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11俄罗斯tee/让小受虚脱的姿势

“住在你朋友那里?你为什么不住在顾以琛家里呢?好奇怪哦,云溪你们是不是吵架了,对了,我刚才去顾家看到顾以琛胳膊上打着石膏,到底你们之间出什么问题了,他为什么会受伤啊?!”

受伤,打石膏?

这是怎么回事?

夏云溪蹙着眉头,有些疑惑的问道:“他受伤了吗?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你这个女朋友当的可真是不合格呢,连你男朋友受伤都不知道,好了好了,我先来你家找你吧!”

萧潇坚持说道。

夏云溪急的不行,不敢暴露她目前的地址,于是她开口说道:“顾以琛既然受伤了,那我肯定要去看看他,这样吧,我把他约出来,找个地方到时候我们一起碰头!”

“哦……那好吧,可是你的身体能行吗!?”萧潇不太放心的问道。

“没问题的,那我们在蓝月咖啡厅见面好了!”

挂断电话,夏云溪满脑子里呈现的都是顾以琛那张温润的脸。

他受伤了?

他是怎么受伤的呢?

明明之前还是好好的,可是……

他救了自己,她却和肖烬严回来到现在也没有给他打过一个电话。

她在他家里失踪,一句话都不说,指不定他有多着急呢。

她之前怎么就那么心安理得的和叔叔回家呢?

他受伤难道是叔叔那天晚上闯入顾家……

该不会是叔叔将他打伤了吧?

对,一定是这样,肯定错不了!

夏云溪暗暗着急,又不能现在上楼去找叔叔问清楚,叔叔病了,她不能打扰,这件事情既然是她有错在先,她就该自己承担。

她给顾以琛发了微信,约他在蓝月咖啡厅见面,随后拎着包包离开了别墅。

蓝月咖啡厅门口,夏云溪先见到的人是萧潇。

萧潇看到她非常高兴的上前拥住了她:“云溪,太好了,太好了,我们又见面了!”

夏云溪同样兴奋,抓着她的手道:“让我好好看看你,你还好吧,那天的事情都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因为我,邵群也不会抓了你,让你受苦了,真的对不起萧潇!”

“你别这样说,我们是最好的姐妹,你为了救我也吃了很多苦,是那个邵群太变态,这不是你的错,你没必要和我道歉!”

“对了,我一直没找机会问你,那天你是怎么出来的呢?!”

夏云溪有些疑惑的看着她,她是被顾以琛救出来的,那么萧潇呢?

“我是被我的家人找到的,当时我醒了之后却没发现你,我家里人还和我说你葬身火海了,真是吓死我了,好在你现在平安无事!”

原来是这样……

夏云溪冲着她点了点头:“对,大难不死,我们必有后福呢!”

“说的没错,云溪,你看,那个是不是你男朋友顾以琛啊……”

萧潇指着不远处刚下车的男人喊道。

夏云溪一抬头,果然看到了顾以琛朝她们大步走了过来。

“奇怪,你不是说他胳膊上吊着石膏吗?这怎么回事呢?”夏云溪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的问道。

“是啊,我不可能眼花的,我确实看到了,真是奇怪,难道是我做梦了吗?!”

萧潇回答。

“云溪,原来萧小姐也在啊!”顾以琛看到站在夏云溪身边的萧潇,眼底闪过了一丝失望的神色。

“云溪身体还不太好,所以我也来了,顾以琛你放心吧,我是不会打扰你们两个人……嘿嘿……你们就当我是空气,当我不存在好啦!”

“萧潇,别乱说话!”夏云溪急忙打断了她的话。

“云溪……”萧潇有些委屈的看着她,不明白她刚才到底说错了什么。

“好了,我们进去吧,进去再聊!”

顾以琛看了一眼夏云溪的脸色,提议道。

蓝月咖啡厅!

“顾以琛,对不起啊!”夏云溪有些愧疚的不敢去看顾以琛的目光,低垂着脑袋小声的道歉道。

“云溪,为什么要这样说呢?你和我之间根本不需要这样客套!”顾以琛目光依旧温和,唇角露出了一丝宠溺的笑容,伸手去摸了摸她柔软的发顶。

“就是啊,你们是男女朋友,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的,可不能为了一点小事就吵架!”萧潇插嘴道。

“萧潇!”夏云溪打断了她的话,萧潇撇了撇嘴,装无辜继续啜着面前的咖啡。

“顾以琛,你对我的好我是知道的,这次的事情也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当时也……”

“救了你?什么意思?”萧潇转头望着夏云溪说道。

顾以琛听到萧潇这样说便明白夏云溪还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她。

他不确定当时在火场的时候,萧潇知道多少事情,为了以防万一,他是绝对不能让她知道“真相”

夏云溪正要和萧潇解释,当时在火场救她的人是顾以琛,谁知道她还没有说完,便被顾以琛强行打断。

“云溪,这件事情就不要再说了,说起来我也做了让你伤心的事情,我不该对你做出……”

难道他要说为她解药所以两个人一起睡觉的事情吗?

夏云溪慌张极了,手一哆嗦,手中的咖啡一下子泼溅到了旁边萧潇的手背上。

“啊——好烫啊!”

“萧潇,你没事吧,都怪我不好,我连个杯子都拿不稳,对不起对不起!”

夏云溪急的红了眼睛。

“哟,你别哭啊,没事,这点疼算不得什么,我去卫生间处理一下,别担心,你们好好聊!”

萧潇笑着安抚她,随后起身离开了座位。

等到萧潇一离开,夏云溪立刻不满的对顾以琛说道:“顾以琛,你怎么可以……你怎么能这样呢,当着我朋友的面,你……”

顾以琛眼底闪过一丝暗光,却佯装不懂她在说什么,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云溪,你在说什么?我刚才只是想说我明知道你有危险却没有及时赶去,所以才害你受了伤害,都是我的错,你是怎么了?”

夏云溪听到他这样说,总算是收回了怒火,舒了口气道:“对不起顾以琛,可能是我最近比较敏感,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要说那件事情!”

“云溪,你怎么会这样想,那件事情……你放心吧,我和你约定,那件事情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我是绝对不会说给别人听的,如果我说给别人听那就让我天打五雷轰……”

顾以琛举手要发誓,却被夏云溪一巴掌拍落:“别这样,我……我也没有说不相信你,我信你就是了,那我们约定好了,谁都不能说,不可以反悔!”

“当然,你说的话我什么时候没有听过呢,云溪啊,你在我家里住的不好吗?!”

顾以琛望着她,眼神充满哀伤的开口问道。

夏云溪愧疚的说道:“不,不是的,我是……对了,你手臂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呢?我听萧萧说你受伤了,是因为救我的时候落下的伤吗?”

顾以琛见她转移话题,眸色又是一暗,想起他手臂的伤是被闯入他家的那个黑影伤的,不甘的抿了抿唇角。

那个黑影他认得出来,他是云溪的那个叔叔!

她现在肯定和那个叔叔住在一起。

为了让夏云溪对他有愧疚感,顾以琛眸色一闪,开口说道:“没错,就是救你的时候被砸伤的!”

“什么?!果然是这样,顾以琛你受伤了怎么一直不肯告诉我呢?我都不知道,我竟然都不知道这件事情,我真是太混蛋了!”

夏云溪深深的自责道。

“云溪,你别这样,我就是因为怕你会这样自责所以才一直没有告诉你,你放心吧,我的胳膊没事,很快就能恢复自如,一点问题都不会有!”

夏云溪眼眶泛红,心里暗想着,为了她,叔叔的腿受伤了,身上也是伤痕累累。

同样是为了她,顾以琛的胳膊也受伤了,现在还没有恢复。

她欠下的债越来越多,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清呢。

“云溪,你在想什么呢?可以和我说说吗?”顾以琛问道。

夏云溪抬头已经是满脸泪痕,她哽咽道:“对不起顾以琛,你为了我受伤,我本来该照顾你的,可是,可是……”

“我这点伤不算什么,我知道你肯定有比这件事情还要重要的事情等着你去做,所以,云溪……我就在这里随时等你回来,只要你忙完了抽空想起了我回来看我一眼,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真的!”

顾以琛温润的冲着她笑着说道。

“顾以琛,对不起!”

她除了说对不起,真的不知道还要说什么好。

“傻瓜,我们之间的这种关系,还用这么客气吗!?”

顾以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和她的关系。

夏云溪叹了口气,望着他,唇角微微的抖动了几下,鼓足勇气说道:“那个……之前的那件事情,你可以不必在意,我们就当……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我以后还会将你当最好的朋友看待,以后你有什么事情我也会义不容辞,我……”

“云溪,你到底在说什么呢?!你认为我顾以琛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吗!?你错了,既然我们有了那种关系,你就是我顾以琛的女人,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弃你,我会好好的保护你守护你,会真心实意待你一辈子,我会负责的,这不仅仅是责任还是我对你满腔的爱意,难道你真的感觉不到我的爱吗?!”

夏云溪听到他这样说,默默的将头低的更低。

见她没有极力的反驳他的话,顾以琛总算是微微的松了口气。

没错,他就是要利用夏云溪对他的愧疚这一点,让这个女人紧紧的被他攥在手心里,她只能是他的!

“顾以琛……”

夏云溪叹了口气,抬头看着他:“求你了,这件事情你一定要隐瞒,我……请你给我一些时间,等我处理好,我一定会来找你,到时候我会和你解决这一切的!”

“云溪,我从来都没有强迫你的意思,我尊重你的选择,你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你不说出去,我自然会说到做到,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去做,我会在这里一直等你回来,我会一直等下去——”

顾以琛说道。

夏云溪听到他这样说,内心翻江倒海的难受着,她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云溪,你现在是住在你那个叔叔家里吗!?”

夏云溪低着头忽然听到顾以琛问了这样一句话,吓得身体猛然一抖,抬头望着他。

顾以琛为什么要这样问?

他是知道了什么吗?

他这样强调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发现了?那他会告诉萧潇吗?

“顾以琛,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夏云溪紧张惊恐的看着他。

顾以琛见她这副谨小慎微的模样,眸色的冷意渐浓,却在她看过来的时候收敛了冷意,笑着说道:“你别紧张,我没有别的意思,你身上还有伤,我只是想要好好照顾你,如果你留在家里,会方便一些,虽然你叔叔是你的亲人,但是他毕竟是男人,也许你们相处会有很多不方便……”

夏云溪心里咯噔一下,听到他这样说肖烬严,有些不悦的反驳道:“我和我叔叔相处的挺好的,这点就不用你担心了!”

“云溪……你是生气了吗?很抱歉,我绝对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气的,对不起!”

夏云溪见他道歉,总算是反应过来,她刚才实在是太失礼了。

她忙摆手道:“不不不,顾以琛你不用道歉,刚才是我情绪太激动了,我才该道歉!”

“云溪,我总觉得,只要是关系到你那位叔叔,你就会特别的敏感,是我的错觉吗?!”

夏云溪紧张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波动,抬头尴尬的笑道:“怎么会呢?你肯定是多想了,那是我叔叔,我在乎一点也正常啊!”

“对,那是你叔叔,是我多想了,抱歉!”

顾以琛听到她这样说,眉头高挑,脸色渐暖,笑着说道:“小豆丁这些日子一直在找你呢,你看什么时候见见那孩子?他真的挺喜欢你的,云溪我觉得以后我们一家三口相处一定会非常的融合,你觉得呢?!”

“什么?”

一家三口?

夏云溪根本就没想过这种情况,她只是想要报恩,却并不想将自己搭进去。

“顾以琛,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我从来没想过要……”

夏云溪急切的想要表达,话都说不利索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568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