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浮荡的留守媳妇们|欧洲老熟女人15P

黑暗的密室中。

“啊!!”

“王爷,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王爷饶命啊,我们都是听吴彪的话做事啊……”

“都是吴彪,吴彪指使的……”

嚎叫声彼此起伏,仿佛就要将耳膜震破。

“王爷。”为首的黑衣人双手抱拳,毕恭毕敬。

“暗夜,审问得怎么样了?”墨子风冷冷的扫过绑在铁架上的的三个人,头发凌乱,破烂的衣服上染着血污,身上大大小小的鞭伤,看上去如同一个血人一般。当看到墨子风的眼神时,心底一震,不祥的预感慢慢涌上心头。

“王爷,属下无能。”暗夜低着头,不再说话。

“那你怎么看?”墨子风问道。

“王爷,属下认为,赵四和赵青似乎是被人利用,毫不知情。但是吴彪应该是知道些什么,只是嘴巴紧的很,应该是拿了对方很多好处,或者是有什么把柄在指使人的手上。”暗夜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墨子风,等待着墨子风的主意。

墨子风微微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走到吴彪面前,由于墨子风比吴彪高很多,再加上身份高贵,墨子风居高临下的看着吴彪。

“你放开我 ,我什么都不知道,就算知道,我也不会说的……”吴彪歇斯底里的喊着,眼睛因愤怒变得通红。

“放肆”啪~,暗夜一巴掌甩过去,殷红的血液顺着吴彪的嘴角流下,“呸……”突出一口血水,夹杂着几颗碎牙,看到这一幕,赵四和赵青咽了咽口水,就知道刚才那一巴掌用了多大得劲儿。

“你放开我,你凭什么抓我……”

无论吴彪说什么,墨子风依旧面无表情,保持沉默,静静的看着他。

吴彪被他的眼神盯的心里直发毛。

“你可知本王是谁?”沉默许久的墨子风终于开口说了话。

“知道,安陵王。”吴彪紧紧咬着牙,恶狠狠的瞪着墨子风,仿佛要撕裂她一样。

“既然知道,那本王再问最后你一遍,那暗器是谁给你的?”墨子风淡淡的看着吴彪,眼中不见一点波澜。

“这...这是我捡的……”吴彪不知道为何从墨子风的眼睛中,感受到了恐惧。

“你确定?”如此低级的借口,墨子风也不恼,只是又问了一遍。

“我……我…确定…”在波澜不惊的墨子风面前,不知道为何自己总是横不起来。吴彪梗着脖子,一副死不赖账的样子。

“松绑。”墨子风突然吐出了这两个字。

额?吴彪一愣,不对啊,不应该是这样的啊,不是应该先把自己暴打一顿,屈打成招么?虽然松了绑,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暗夜倒是很自然的给吴彪松绑,跟了墨子风那么多年,他知道墨子风不会无缘无故去做任何事,既然这样做,就一定有他的道理,而暗夜自己也只顾按照命令去做就好了。

“傲风,去找一套赶紧的衣服和银两,”众人对墨子风的命令二丈摸不到头脑。

“你要放我走?”吴彪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墨子尧,接过暗夜送来的衣物和钱财,心里满是欣喜,不过还是有些迟疑。

“你可以走了。”墨子风含笑看着吴彪,吴彪心底的不安越发剧烈。

“王爷,还有我…”

“王爷,饶命啊,我们都是被吴彪所逼迫的……”

“王爷,不能就这样放吴彪走了……”

赵四这个二愣子,看到安陵王都将主使放了,而自己这个替人办事的还帮在这里,心里很不平衡,无视吴彪甩来的眼刀。

太吵了!墨子风厌恶的皱了皱眉头,瞥了一眼傲天和暗夜,招了招手:“堵上。”

二人一人拿了一块抹布,塞进赵四和赵青的嘴里。

“唔……”直至他们说不出话来为止。

“怎么,不想走么?”耳边终于消停之后,墨子风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吴彪身上。

“你...你...你就这么...放我走了?”吴彪支支吾吾,不知道这墨子风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方似乎自己被耍了一样,才大喊大叫让墨子风放了自己,但是当他真的藏自己走的时候,心里有有些不安。

谁人不知安陵王的手段?都能够让死人开口讲话。

看着犹豫不决的吴彪,墨子风甩了甩衣袖转身:“既然不想走 那就在这里呆着吧。”

“你是不是在外面布满了暗卫?等我一出密室,就杀了我?”吴彪紧紧抱着手中的银两,警惕的看着墨子风。

“看来你也不是很蠢,你只说对了一半,”墨子风喝了一口茶,继续道:“外面确实有暗卫,但至于是谁的,那就不知道了。”

“你什么意思?”吴彪有些恼怒 ,似乎自己被耍了一样,说着放自己走,外面又布下暗卫好玩么?

“你可知本王是谁?”墨子风又重新问了一遍一开始问吴彪的这个问题。

“安陵王。”吴彪有些疑惑,他不知道安陵王到底是什么意思。

“既然知道本王是谁,你认为以本王的能力,杀你还需要动用暗卫?”墨子风不屑的嗤笑一声。

“外界传闻本王心狠手辣,冷若冰霜,手中占满鲜血无数,而你却能从本王的手中平安无事的离开,并且还得了好处,你说你身后的那位该怎么想你呢?或者说,你想好以什么方式去见阎王了么?”墨子风微微一笑,仿佛是一个随时可以夺命的笑面罗刹。

吴彪也是真正见识到,“笑面罗刹”安陵王的那股“狠”劲儿了。在他面前,自己就像一个提线木偶般,毫无反抗能力,生死掌握在眼前人的手里。

“还不准备说么?本王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墨子风居高临下的看着怔在原地的吴彪,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

“求王爷救救吴某的妻儿,吴某将愿所有的事告诉王爷……”吴彪突然“扑通”一声跪下,怀中的银子撒了一地…

“带他们下去。”墨子风瞥了一眼赵四和赵青。

“是……”傲天与暗夜接受到墨子风的命令,松开铁链,将赵四与赵青押到另一间密室中。

“唔……”

“唔…唔……”赵四奋力反抗,扭动着身体,可是瘦弱的他怎能敌得过从小习武的暗夜呢?

“啪…”暗夜一巴掌扇过去,低声威胁道:“安生点,不然要了你狗命。”赵四被这一巴掌打得有些懵,瞬间闭了嘴,安安静静的跟着暗夜去了另一间密室。

“你认为你现在有资格跟本王谈条件么?”墨子风满是不屑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吴彪,就想在看一块垃圾。“竟敢对本王的小徒弟下手 ,不杀了你,已经是恩惠了。”墨子风轻轻摸过被飞镖伤到的地方,还是有些钝痛。

“王爷,小…小人不敢……”吴彪立马改了自己的称呼,畏缩在地上,他怎么知道那个小娃娃的来头那么大,要是早知道,怎么可能敢去惹这位姑奶奶啊。

“说。”墨子风的语气中已表现出不耐烦,跟在墨子风身边多年的暗卫都知道,墨子风这是要杀人的节奏。心底默默为吴彪默哀。

“是…是曹知府……”吴彪一咬牙,说出这几个字。

墨子风眯了眯眼,示意他继续说。

看着墨子风没有任何打断的意思,吴彪继续道:“外界都说我与曹知府为远房亲戚,其实并不是。”

墨子风并没有惊讶,在审问吴彪之前就已经将这些事打探的一清二楚。只是这原因却不知道。

“我本为一盗贼,一日入知府盗窃,无意中闯入知府密室,里面全都是兵器暗器。”吴彪顿了顿,咬着牙继续道:“无意中触碰了机关惊动了曹知府,他见我有些用处,命人抓住我妻儿,以此要挟我为他办事。住在知府府上,对外称我是他远房亲戚。”

“仗着这一层关系,办起事来,方便很多。”

“这暗器便是偷偷从这密室中盗取而来。”

“那你可知曹文峰用这些东西做什么?”墨子风应该觉得吴彪并不知情,但是还是想问问。这件事关乎着十年前的那场叛乱,不能掉以轻心。

“曹知府并未说,小人也问过 ,但是曹知府让小人不要多问,只将这些兵器混在粮船中运出去就好。”

墨子风皱起了眉头,“运到哪里,运了多久了?”

“小人也不知,据说是往南方去了,小人帮曹知府办事已有五年有余了……”

五年了!?墨子风心里一惊,:“那些兵器,数量有多少?”

“每次运的数量都不一样,估计已经运出去十几万件了。”

五年了,看来还是有人不甘心啊,那就让他从这个世界消失吧。

“那你可知,曹知府身后的人是谁?”

“啊?曹知府身后还有人?”吴彪有些意外。

“走私兵器,可是通敌叛国的大罪,你认为小小一知府,能有这么大的胆子?”墨子凤的脸色沉了下来,五年,十几万件兵器,看来,此人野心不死,准备的倒是充足。

“带他下去。”墨子风冷冷道 转身离开。

“王爷,该说的我都说了,求王爷救救小人,救救小人啊!”吴彪挣扎着,想要去抓住墨子风的衣摆 ,被身后的暗卫狠狠地按在了地上。

“求王爷救救小人的妻儿……”吴彪被按倒在地,也不忘向墨子风求情。

待墨子风离开后,吴彪依旧不甘心的喊着,暗卫只好将吴彪拽起,押向了另一间密室。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569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