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和妈妈在家啪啪&游泳池被挺入深处教练

这朱敏早已被这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给弄晕了,当下做出恍然大悟状,“啊,原来是表侄啊,里面请…里面请……”

顾华杉连声道了谢,方才和赵高阳入了这宅院。

而顾华杉前脚刚踏进朱家,赵高沐等人后脚便跟了上来。

那朱敏还在迎客,远远地便瞧见了当地县官刘大人领着一俊朗男子前来,朱敏急忙提着衣摆走下台阶,抱拳道:“刘大人公务繁忙,先前也托人带了礼,怎么您还亲自来了?”

刘大人笑道:“你这里这么热闹,实乃我们县上一大喜事,怎么能少了我?”

朱敏连声道谢,但见那刘大人身后跟着一男子,那男子大约二十出头,身着一身华贵的锦袍,面上虽挂着笑,但眼底却是一片疏离。

此人贵气逼人,英俊非凡,像是哪个富贵人家的公子哥。

更何况他身后跟着两三人,各个器宇轩昂,一看便是人中龙凤。

朱敏察言观色,当下便察觉到此人跟刘大人关系非比寻常,他的语气恭敬了两分,问道:“刘大人,这位是——”

“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我的远方侄子,前两日过来看我,我想着带他过来见见世面。”

赵高沐朝朱敏拱了拱手,“恭喜朱老爷了。”

“您客气。”朱敏只觉那声音不怒而威,只让他心口发麻,他脸上的笑容愈发恭敬,连连请到:“刘大人,公子,二位里面请。”

朱宅里面热闹得很,四下都是一片喜气洋洋的红,这路上两侧皆摆放着玉兰,示百年好合。

丫鬟仆人们如鱼灌水一般进进出出,忙碌非常。

顾华杉看着这眼前那来来去去的人影,对赵高阳道:“你去把你的玉佩偷回来。我去找找新娘子。”

赵高阳拽住她,“你抓到了新娘子,准备怎么办?”

“先确定这家人真的和白莲教有关系。之后再四处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

“那如果找不到呢?”

“找不到?”顾华杉冷冷一笑,“那没办法,我只好大开杀戒了。”

“既然那小二都这么说了,你先找找。我们在客栈里汇合!”

两人分头行动。

顾华杉在这朱宅里走走看看,顺着人最多的方向走去。

好在今日朱宅宴请百人,这朱宅里到处都是走动的人。

顾华杉干脆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顺便还问了一个小丫头新娘子在哪里。

那小丫头全然不曾防备,当下随意给她指了一个方向。

谁知这朱宅看着不大,越往里面走越是别有洞天。

这宅子里种了许多花草和树木,中间又有假山湖泊,乍看之下并无异常。

可顾华杉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当下便只觉这里怪异得很。

像是被人设下了机关暗道,她走在那小道之上,只觉有沉沉压力扑面而来。

眼前的光景微微变幻,她一时也分不清真真假假。

她不懂机关暗器,当下只觉得这朱敏绝非看着那么简单,一个寻常的大户人家,怎么会在自家里设置这么多的关卡和机关?

她打起十二万分的戒备,只能靠着一股直觉往后院走去。

与前院的热闹不同,后院安静如坟,并派有专人看守。

顾华杉小心避开了耳目,走到一处僻静深幽之处。只见眼前突然豁然开朗,迎面是一座小院子。

顾华杉双臂一震,“蹬蹬蹬”几声踩在了那柱子上,随后轻手轻脚的推开了窗户,一个利落的翻身。

顾华杉感觉脚上勾到了什么东西,只那瞬间,从角落里陡然窜出了一支冷箭,直直朝着顾华杉面门而来!

其速度之快,力道之大,只震得空气在微微发颤。

顾华杉大骇,顺势一滚,身子腾空,单手抓住那支箭!

顾华杉心知自己是碰到了这屋内的机关,当下连动也不敢动了。

她身子僵硬,匍匐在地上一动不动,这才看清不大的屋子里,到处都是拉开的银线。

那银线在日光之下,发出凛凛寒芒,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不小心便是万箭齐发,将来人射成马蜂窝。

顾华杉喘了一口大气。

她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那支箭,剑锋之处,泛着一阵乌黑,显然被人涂上了剧毒。

这朱家老爷到底是做了多少亏心事,才这么小心提防。

也许这朱敏还当真跟白莲教有关系?

顾华杉忍不住心头一喜,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她扔了那箭,小心翼翼的起身,越过那一条条撑开的银线,直绕到了那书架面前。

看这屋内的陈设和装饰,想必是阴差阳错的到了朱敏的书房之中。

顾华杉有了刚才的教训,此刻愈发小心谨慎了,她四下查看着,翻箱倒柜,却在那书房的暗格之中找到了一个废弃的木盒。

顾华杉正要打开木盒,却听见外面传来一丝细微的响动。

她耳廓一动,那声音极其微弱,似是绵长的呼吸。来人是个练家子,且武功不低。

不好,怕是被发现了。

顾华杉只得放下盒子,眼睛一扫,身子一闪,便躲进了那书房屏风背后。

她早有准备,拿出锦帕做面巾,遮住了自己的容貌,只留一双眼睛。

透过那雕花屏风的缝隙看过去,过了几秒钟之后,那人便从刚才自己走过地方进来。

那是一个高大清瘦的男子,脸上蒙着一块黑布方巾,只看着皮肤很白。

他轻手轻脚的落在屋内,果然触碰了其中一根银线,顾华杉眼睁睁看着从角落里飞速窜出一支箭来,射向那人站立的方向。

来人武功不弱,连连抓住了那一支箭。

偏偏他身子一偏,胳膊肘勾到了另外一根线,只一瞬间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再次飞射出一支冷箭来!

顾华杉倒抽一口凉气,身子一侧,那箭便穿过了屏风,刚好划过她刚才站的位置。

只差一毫米,便会划破她的脸!

“谁在那里?!”一声暴喝,那男子显然已经发现了她。

顾华杉心头直叫不好,当下便要逃。

那男子动作更快,眼看她要逃跑之际,抓住了她的衣袖。寒芒一闪,顾华杉手里的短刀出窍,狠狠袭上那人额间!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59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