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美妇的大肥臀被撞击的/好紧张湿好大

而且那个宫女有时候也好像是在对待自家弟弟一样,对他很好,还管着他,他看到那个小爷被人教训挑食时居然是一副窘相,也没有恼羞成怒,顿时觉得很难得。不知道小宫女成了皇帝身边的宫女,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她还敢不敢?

估计方式会有所变化,但还是敢说一说的。小皇帝说不定肯听。对小皇帝的一些毛病,他自己是苦口婆心劝了又劝,无奈小主子不听啊。乾元殿的掌班姑姑又很懦弱,怕太后、怕皇帝,根本帮不到他。

万泉其实已经跟聂姑姑甚至还有扫地的老太监了解过筱雪了,自己也暗地里观察过。这才下定了决心。

不过当他把这个告诉小皇帝时,正偷偷背书的怀璇却摇了摇头,“筱雪,朕骗她朕是小扣子,朕不想她知道。她是好人!”

她是好人的意思是怀璇不想让她被那个女人害了,现在的他根本保护不了身边的人。

他这样说,万泉也只有作罢。心头却是惋惜不已,这个人选他已经挑了很久了,好容易碰到个合适的。

怀璇不是拿着书在背,他是把书从头默背到尾,记下自己不解之处,晚间王颀进宫再问他。而写字,用墨来写容易被发现,他都是用清水在桌上写,写过就干了。

但是有一笔好字,要当着人写出一手烂字来也不容易,所以怀璇私下练的是两手字,一手好字,一手烂字。如果万泉不是目睹他亲手写的,都很难相信这是同一个人写的。

怀璇正看着自己写在纸上的烂字乐呵,他忽然觉得这样的处境干这样的事,其实也算是苦中找的一个乐子。

嗯,那个叫筱雪的小宫女,说起来,她其实还挺好看的。等过几年,再把她弄到身边来好了。就当是回报她请自己吃了几天饭吧。

至于筱雪那边,聂姑姑被郑重其事来问她筱雪品行的万泉吓了一大跳,筱雪怎么招惹来这么大一个人物啊。还亲自过问这么个小宫女,筱雪难道其实是很有背景的人?不对啊,有背景怎么会被分到小佛堂这么偏僻的地方来。连她去考试的资格都还是自己托了不少人才搞到的呢。

所以当筱雪告诉她自己也只是听说过一两回万大总管的名字而已的时候,聂姑姑并没有怀疑她说谎。

“你他怎么会特意来过问你的?”

筱雪想了又想,“姑姑,四个多月前,乾元殿的郑扣小公公跟着皇上饿肚子,偷偷跑到我的住处吃了几顿饭。”

“居然会有这种事!那说不定是乾元殿有空缺,小郑公公推荐了你。听说他是万总管的干儿子,又是陪伴皇上的人。万总管对皇上的事非常的上心,就亲自过来了。如果万总管决定了要调你去乾元殿,那你可要小心行事,千万不能有半差池。”聂姑姑面上并无喜怒,心头却叹口气。乾元殿现在可是个是非圈子啊,可是哪里由得她们这些最低等的宫女去选择。

筱雪侧卧在床上,闭着眼睛想心事。

调去乾元殿?这太不可思议了。半个月前,她还在担心没有门路、没有银子去塞那些登记出宫名册的大公公,以至于被遗忘得终老在这宫里呢。这怎么一下子来这么大一个逆转啊。

这样大的变化,好像不是什么好事啊。之前是觉得在小佛堂添香油很闷,但是也不需要一下子直上云霄,站到风口浪尖上吧。就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官,然后到了年纪被放出去。攒一银子,出宫好去找弟弟,然后和他的一家子住在一起。至于自己,这辈子就不嫁了吧。现在家里出了事,曾经定亲的小哥哥,一定不可能等到十二年后的。就算他肯等,自己其实也是恢复不了身份的。

她是罪臣之女,而他是天之骄子,放出宫去已经年纪老大。只希望能帮弟弟带孩子就是了。

可是一旦去了乾元殿,很可能根本活不到二十五岁被放出宫去啊。小佛堂月例低,可是没有是非啊。突然从最底层到了最显眼的地方,她实在无法安心。

当日抄家灭族的惨景又出现在她眼前,当时官兵还没有来呢,是爹爹的至交,也就是自己本来准备去投奔的那位伯伯冒死偷偷送来了消息,然后爹娘只来得及安排自己和弟弟被忠仆带着从密道逃走。他们才刚进密道,传旨的人和抄家的人就已经来了。

全家上上下下一百多口人呢。

而且去了乾元殿,她就有机会直面大仇人――太后和国舅。试问,她又如何能做到不动声色呢。她筱雪没有那么高的修为呢。到时候别说什么报仇了,人家捏死她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啊。不是,是比捏死只蚂蚁还容易。

现在要怎么办?

那个小扣子真是的啊,都说暂时没什么要他帮忙的了。他以为把自己调到乾元殿做宫女就是帮忙咯。没错,从表面上看,乾元殿的宫女那是走路都带风的,她现在都还记得关颖当时说“哦,,你就是小佛堂来的筱雪啊!”那副轻蔑跟不屑。如果是乾元殿来的,她恐怕都不敢抬头直视吧。哪怕她是三品大员的千金,目前的职级毕竟还低得多。

当时她只是眼神清明的说:“没错,我就是来自小佛堂的筱雪。”就算我只是做杂役的小宫女又怎样?

关颖被她凛然的眼神震住,呐呐不能言语。

可是,自己是需要去争这口闲气的人么。自己可小命都可能朝不保夕的人。

唯今之计,只有想办法去找找小扣子,解铃还需系铃人嘛。看看能不能让万总管改了主意。

可是怎么才能找到他呢?还得赶在万总管决定之前。

自己在宫里一人脉都没有。

筱雪第二天问聂姑姑,她为难的说:“我没有什么人脉可以去到乾元殿找人。其实,这也不一定就不好,乾元殿那么多人,你自己多加小心,也许只是让你去做个洒扫的小宫女。”

那也有机会见到仇人的,不行!在自己不够实力之前见到仇人是自寻死路,而且对不起枉死的家人。她的命不是自己一个人的。无论如何一定要想办法。

陈圆发现今日筱雪有些沉默过头了,虽然平日里她话就不算多,但好歹在她唧唧咯咯说的时候还会听,间或说上几句。

“哎,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跟我一起当值那个怀怀一样,一副大人样。”

筱雪看着她,“我们难道还是孩子么?”

陈圆一副了然的样子,“哦,原来你也成大人了。”

“什么啊?”

陈圆凑到她耳边,“来月事了,就算是大人了。”

原来指这个,还没有。不过在家时母亲已经给筱雪讲过了,应该快了吧。

“不是的,温。”

现在是课间的休息时间,但绝大多数人都在温书,因为考评成绩是攸关身家利益的,人人都是无须扬鞭自奋蹄。

心头有块大石头,筱雪无论如何也看不进去书。陈圆见状拿手肘碰碰她,“你到底怎么了?说来听听。”

到内书堂已经有日子了,快三个月了,筱雪对书堂里的人大致也有了一个了解。这个陈圆就属于表面嘻嘻哈哈,其实挺热心,嘴巴也不大的一个人。是筱雪觉得可以结交的朋友。

“你可不能告诉别人,说了我可能就有大麻烦的。”这件事,是万总管私下来的,聂姑姑在事情还没有明朗前不能说。只是筱雪心头着实烦闷,又信得过陈圆,这才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避过众人,在葡萄架下说完了,陈圆嘴张大,半晌说:“那是好事啊,多少人做梦都不敢梦的。”

如果没有怕遇到仇人无法克制情绪露馅的事,筱雪也许还敢尝试一下。多步步留意,处处当心就是。可是她实在没把握能骗过老奸巨猾的国舅跟太后。大家的段数差距还是太大了。

“我没有什么远大抱负,只想能够出宫。”

陈圆头,“这样的话,是不要到乾元殿去比较好。你知道吗,皇帝身边居然要准备四个年长的宫女,在大婚前跟他”陈圆说着冲筱雪挤眉弄眼的。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筱雪明白了,皇帝身边要准备四个年长宫女让他实习男女之事的。天啊,不会叫自己去就是干这个的吧。

聂姑姑说过的,跟皇帝有过一腿的女人都不要想出宫了。更是不能去了。筱雪下定决心,万一没门路去找小扣子,她就想办法把自己弄病。有恶疾可是去不了乾元殿的。

只不过,宫女不能够请太医来问诊,最多有医女来看一眼,然后给些药。医女的医术通常都不怎么样的,常常有宫女因此耽误救治死掉,然后被一把大火就化了。

所以,把自己弄病也得注意分寸。这个不太好把握,还是先找路子吧。

“筱雪,你是不是有小情郎在外头等着,所以死活都要出去?”陈圆促狭的说。

“你才有情郎呢,告诉你不是为了让你打趣我的。”

“嗯,你只是要找乾元殿的小太监小扣子,我想我可能有法子帮到你。”

“真的?”筱雪顿时两眼放光。

“不过只能试试,因为不一定就能帮上忙。”

“你快说,什么法子?”

“我刚才说的这个怀怀,是我的同乡,比我大两岁,一向很照筱我。她是针线处的洒扫宫女。有一个乾元殿的宫女跟针线处的范姑姑是同乡,时常过去说说话什么的。也许可以请她带个话,反正只是带给小扣子公公,应该没什么事的。”

“哦,那就拜托了。”筱雪从袖子里拿出块碎银子,“这个请怀怀姑娘喝茶。”

陈圆说:“我托怀怀姐应该不用,不过请那个乾元殿的宫女带话,可能用得上。你放心吧,我一定想法子帮你办到。”

“嗯。”

陈圆还真把这事替筱雪办到了。还说小扣子约她黄昏后,在御苑池边的落霞亭见面。来的自然是怀璇,他听到小扣子说那个叫筱雪的宫女要见小扣子,闲来无事便又扮作小太监来了。

“小公公”筱雪下学后就过来等着了。一见到怀璇便跑过去握着他的手。

怀璇低头看了下被筱雪握着的手,那个时候她常这么牵了他送他回去。

“嗯,你找我有什么事?”

“是不是你跟万总管推荐我的,他到我的管事姑姑那里过问我的情况。”

怀璇还没有出声,筱雪又急急的说:“你可别告诉万总管,聂姑姑她私下告诉我了这件事。”

“嗯。”原来是为了这个事情。

“多谢你的好意,可是我不想去乾元殿。”

怀璇抬头,他比筱雪要矮一大截,“为什么?你不是说在小佛堂很闷么?”

筱雪拉他到落霞亭里坐下,现在夕晒还是有些厉害的。怀璇走过来,额上有汗,筱雪便很自然的掏手绢给他擦汗,他也挺自觉仰头,方便她擦拭。

“小佛堂闷是闷了一,但是没什么是非,我只想平平顺顺的呆到够年纪被放出宫去。尤其现在又去了内书堂,也许过一阵子我就能当女官了呢。”

“你想当女官啊。”怀璇有闷闷的,看筱雪一副避乾元殿唯恐不及的样子。哼,一个个不是哄着朕,就是躲着朕的,连你筱雪也这样。

“嗯,我想当一个低等女官,然后到时候好回家去,给我弟弟带孩子。”筱雪把自己对生活的展望告诉他。

“啊――”就这样而已啊。

筱雪看他一副吃惊的样子,头,“是啊,到时候我都二十五了,早就是老姑娘了。我希望能多多攒钱,以后做一个侄儿侄女心中有钱又大方的姑姑。”

挺简单的人生理想嘛。

“你在皇上身边伺候,也要多加小心才是。”

“啊,哦!”是要小心,自己简直是步步为营呐。

筱雪看他头,自己也头,都是在这宫里伺候人的,尤其他还是伺候皇帝的。听说小皇帝的脾气可不太好,动不动就要打人、骂人的,而且又不受管教,把太后和太傅都气得不行。平日里对他们这些小太监肯定也不会多好。

“我跟你说的事,你记住了么?”

“记住了,跟万公公说你不合适嘛。其实你不用担心,皇上已经说了不要你当宫女了。”

这样啊,筱雪的心放下来,难怪在那之后就没消息了。

“可惜你一辈子都出不了宫,不然以后可以请你去我家做客。”真是个可怜的孩子,自己还可以望着十二年后出宫,可是他出宫却是没有活路的。只有混到万总管那个份上,积攒不少家产,以后告老还乡、荣归故里。但是别人都是冲他的银子去,内心却不会太看得起太监。

怀璇靠柱子坐着,看筱雪一脸为他担忧的样子。

筱雪自己也纳闷,她其实不是心肠很热的人,尤其被人从马背上推落之后。想不到进宫来,却轻易的就向陈圆和小扣子敞开了心扉。对聂姑姑,她内心也是很尊敬,当是自家长辈来看的。当初被放弃的痛也因此淡去一些。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567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