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亲戚家衣柜里的胸罩\大鸡巴好粗

果然是……

床边的台灯被打开,室内布上一片清亮的黄晕,苏晓恬看见自己的男友邵曜风正慌忙起替自己解开手脚的束縳。恐惧的心一放下,泪水更是停不下来,她坐起身,抽开自己嘴里的布,双手使劲地搥打著他。

「你这混蛋!谁让你这麽对我的!」直到现在,冷汗才冒了出来。

「恬恬,对不起,我……」邵曜风抱著她,任她在怀里继续宣泄情绪。

「再也不准这样对我……再也不准……」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他亲了亲她汗湿的额头,「对不起,恬恬,对不起。」

连声的道歉终於让她住了手,眼泪仍旧未停,只是激愤的心情渐渐平缓下来。邵曜风轻轻地吻著她溢著泪光的双眼,怎麽看怎麽心疼,暗骂自己真是造孽,蠢到了极点,才会听信谗言,对她做了这种事。

和她认识了两年,交往也有半年了,邵曜风从没见她哭过。她高兴时会笑,生气时会瞪著眼,遇到挫折时则是闷声不说话,静静地处理自己的情绪,再难过也不掉一滴泪,而此刻却被自己的混帐行为,吓得冷汗淋漓,眼泪直流……

「是谁?」

「嗯?」邵曜风一时间不懂她的意思。

「狄、单、韩、项,哪个教你这麽做的?」自己男友的个性难道自己会不知。虽然在别人眼里他看起来冷峻强势,可对自己却是百般呵护,从未有过一句重话,刚才那样的野兽行径,更不可能是他会做的,一定是有人暗中出的馊主意。

「你怎麽不会怀疑是欧阳?」邵曜风有些吃味地问。

苏晓恬红著泪眼反问:「那你认为会是他吗?」

邵曜风不答,只是吻住她的唇,细细地吮著,这麽地温柔、这麽地疼惜,让苏晓恬软了心,做了回应。

手覆上她xiōng口,这时不再凶狠,而是温柔地抚摸,再用两指挑逗她的尖端处,为她带来阵阵战栗,「嗯……风……」

******

突然想写别的故事……-___-

夜袭 (2) H

二、

两人双双躺回床上,邵曜风吮舐著她的rǔ峰,一手往下探入她双腿间,或轻或重地撩拨她的情欲,原本乾涩的花瓣被身体泌出的aì液滋润了,湿滑软热……

「嗯……」苏晓恬动情地一脚勾上他的腰,用小腿在他腰部磨蹭,似在对他发出邀请。

「恬恬,可以了吗?」邵曜风边吻著她边问,挺立的男性象徵在穴口处徘徊。

苏晓恬不答,手捧著他的双颊更热切地和他唇舌交缠,另一腿也勾住他的腰。邵曜风会意地一手扶稳自己的硬根,慢慢地进入她──

「唔!」苏晓恬眉头一紧,低吟了声,感觉他一点一滴地充实自己,直到两人下身紧密相贴,「嗯……」

邵曜风压在她身上温柔地律动著,手揉著她xiōng前的柔软,挑逗著敏感的尖端,唇移到她的耳际,舔了舔她的耳垂,再往下吸吮著她洁白的颈部,在上方烙下一块块印记。

「嗯……嗯……」苏晓恬咬著唇,随著他的律动,从鼻间发出一阵阵轻哼。

律动开始失去节奏,邵曜风忽地进到最深静止不动,然後挺起上身,将她的双腿抬到自己的肩上,双手握住她的腰将她下身抬起,换了个姿势,跪在她腿间,两人接合处在这样的移动里没有一丝分离,只是磨擦得两人更加难耐。姿势一摆定,邵曜风便快速地抽送起硬根,一下又一下地猛力撞击,在房里响起了「啪!啪!」声响……

「唔嗯……嗯……」一股血气猛地冲上脑部,苏晓恬感到自己的脸又红又烫,下身连续不断的冲击令她再抑不住矜持,松口呻吟,「嗯啊……哦……」随著他一下下抽动,她发出一声声娇吟,无法停下。

「恬恬……」邵曜风满意地听到她的声音,他激烈地前後挺动下身,每一下都顶到底,冲到了最深处,「恬恬……噢……」

aì液泛滥成灾,充分地滋润了两人,yín秽的黏稠水声、肉体的撞击声、媚惑的娇喘、粗重的喘息,刺激著两人的感官,让一切都失了控……

情欲来到了高峰处,两人的身体同时剧烈地颤动,花径的痉挛夹击著硬热的男根,

强烈的快感让邵曜风僵直了身体,在她体内喷射出一阵又一阵的jīng液──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567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