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同学和母亲搞_公车上插了妈妈

于是,音槿开始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是这样的,以前,我是家里的嫡子,哦,现在也是。可惜我娘去世的早,后来父亲就娶了后娘,开始后娘对我很好,但是后来父亲外出遇害,后娘就想霸占我家的财产,但无奈我这个嫡子阻碍,所以,她就虐待我,她的孩子也虐待我,想至我于死地,还要拆散我和宝儿......”

男人不动声色的抽了抽眼角。

虐待你?就你这身手,你不虐待别人就不错了,撒谎能走心一点吗?

音槿没有受任何影响,继续道:“后来,我们逃婚到了杭州西湖,但是后娘竟然找到了个和尚,愣是说宝儿是妖孽,要勾了我的魂儿,将我的宝儿关在了雷峰塔下三年啊!”

宝儿在外面听的差点晕倒,小姐啊,有你这么泼脏水的吗?

还有,雷峰塔又是什么塔啊?杭州西湖又是啥鬼地方?听都没听过,您从哪本戏文里翻出来的?

男人嘴角也抽了抽,关了三年?别告诉他你们私奔的时候才十二岁不到。

然而故事没有结束,只听她接着讲:“可是在我唱了一首歌之后,竟然感动了那个和尚,于是我们长途跋涉,又坐了一艘名叫泰坦尼克号的船,想回到京城和父亲请罪,但是路上,船触礁了,我们一起跳了下来,游到了岸上,说起来这还有一个很长的故事,我就先不说了。”

话说那首歌,你猜的没错,就是风靡一时的:“法海,你不懂爱。”

音槿编了个神似灰姑娘的故事,后又跳到白娘子的情节,再又是泰坦尼克号,讲的津津有味。

男人脑后挂着一滴大大的汗水符号,看着她一副认真的样子又不忍打断,只能静静听着。

终于,她的故事到了尾声。

“所以,我们还没到京城,我就带着宝儿再次私奔了,但是万万没想到啊,没想到啊!”

说道激动的时候,她竟然还很应景的拍了拍桌子,弄得男人满脸的苦笑。

男人连忙接下她的话,他可不想她再将这乌龙的故事讲下去。

“没想到她动用了暗字令追杀你?”

音槿想,这暗字令想必和从前自己看的小说中的高级杀手专用令牌一般无二,都是用来完成一般组织完成不了的高难度任务。

不过那个女人竟然大方到愿意花几千两买她的命,自己到底对她存在多大威胁啊,唉!女人心啊,海底针啊,千古不变啊!

不过也不得不说,她后妈是真的挺有钱的。

音槿一屁股坐在他对面,毫不客气的将他倒完的那杯水喝了下去。

没办法,被高高在上的侍候习惯了,想勤快都难。

看在她说故事说的嘴干的份上,男人也没计较,自己又单独倒了一杯,喝了下去。

“我的人,只是奉命行事,毕竟收了钱,如今任务失败,我可是亏了很多,赔偿金,可不是小数目。”

“赔她钱?你有钱没地方花了吧。”她鄙视道。

“可是,我这组织重要的是信誉,若是失信于人,以后怎么在江湖立足?这点小钱,不足为提。”

他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有一丝可惜的语气在里面,好像亏的,不过是一分钱罢了,音槿若是知道,损失的是十万两白银,不知会作何感想。

音槿可算找到了同道中人了,心中那缕小火苗瞬间被点燃了,知心人啊!

她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手被震得狠狠一疼,哀嚎了一声。

B 装大了。

“咳咳,干我们这行的,不就是挣人命钱吗!”

男人的眼角几不可查的抽了抽,看着第六次溢出杯子的茶水,无奈的叹了口气。

话说现在杀手这行,奇葩很多吗?

音槿又开始教育起他来:“还有,你也不能什么单都接啊,应该立下规矩,否则,小心在江湖上臭名远播,还招惹灾祸,听前辈的话,准没错。”

男人不知道她怎么和他成了“同行”,但是对她口中的规矩还是很好奇。

“你有什么建议?”

音槿想到自己从前接单原则,也不隐瞒,和盘托出。

“三不杀,不杀口碑好的良人,不杀未足月的婴孩,不杀帝王。”

其实她很少接人命单子的,毕竟事闹大了自己也不好收场,还容易连累世家族人,所以,她都是偷偷接一些比较棘手的小单子。

还记得以前,她和师兄师姐们出去接单,被师傅发现了一次,险些给师傅气得半死,最后被打得卧病在床,这才消停了几个月。

可惜,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男人倒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同时把她语气中的忧伤也看在眼里。

口碑好的良人,杀了的话民心尽失,也会与江湖中的一些正派为敌;未足月的婴儿本是白纸,未曾做过伤天害理之事,自然不可杀。

而帝王,若是杀了,不但整个必然国家群龙无首,动荡不安,更是后果之大承担不起。

男人看着音槿的眼神,更多了些钦佩与柔情。

音槿看着他蓝色的眼瞳,瞬间收起自己的情绪,对他拱手行了个礼:“小弟家中还有事,先走了,这账单嘛,小弟已经付过了,但精神损失费你可得赔我,记得,你还欠我一千两。”

“为何?”

“因为你是凶手的头目,我受到了惊吓,需要钱来安慰。”说完,她潇洒的走了。

他看着她那娇小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

她那雪白的衣衫上满是鲜血,回忆起她战斗的样子,真是像一个嗜血精灵。

但是他们距离很近时,他却感到了她薄弱的内力。没想到她内力如此的不堪一击,但是这身手倒是让人佩服,若是一般人,即便内力强大,只怕也会在她手上吃亏。

残风叹了口气。

唉!主子就这么被骗了一千两,真是不划算啊,不划算。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641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