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群交口述作|书包网被尿到里面

大墨史册记载:

康宁二十七年,前太子墨子越反,安陵王率领十万大军歼敌军十五万,大胜。安陵王重伤,不治而亡,年二十六,谥号定元。

“小姐。”

一曲终,婉儿刚弹完一曲,便听见小云的声音,回眸闻声望去,见身着碧绿齐腰襦裙的小云正端着一碗酸梅汤走来。

小云将酸梅汤放在石桌上,轻轻叹了口气,自从十年前安陵王离世,小姐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从那时起,婉儿只穿素白衣,那双原本灵动的眸子里平添了几分清冷,给人的感觉也越发的冷漠。一天天的不出府门,除了弹琴就是画画。

如今的婉儿身体已经开始慢慢长开,亭亭玉立的身形,纤细的腰枝不堪一握,再加上眉间那丝若有若无的思愁,看上去如此纤柔,胸前的那对微微隆起,又平添了几分妩媚。

小云的变化也不少,那圆圆的小脸上特有的婴儿肥,再加上那双杏眸一眨一眨的,仿佛是一个大型的洋娃娃,嘴角那对甜甜的梨窝,让小云看上去更加俏皮可人。

婉儿的目光停在酸梅汤上,深褐色的汤汁倒映着婉儿姣好的面面容,婉儿伸出手,端起酸梅汤一饮而尽,酸酸甜甜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口腔,婉儿却丝毫感觉不到,自从墨子风离开,婉儿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见婉儿望着琴发呆,心里不免有些担忧,:“小姐,今日是百花会,街上可热闹了,小姐可有兴趣去看看?”

“百花会?”听到这三个字,婉儿明显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自言自语道:“又到百花会了么?这么快啊,又是一年。”

小云察觉到婉儿的情绪在那一瞬间又压抑下去,心里一阵懊悔,在心底狠狠抽了自己几个耳光,好好的,说什么百花会。

“许久不曾出去了,收拾一下一会便走吧。”婉儿起身,出乎意料的说了这一句话,倒让小云心里一喜。

望了望那花圃里争奇斗艳的花,生机勃勃,婉儿嘴角闪过一抹笑,心里舒畅了很多。

还记得听到墨子风噩耗的那一刻,婉儿感觉一瞬间天昏地暗,虽然认识不久,交情谈不上有多深,那毕竟是自己的师父,心里的那种痛,那种悔,无法言表,就算时隔多年,那块疤依旧在哪里,时不时的痛一下,那是婉儿第一次知道有人会死,却,无能为力。

只是,为何,为何当初不跟他说一声珍重?为何当初不多写下些曲谱送给墨子风?如今已是阴阳两隔,那声珍重,是婉儿心底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疤。

回到闺房,婉儿简单收拾了一下,依旧是那套白色的素衣,似乎是为了纪念墨子风罢。婉儿让小云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涂了些胭脂,便与小云出了门。

已经许久没有出过上官候府的大门了,一迈出府门,恍如隔世的感觉。暖暖的阳光轻轻的洒在婉儿那如谪仙般的面容上,白的如雪,远远望去,神圣而不可亵渎。

婉儿伸了个懒腰,大口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不禁感叹,难得的好天气。

“小姐,前面就是百花会了,咱们赶紧去看看吧,说不定有什么好吃的好玩儿呢!”小云拉着婉儿的手,指着不远处的人群 那双杏眸笑成了两轮弯月。

“好,那我们快些走。”似乎是被小云感染了,婉儿的心情也难得好了起来。

百花会。

人,是真的多,人山人海。放眼望去,目光所至,全都是黑压压的人。

这一年一度的百花会是大墨国的传统,这一节日,人们都敬拜花神,捆一束鲜花挂在自家的门上,祈求来年风调雨顺。这百花会,也自然是热闹的。同样也有许多富贵子弟前来参加,借此机会希望在这人海中寻找到自己的有缘人。

这些人还真的是不怕热吗?如此炎热的天气,人竟然还有这么多,婉儿拿出手帕轻轻擦了擦额角的汗珠,忍不住在心底吐槽。

“小姐,快些走。”小云似乎看到了什么,兴奋地喊道,向前跑去,婉儿来不及拉住小云,一溜烟跑进了拥挤人海里。

“小云,慢点……”婉儿急忙跟上,担心小云这性子,万一一不小心撞到人就不好了,一想到这,婉儿加快了步伐,只是这人山人海,一瞬间竟将二人冲散了。

“小云。”婉儿大声呼唤,看这身边的陌生人,回应自己的,是四周嘈杂的叫卖声。

心底隐约有些不安,她倒不是怕自己受伤,怕就是怕小云受到什么伤害。万一被某个人捉住,卖到青楼,那该如何…恐惧一下子蔓延到了全身。

婉儿似乎越来越爱胡思乱想了。

“小姐……”婉儿隐隐约约听到了小云的声音。寻着声音找去,却不曾想小云在一小摊面前挑选着什么,似乎才意识到自己与小姐走散了。

“小云,你怎么跑的这么快。”婉儿满脸黑线,害自己白担心了那么久。

“小...小姐……”看到婉儿的表情,小云吓了一跳,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

“下次不许跑那么快,万一伤着了怎么办?万一被坏人掳走了怎么办……”或许是被担忧冲昏了头脑,婉儿一脸严肃的训着小云,全然不顾自己正身处人海中,许多过路人停下脚步驻足围观。

“这是谁家的小姐,生的如此俊俏?”

“也不知道的这丫头做错了什么事,这小姐竟会如此生气?”周围叽叽喳喳的议论。

……

“小...小姐。”小云小声地打断正在喋喋不休的婉儿,示意了周围,这时婉儿才意识到这是在大街上。

“看什么看?”婉儿柳眉一皱,向周围围观的人甩过去一记眼刀,一种只属于婉儿的特有气势瞬间蔓延开来,众人心底竟不同而约的一颤,尴尬的笑笑,四处分散开。

“小姐留步。”婉儿与小云正欲离开,一道充满磁音的声音传来。

婉儿问声回眸,看到眼前的人,心里猛然一震,大脑出现了短暂性得空白,心里百感交集,一瞬间红了眼眶。师父?

“师父...”婉儿喃喃道,不自觉间放开了小云的手,不自禁的向前走了几步。

“咳咳,小姐,你的手帕掉了。”那男子意识到婉儿误将他当成了故人,有些尴尬的咳了几声,微微前走一步,将手帕递给婉儿。

“小姐。”小云见婉儿发愣,拽了拽婉儿的衣袖,婉儿这时才反应过来,低头一看,确实是自己方才用的帕子,婉儿收好帕子,抬起头,重新打量了眼前的人。

挺拔的身躯,那无限接近完美的身高,和那双邪魅的桃花眼让婉儿心里一悸,如此好看的人儿,如画中走出的人儿一样。

只是,只是,不是他,原来是认错人了。婉儿心里不免有些失望,确实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居然能够认错,婉儿在心底苦笑一声。

“多谢。”婉儿轻道一声,随即恢复了常态。眼前的男子也感受到了婉儿的淡漠,倒也不在意。

“在下陌上岩,不止姑娘芳名”陌上岩微微作揖,含笑的看着婉儿。

婉儿抬眸,正巧与陌上岩的眼神对上,婉儿心里不禁有些发毛,慌乱中说了自己前世的一个名字,“小女子姓夏” 婉儿极力保持镇定,并没有多说话,只是象征性的回了个礼,拉着小云便离开,只是感觉有些像落荒而逃。

不知道为什么,婉儿一见到那男子,心里就本能的有些恐惧,那种感觉就像一种自己的想法被看透了一样,赤裸裸的,没有丝毫掩体 ,被人玩弄一样,婉儿摇了摇头,试图将这个感觉祛除。

陌上岩,婉儿在心底默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第一眼感觉这个人很像墨子风,但是事实却告诉自己,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这二人该不会是有什么联系吧,这陌上岩看上去比墨子风小很多,难道是墨子风的私生子?婉儿突然被自己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即摇摇头,怎么可能,别说王妃了,墨子风连个侍妾都没有,哪来的私生子?

小云看着自家小姐又愣神了,一会摇头,一会扶额,好不怪异,忍不住找个话题,吸引一下婉儿的注意力。小云眼珠子骨碌一转,笑道,

“小姐,方才那公子好生俊俏,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有无良配?”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小姐,你都快及笄了,是时候物色个好人家了。

看着小云一脸坏笑的模样,婉儿忍不住敲了一下小云的脑袋,坏笑道:“我你都敢打趣了,看来啊,是时候给小云找个婆家了。”

一听到婉儿的话,小云的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如同熟透的番茄,在那小小的梨窝的衬托下,如同待嫁的新娘子:“小...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小云一瞬间有些无措,支支吾吾的,本来是想打趣一下自家小姐,没想到却被自家小姐给打趣了……!

“哈哈哈哈哈,小云你看你现在的样子,明明就是害羞了嘛,还不承认……”丢下这句话,婉儿便往前跑去。

“小姐。”小云有些恼羞成怒,在原地跺了几下脚,追着婉儿向前跑去。

陌上岩静静看着渐渐消失在视野中的婉儿,嘴角闪过一抹笑。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564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