偷瞧人家洗身了。”

方大虎嘿嘿笑了两声,又抬手一拍曲小陌的肩,道:“还别说,这小子的脖子挺白。”

“滚!”

曲小陌抬脚就朝他小腿上狠踹,一说这事她便来气,你说她加班加到猝死也就算了,还魂穿到这男扮女装的同名姑娘身上,在这封建的时代她一个姑娘家要不被饿死或是被人迷晕欺凌只得照着原身一样继续扮男人混口饭吃,刚接受了事实便被这方大虎给偷窥了,气得她当场就想杀人泄愤。

还好自己机灵洗身子时依旧穿着宽松的里衣,只让这小子给瞧见了后脖子,后来隔天便把这事添油加醋的跟其在隔壁布庄当绣娘的相好秀儿给说了一遍,还诬赖其有断袖倾向,这会儿这小子正被秀儿嫌弃呢。

小腿被狠狠踹了一脚的方大虎疼得吸了口冷气,蹲下身捂着腿骂道:“你个混小子下脚就不会轻些,疼死老子了。”

曲小陌冷冷的撇了他一眼,丝毫不理会继续跟着众人朝前走,走出了一段距离才见方大虎骂骂咧咧的瘸着腿追上来。

福泰酒楼的店小二分为两种,一种是专门在大堂指引客人入座,然后等客人点菜,一种便是上菜,把厨师炒好的菜给客人端上桌,好在方大虎与自己不是一路,不然她曲小陌不得当场掀桌。

入了酒楼,胡子已经有些花白的老掌柜已经在收拾帐台了,瞧见他们这些小年轻缩着肩膀陆续进门,扫了眼便扬声道:“都睡醒了吧?”

众人纷纷点头应声,老掌柜猛的双目一瞪,骂道:“醒了便给我忙活起来,瞧一个个的怂着肩像什么样。”

冬天门口的厚帘子已经挂了起来,风吹不到里边,楼里还未烧上炭火,众人虽仍然觉得冷,但也只能搓着手开始干活,摆椅子的摆椅子、摆桌子的摆桌子,曲小陌和另外两个小二拿着盆子倒了些热水用帕子浸湿,开始认真的擦拭起桌子来。

这里的冬天格外的冷,她未来之前原身已经干这活一个月了,双手被冻裂了好几道口子,这会儿浸着热水贼疼,但也没办法,等发了第二个月的工钱在去外边买些膏药擦擦,算起来发工钱也就这几日了吧,她还挺期待的。

记忆里她的工钱有二两银子,这里一文钱一个馒头,肉包子要两文,不过个头都挺大的,她一个半便能吃饱,不过原身很少花钱买肉包子吃,毕竟这酒楼管吃住,也不过是休息日出去溜达买两个解解馋。

第一个月的二两银子原身已经花了只剩下一两半,再加上这个月的二两,那除却花销估摸着应该能存上三两,摸着缝在衣角的一两银子,想着那还没到手的二两工钱,不免有些心酸,她曲小陌什么时候能攒出几块良田,一座屋哟~

自打接受了自己魂穿的事实,曲小陌便打算着攒银子去乡间起个屋,买几亩良田租给别人种,收收租过完这辈子,可瞧着这般趋势,得攒好几年哪!

她现在不过才十五岁,估摸着原身以前过了太多的苦日子,身子都才刚稍稍发育,月事来没来呢,这胸也就一个小馒头模样,裹胸布一缠便平得跟门板似的,不过要不是这样也难变装混进这里来糊口,但这年纪一大起来她怕藏不住啊!而且缠胸可是个受罪活,一缠便几年谁受了了。

东想西想的没多久便把三层楼的桌子都擦干净了,连带着四楼包厢里的也一并做完,原本开始还有些冷的身子一通忙活后便也热了起来,还渗出些汗。

洗干净手擦了把脸,屋里的炭盆也渐渐染了起来,曲小陌索性便脱下厚棉衣,只穿了件夹袄,也刚在厨房忙活完的方大虎出来瞧见腮边挂着水滴,便倚在一边的柱子挑着眉问道:“洗面了?”

曲小陌瞥了他一眼嗯了声,并不想与他多说准备返回大堂帮忙摆筷子和茶盘,才转身便手臂却被他一把拉住,瞬间冷下了脸来,拧着眉甩开他的手,骂道:“要说话就说,别动手动脚的。”

“嘿!你这小子,不过是拉一下你罢了,怎的早上起身吃火药了?一点就炸。”方大虎白了她一眼,从怀中掏出一盒面膏,道:“这是秀儿以前给我涂面的,你这大冬天的洗了脸一会进去暖气一烤,这漂亮的小脸蛋铁定会裂,给,涂上。”

曲小陌抬眸瞧了他一眼,也不客气的接过面膏,当着他的面狠狠的挖了一大块往脸和手上搽。

瞧着不过三指宽的小盒子眨眼便去了那么一大块方大虎心疼的直抽抽,瞧着她还想挖一把抢过其手中的盒子,捂着心口嚷嚷:“你个坏心肝的,一下整去了老大块,老子平日都只舍得抹一丢丢,你倒好,半盒没了。”

感觉自己的脸和手真的滋润不少,曲小陌唇角微勾,抬手拍拍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方大虎肩,道:“谢了。”

说完便把还一脸心疼的人抛在脑后,进大堂忙活去了。

饭点是巳时开始到午时末,众人把活计都忙完也差不多到时辰了,陆陆续续的已经有客人上门,曲小陌和众人一样拿着菜单在酒楼里跑上跑下接待客人和去厨房传菜单。

掐着时间来的都是酒楼的常客,曲小陌在这里也已经快两个月了,不少人老客瞧她小伙子模样长得漂亮,人又机灵,有个别老客都专门招手找她点菜,顺便调侃两句图个热闹,也有遇到一些男女通吃的食客,硬占她便宜,不过都被老掌柜的给唬住了。

但也有老掌柜顾及不到的时候,只不过这种事情也在少数,多半还是只出言调戏她几句罢了,谁叫她的这张脸实在是太过女气,扮男人只有平板的身材十分像。

午膳忙得人团团转,待饭点时辰过后歇了口气,又开始准备晚膳了,一天忙活下来真有点脚不沾地的感觉,等到午夜时分送走最后一个已经喝得醉醺醺的客人,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起用些宵夜填饱肚子,便又要冒着冷风缩着肩膀回住处。

福泰酒楼吃住倒是很不错,小二们都是一人一间房,只不过有些小,里边只能放下一张床,一个收纳衣裳的箱子,一张桌子,三四把椅子,虽说小些,但相对于别家酒楼小二们都是一起睡大通铺好呀!当初原身也是看中了这个才敢乔装来应聘的。

缩着肩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坐在床沿上的曲小陌才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浊气,等着隔壁的房间响起呼噜声,才敢拿着木盆重新打开门去院子中间取水,也不敢去那隔开的小厨房烧热水,回屋锁好门窗解开衣裳忍着刺骨的冰凉用帕子把身子擦了一遍,才又穿起干净的衣裳出门倒水,自从上次初来到洗澡被那方大虎给偷窥后她现在便只敢等众人都睡着了才擦擦身子。

好在这个原身的身子骨还挺硬朗,她自来了后每隔两三天便洗一遍身子也没见任何感冒或是发烧的倾向。

等一切都处理妥当了才穿戴整齐的合衣哆嗦着盖上被子躺床上睡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655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