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啊,啊,哦,好深,快点\口述被几个男人抱着舔

谢夫人冷眼看向谢老爷:“是呀,不过就是些石头,是我太斤斤计较!”

“我就是替我女儿感到不值!”

“这些石头很难寻到,都是星儿在外面辛辛苦苦地从泥土里刨出来洗干净,准备在今年你生辰的时候送给你的,她知道你脚经常抽筋,而这个刚好有利于舒血化瘀,八百八十八颗石子,一颗不少,而你,还为此骂了她不知道多少回!”

谢夫人一想到谢瓷那双脏兮兮沾满泥土的小手,她就满心愤懑,指甲都掐进了肉里也毫无知觉。

“……”谢老爷愣在了原地,没想到,这些石头竟是谢瓷准备给他的寿礼。

谢夫人又转身看向谢荣:“荣儿,希望你记住这个教训!”

“记住了,荣儿记住了,荣儿下次再也不敢了。”谢荣哭泣着连连点头。

听到谢荣的保证,谢夫人扭头把石头扔到了地上,这才吩咐着:“冬儿,我们走!”

冬儿一听,忙扶起香儿跟着谢夫人走了。

“老爷,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柳儿无缘无故被打了一巴掌,你也不管吗?”杨万丽哭哭啼啼,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

“够了你!自作孽,不可活!”谢老爷心情十分不爽,听了谢夫人的话,心里感到一丝丝愧疚,却又没处说,浑身都难受了起来!

他弯腰捡起被谢夫人丢在地上的石头,丢下杨万丽三人,魂不守舍地离开了。

“老爷……”

“娘,不要再说了,再说爹爹怕是要生气了。”谢柳出声阻止道。

“柳儿!”杨万丽心里很不平衡。

“娘。”谢柳哀求着。

杨万丽见女儿委屈的模样,也实在不忍心,只得作罢,看着谢柳的脸心疼地道:“疼不疼啊?都肿了!”

“没事。”谢柳淡淡地道。

“姐姐,对不起,都是荣儿的错,都是荣儿的错,要是荣儿不要那个石头,就不会让姐姐挨母亲的责罚了。”谢荣自责极了,哭的很伤心。

“荣儿不哭了,姐姐一点都不疼,母亲打得很轻的,就是摸了一下姐姐而已。”谢柳安慰道。

可谢荣却不信谢柳的话:“姐姐撒谎,姐姐的脸都红了,还说不疼!撒谎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好了好了,姐姐的错,荣儿乖,荣儿不哭了!”谢柳无奈地哄着。

……

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床上的人睡得正熟,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吱吖”一声,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隙,凉风迅速钻入屋内,一双灵动的眼珠子在黑夜里轱辘轱辘地转了好一会儿,才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悄然把门关上,堵住凉风。

谢瓷轻手轻脚地走到戒清床边,她还是第一次半夜潜入别人房间,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谢瓷原本只是想叫醒他跟他说件事的,可是月光透过窗户打在戒清清秀出尘的脸上,莫名的柔和而唯美,让人不忍心打搅这般美好。

戒清似乎睡得很熟,完全没发现自己床边站了个人,他侧身躺着,脸正好对上谢瓷这边,谢瓷蹲下身子双手托腮盯着戒清神游到了天外。

另一个世界里……

月光皎洁,夜色撩人,昏暗的小房间里,一妖孽美男和尚躺在她的怀里,娇艳欲滴,眉目含笑,欲拒还迎,要多妖娆有多妖娆,而这美男和尚,就是戒清。

谢瓷老大爷似的坐姿,一手顺着戒清的后背往下游走,直到腰间,一手用食指勾起戒清的下巴,坏坏地一笑:“美人儿,给爷亲一个。”

戒清当真听话地抬起头,把那艳红的唇瓣凑到谢瓷面前。

“呵呵呵……”

谢瓷这般想着竟不觉痴笑出了声,被打搅清梦的戒清皱了皱眉头,迷迷糊糊睁开眼,就对上了一张看起来异常苍白还傻笑着的脸,披散着头发,不知是月光的缘故还是其他,一眼看过去就像鬼似的,更恐怖的是,这鬼还对着自己噘嘴要亲亲……

“啊!!”戒清惊叫一声,腾地坐了起来就是一脚,踹向谢瓷的腹部,一连贯的动作来的突然又迅速,谢瓷回过神时,发现自己已经贴在了戒清床对面的墙上,后背撞得生疼,腹部也是一阵疼痛。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583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