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口述我和女人互舔下面_好嫂嫂,啊。好爽

昨夜风吹了许久,云挽歌到半夜方才睡着,卯时始外间便传来丫鬟穿衣的摩擦声和些许低语,皱了皱眉翻身朝里继续睡。又迷迷糊糊躺了半个时辰,烟画来唤她起床,烦躁的轻轻蹬了蹬被子便闭着眼睛起身,任由烟画伺候着穿衣洗漱。待一切收拾好丫鬟们摆好早膳她才睁开眼,看了眼镜子,简单的女子发髻配着莹玉的簪子,不招摇也不含酸;一身水绿色绣衣衬得她肤色极白,看着很是柔弱并不扎眼,反而让人心生怜惜,满意地笑笑走向桌前极为缓慢的用早膳。用完早膳已是一个时辰后,向外看去见天空无云,思索了一下吩咐道:“烟画将我的披风拿来”听见吩咐烟画进里间将衣架上的披风取下,出来时云挽歌已经等在门口,走上前为她将披风披上,问着:“小姐是要去夫人那?” 咳了一声说道:“嗯,你就在西苑,今日让重华陪我去”

“是”烟画系好披风带子应了声。云挽歌理了理衣袖便带着重华向外走,“咳咳……咳咳”刚出西苑便止不住的咳了起来,重华立即上前扶着她为她顺气,面上浮出担忧的神色,“小姐可千万仔细身子”云挽歌白着脸笑道:“重华确是比我还紧张了”言罢不再出声,只暗暗裹紧了披风。一路无话,穿过走廊,再过了桥便是东桦苑,期间遇见一众丫鬟婆子问好,云挽歌也只是虚弱的笑笑,或偶尔咳两声。到了东桦苑,门口两个丫鬟见了她俯身行礼齐齐喊道:“二小姐好”云挽歌浅浅一笑语气轻柔:“母亲可是起来了?”丫鬟清脆的应道:“夫人已经起了”点点头进入园内,刚步入花厅便听见大夫人和另一个女声说话的声音,听着似乎颇为愉悦,接着声音停下,屋内也安静下来。快要到门口时,大夫人身旁的蓝衣婆子提醒道:“夫人,二小姐来了”大夫人闻言收了收笑意看向门口,见她已经到了便说:“挽歌来了,快进来”

大夫人即威远将军府当家人,又出身名门自然气度不凡,盘着夫人髻发间几支金步摇,发顶一顶金缕花;一身玫红色锦衣,上面绣着大团的牡丹,衬得其雍容华贵,名门贵气显露无疑。其实说来这西秦虽同历史上的西秦同名,但衣着服饰和吃食都大不相同,有些形似唐汉,却又不同。

“见过母亲”进门后云挽歌对着大夫人行了一礼。

“坐着吧,你身子不好倒也不必常常来请安问好”大夫人见她虚弱的样子如是说着。

“咳咳”应景似的云挽歌又低低咳了两声,喘息着说:“让母亲挂念了,挽歌身子一直不好,今日见着天气温和些,便想着来母亲这请安问好,以表孝意”大夫人点点头正要说什么,屋内传出一道轻快的女声“二妹妹来了?”接着便见云挽月自里间出来。着粉红色的绣衣,面上的蝴蝶翩翩欲飞外罩一层薄纱,挽着未出阁女子发髻左右别着玉兰花簪,手里拿着样东西,见到云挽歌笑得灿烂连忙上前,露出手上的东西对她说:“二妹妹快看,这是几日后宴会的帖子,皇后娘娘差人送来的,据说这次宴会是为将要归国回都的淮阳王世子和姑苏王世子办的”看了看帖子云挽月歪着头说:“往日里常听人们说两位世子如何俊美,如何风华绝代,如今终于是有机会亲眼见到他们了”

“月儿”大夫人听她说完喊了一声,笑着说她:“都是大人了,还没个正经样子,也不害臊”

云挽月撇撇嘴坐到大夫人身旁嘟囔着:“我就是给二妹妹说一说”云挽歌始终挂着笑,见此很是温婉的应道:“既然众多王孙公子都去,那姐姐定要好生准备着,可惜挽歌身子弱,不然倒也想一睹两位世子的风采”

云挽月正满心欢喜的翻看着请贴,听见云挽歌的话不禁问道:“二妹妹在残岩峰受无源大师医治十三年,怎得身体还如此羸弱,那无源大师莫不是沽名钓誉没什么真本事?”话落大夫人便重重的唤了她一声“月儿”,见她住了口批评道:“无源大师神医妙手怎会是沽名钓誉,以后万不可再说此荒唐话”云挽月忍不住要出声反驳,云挽歌轻咳了一声说道:“姐姐疑惑倒是应该的,无源大师医治我时曾说我乃是早产先天不足,又加上母亲怀我时郁结于心故而身体羸弱,如今也只好了一半”顿了顿咳了几声又说:“但大师说只要好好将养,身子慢慢就好了,只是今生怕不能”说到这云挽歌脸色黯了下来。“不能什么?”云挽月好奇地问。大夫人自是知晓的,假意瞪了云挽月一眼,似不经意提起“你不是说要去锦衣坊拿宴会穿的衣服吗?如今都快巳时了,再不去该用午膳了”果然云挽月听了急忙将帖子塞到大夫人手里,一边说着让大夫人保管好请帖一边拉着云挽歌急冲冲的朝外走。

刚出大门云挽月瞧着远远跟在身后的丫鬟银欢和重华,紧凑着挽住云挽歌悄悄问:“上回你同我讲的可是真的?”云挽歌笑着点点头,想了想说:“除却两位世子,太子和六皇子的是没错的”

云挽月娇俏的笑了笑,低声念着:“只要太子的是准的——便好”声音虽然极低,但云挽歌耳聪目明听的清清楚楚,当下敛眉柔柔的问了句:“姐姐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云挽月红着脸急忙说着,突然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呼了几口气冷静下来。

云挽歌看得分明,心里一叹不知如此是好是坏,随即抛开情绪,她把自己活好就够了,其他……她无暇顾及。

将军府位于俪都东面,对门便是御史大夫府邸,算不得极好的位置却也是繁华地段。锦衣坊则在城西,与将军府有六条街不止,西处皆是皇亲国戚,将军府即便军功赫赫也只在象征富贵的东面,这锦衣坊——着实了不得。

“小姐,到了”云挽月等人刚到门口,紧接着身后也停下一辆马车,帘幕都未曾掀开就有一个人跳下来。

“这就是锦衣坊啊!”闻声而去只见一位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女,一身利落的侠女装扮,容貌很是甜美,让人看了便身心舒爽,直觉这女孩子活泼可爱。身后跟着的大约是她的丫鬟,穿着一身蓝色绣裙,看着倒是比小姐还柔弱些。

“这位小姐可是要做衣服?”柜台的伙计见有人来连忙出来招呼着。

“嗯,没错,本小姐是要做衣服”

“那小姐想要何种样式,我们这儿都能做?”

“当真?”少女用手上的剑柄一一划过布匹。

“自然是,我们锦衣坊可是丽都有名的绣坊,不对,是西秦有名的,什么样式都做得出来”伙计一脸自豪的说着。

云挽月在一旁看了撇撇嘴拉着云挽歌进店高声道;“伙计,我的衣服可是做好了?”那伙计登时停下看过来问道;“小姐是?”彼时里屋帘幕掀起走出一个人,只听那人说;“云小姐抱歉,店里新来的伙计不懂规矩,您的衣服早前就做好了,您稍等片刻 ”

“嗯,那就好”话落云挽月拉着云挽歌坐在一旁,气呼呼的瞪着那女子,云挽歌看着笑了笑,没一会儿那女子选好衣服和料子带着丫鬟离开,恰巧云挽月的衣服也包好拿了出来。锦衣坊不愧为丽都第一绣坊衣服做工和料子都是上乘,云挽月一看到衣服眼睛霎时就亮了,立马拿过衣服比着问云挽歌:“二妹妹你看,我穿着可好?”衣服用蚕丝做成看着成色便是极好的,领口绣着蝴蝶,肩处不知如何处理的未有接口,袖子呈喇叭状却并不过分夸大,裙摆层次分明确实好看。“这鹅黄色衬得姐姐肤色白显得娇俏,穿着极好”云挽歌点点头笑着说。

云挽月轻轻摩挲着袖口上的花,满脸笑意挪不开眼。

云挽歌适时出声“姐姐,既然喜爱便拿回府再仔细看才好”

“也对,看我都欢喜得忘了”云挽月仔细叠了衣服交给银欢让人包起来,看见云挽歌的衣服似乎穿过好几次了,便说“妹妹也做一件吧,虽然你不去宴会,可平日里总还是要多几件换洗衣裳的,你这衣服我都见你穿过好几回了”

云挽歌装作无奈的样子笑着说:“我这不是为府里省钱嘛,锦衣坊的衣服如此贵,即便做来我也不舍得穿”

“节俭什么,云挽如都不曾节俭过,你是她姐姐如何能差了她去,何况我威远将军府如何会是缺银子的,就听我的也做一件到时我去报账”

“既然这样,那我便做一件”

见她应了云挽月便催促着让她选料子,云挽歌在一楼看了一圈,拿起一匹水蓝色的料子“就这个吧”锦衣坊伙计见她选好立马上前拿出料子让人交给绣娘,又请云挽歌去内室量了尺寸。从锦衣坊出来太阳已经挂在高空,二人上了马车两个小丫鬟跟在马车外面,左右跟着四个护卫。路过一心堂门口云挽歌看了眼云挽月见她正专心看着衣服,伸手撩起车帘一角,看了一眼门口见挂着的墨绿色妙手回春,心里松了口气,默默收回手。一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待回到府中,云挽歌虚弱的对云挽月说身子不舒服就不同她一起去东苑了,云挽月见她脸色苍白确实虚弱,便嘱咐了几句好好休息之类的话放了人。

刚踏入挽阁,烟画喊了声“小姐”便迎了上来,见她脸色苍白急忙扶着她进了内室,递出一个小纸条,重华则趁着倒茶的瞬间探了探四周,确定无人同烟画点点头。烟画随即说道“墨世子今日午时出发回都,申时至天水崖”“之后在淮阳城遇见了三次杀手只是制造骚乱并未伤人”

看完纸条,云挽歌理了理衣袖,接过重华递来的茶,眉眼间皆是淡淡的,

“小姐”烟画轻轻唤了声,

云挽歌浅浅的看她一眼轻抿一口,说:“师兄能应付,我只要在俪都等他即可”

“是”应了一声烟画将纸条接过用烛火燃了,将灰洒在屋内的茶花盆,又浇了些水确定看不出痕迹才放心。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627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