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校长我哪里痒/被农民工带回家

怀璇看筱雪缩在被子里,脸蛋红扑扑的,又想伸手去摸摸,雪儿真是害羞。其实筱雪是气的。

时辰不早了,还要赶时间呢,就不逗她了。怀璇出去等着,看沈远达在外头笑得肩膀一耸一耸的,白他一眼。

等筱雪出来,沈远达便带着他们避过人,在船尾上了艘小船。解了绳子他亲自划船。

筱雪这才知道怀璇说的还有划船的就是指沈远达。但是看他面容严肃,不像是陪小皇帝偷偷出去玩的样子。而且,这黑灯瞎火的,去哪里玩啊。

沈远达摇得很快,小船被划到一个湖心亭上去。

“师傅,劳你久等了!”怀璇笑嘻嘻的说。

筱雪跟着上去,才看到亭子里有个长相俊朗的少年,那少年看到她也很是惊讶的样子。

“师傅,这是朕的贴身宫女,筱雪。你见过的。雪儿,这是朕的师傅,你叫他王公子好了。”

王?听到这个姓,筱雪忍不住又看了王颀一眼。熟悉的感觉油然而起。而且,他几时见过自己啊。

“王公子”她福了一福,然后立在一旁。

王颀对她头,“筱姑娘。”然后开始给小皇帝授课,先解答他的疑问,温故知新,最后再布置任务。

筱雪用带着的小火炉烧水沏茶,耳朵却留神听着王颀给小皇帝讲课。

这个王公子好像满腹经纶啊,讲得真是好。而且,他能独自潜到这湖心亭,想来功夫也不差。他会不会是筱雪一边筱着火,一边偷眼去看王颀。

怀璇在跟王颀讨论着,提着自己的看法,忽然发现筱雪在偷看王颀。他也看看王颀,嗯,师傅长得是很招女人,可是雪儿你好歹矜持一嘛。

“雪儿,茶好了么?”

“刚泼了一轮,再沸就可以了。”筱雪看小皇帝一脸的促狭,知道他发现自己偷眼看王颀了,有些赧然的低头筱火。小皇帝再一次令自己瞠目结舌,原来他压根就不是什么顽童。反倒是在如饥如渴的学习着,而且算得上心计深沉。自己被瞒得死死的,不知道太后是不是了。

筱雪沏好茶端过来,“皇上,请用茶,王公子,请用茶!”她一开始还真是大吃一惊,现在心头隐隐觉得这个小家伙好像是可以依靠的了。

上完了课,王颀施展轻功――飘萍渡水离去。而筱雪一行三人原路乘小船返回。

“皇上,您带奴婢来不光为了端茶送水吧?”

“嗯,不只。”怀璇说完,往筱雪身上一靠就开始打盹了,不再说话。

今日万泉再三劝他,还是不要这么早让筱雪接触到比较核心的东西。怀璇想了想,“还是让她去吧,不然万一真的靠不住,朕怕日子久了会心软。”

所以,才有了晚上这一幕。

小皇帝上课的地是时常改变的,而洪大发晚上则被万泉叫住在龙舟上喝小酒。小皇帝身边有不少势力围绕,不过最后被留下来的就只剩下太后的人与小皇帝的自己人而已。太后的人就以洪大发为首。小皇帝说要尽快想法子把他除掉。但是要不引起太后怀疑的除去,不是那么容易的。

筱雪晚上回来,兴奋的有睡不着。小皇帝与太后斗法,她选都不用选,肯定是站小皇帝这边。

小皇帝在湖心就睡着了,后来被沈远达抱回去的。原来这就是他早上叫不起来的真正原因啊。还好不是每晚,方才王公子走的时候说三日后他会再进来。

嗯,王公子,他是不是自己认为的那个人呢?是不是呢?

沈远达抱小皇帝上岸时跟她说:“筱姑娘,皇上信任你,希望你不要辜负了他的信任,不然”

她当时很郑重的头,“沈侍卫,这个时候光是用嘴说是很苍白的。如若我有负皇上,你尽管取我性命便是。”

而万泉派去的人已到了筱家附近,筱家事前就准备周全,他们没发现什么疑,便将筱家的情况一一回禀。万泉看过头,这半个月的监视下,筱雪并无可疑。

如果筱雪对太后说出小皇帝私下上课的事,小皇帝的伪装便彻底被揭开。她没说,就可以认定她以后也不会说了。当然,她也没机会说。如果她要说,肯定来不及出口就被灭口了。

洪大发私底下的拉拢,筱雪也巧妙的应对了过去,并无破绽。太后的拉拢是很自然的事,像自己也面对着,难得这个筱雪能很坚定。

下一步要想的,就是怎么样不露痕迹的把洪大发这颗钉子拔了。

留着他,始终是个隐患。

因为筱雪通文墨,所以万泉这几次都安排她夜间陪小皇帝上课。这样一来,与王颀自然就多见了几面。她留神听着小皇帝和王颀的言谈,但是没听到什么有关王颀身份的话语。

筱雪犹豫着要不要找个机会上前攀谈两句,只是王颀都是来去匆匆,找不到机会。

正在她暗自心急的当口,小皇帝的课要暂停了。因为,他中暑了。从前看小扣子总是很有活力的样子,没想到一到盛夏他就蔫了。

小皇帝一贯怕热,乾元殿总是大桶大桶的冰存放着,私底下在殿内他又脱得只剩下小褂子,所以筱雪不明白怎么还会中暑。

孙嬷嬷说因为小皇帝小时候中过暑,所以稍不注意就会再次中招。

太医来看过了,开了方子在熬药。筱雪看小皇帝一直皱着眉,凑前问:“皇上,哪里难受?”

“浑身没力气,胸口好像被棉花堵住了,恶心想吐。”怀璇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筱雪这会儿正遵医嘱蘸了酒精给他擦身体,因为他的身体还在发热。

“太医已经开方子了,药马上就好。”

怀璇翻个身,“这么一病要耽误好多课的。”

筱雪替他打着扇子,“既然病了就好好养病吧,不要再牵挂别的了。”

怀璇抿嘴,“可是,人家不会给朕这么多时间来休养的。”

怀璇睡了,太后带着两个公主过来探视,筱雪小心谨慎的回答着太后的问话。筱雪留意着,两个公主好像对小皇帝的确没什么感情,不过是被太后带着不得不走一趟,敷璇了事。

太后则是责怪的看着筱雪,“你是怎么伺候的,孙嬷嬷还说你做事小心仔细。”

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辩解的,筱雪矮身跪下,“都是奴婢做事不周到,请太后恕罪。”其余人等也都跪下请罪。

太后看着筱雪,这个小妮子不知是装傻还是太过谨慎,对自己的拉拢全无反应,看来是很难为自己所用。

“皇上龙体是万钧之重,你这贴身宫女是怎么伺候的?”

万泉和孙嬷嬷对视一眼,太后这是要直接插手乾元殿的人事了。这个头开了可就麻烦了。如果小皇帝身边的人逐步都被换成太后的人,那就真的是笼中鸟了。

“太后,皇上一贯是有畏热怕中暑的毛病,倒也不能全怪到筱宫女身上。洪副总管,你说是吧?”万泉轻道。

洪大发心道,小皇帝到了夏天是这个样子的,太后也不是不知道,这是要借题发挥了。可是,自己之前荐的人如果这个时候上来,岂不是也要因为这个照筱不周而被免掉,甚至获罪。于是附合道:“是啊,太后,皇帝龙体有恙,奴才等都难辞其咎。而且太医说皇上这次只是轻微中暑,已比往年的情况轻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躺在榻上的怀璇哼哼唧唧起来,“雪儿,有蚊子咬朕。”

筱雪看眼太后,太后蹙眉,“去吧。”

筱雪赶紧过去用拂尘赶蚊子。

怀珊跟怀琳惦记着看到一半的玩偶戏,这么大热天出来本来就不乐意,这会儿人也看过了。怀珊道:“母后,让皇上好好休养,我们回去吧。这几个奴才一向是尽心的。”

太后这才叮嘱了几句,然后带着两个女儿回去。

筱雪的肩膀松下来,太后,方才是想处置自己吧。她看看病恹恹的小皇帝,他跟两个公主差别好大。太后想处置人,二公主居然说这些人都很尽心,真是拆太后的台。还有,万总管为什么要问洪总管呢,他怎么又会附合。

孙嬷嬷便讲给她听,洪大发之前荐过一个同乡,如果她被处置了,自然就是那个同乡来上。但现在到皇帝身边来,显然不是合适的时机。

筱雪看着眼前慈眉善目的孙嬷嬷,暗自心惊。即便她没有陪着小皇帝上课,也不可能保持中立。从她到乾元殿的第一天起,就注定要选一边效忠了。不然,两边都不能容得下她。她是别无选择上了小皇帝这条船了。

“嬷嬷,筱雪拎得清的。”

“那就好。皇上挺喜欢你的,我等也不想他难过。”

筱雪渐渐能知道些藏于表面下的事。譬如这乾元殿有哪些是小皇帝信任的人,有哪些人是太后的人。

太后也在责问洪大发,今日为何替筱雪说话。

“太后明鉴,据奴才观察,皇上对那个叫筱雪的宫女挺喜欢的。如果太后拿此人开刀,岂不坏了母子情分。”

穆太后心道,这倒是,先皇大行才半年,她不宜和怀璇闹矛盾。不然,她也不会如他的意了。

“可是,据你所说,这个筱雪很难为哀家所用啊。乾元殿安插进去的人,除了你,都是在外围,很难助你一臂之力。万泉呢,他可有什么动向?”

洪大发心道,如果万泉肯归顺太后,那还有自己什么事,于是便说万泉同小皇帝是一条心的。

太后看出他的私心,但万泉到底是黑是白,还是准备随风转舵,她也没有看穿。暂且还是要稳住这个洪大发。

筱雪看小皇帝病了,还在担忧着课业,便笑着说:“皇上,奴婢在家时,父亲也曾教过左传,奴婢可以帮皇上温习一下的。”筱家是书香门第,这么说倒也不会露馅。

怀璇眼睛一亮,“嗯,素日朕上课时,你就在旁边听着,看起来也像是知道的。可是朕这里没有书。”

“奴婢也很喜欢左传,皇上刚学的几篇,奴婢恰好记得。”

于是筱雪便轻声在怀璇耳边背诵起来,然后和他一起温习王颀讲过的知识。

怀璇末了问:“雪儿,你还知不知道后面的,你先帮朕预习着,以后师傅就不用从头讲起,可以节省一些时间。”

筱雪略一犹豫,头。

万泉在外头听到,咦,这还是个小才女呢。打探消息回来的人曾这么说过,但万泉认为乡野之地,但凡女子识得几个字,懂些琴啊、棋啊的就会被称为才女。倒没想这位还真是才女来着。筱雪这么做,也算是不再藏头露尾,把自己的态度表明了。看来下午太后恫吓一场,还是有好处的。

可惜是个深闺女子,不然以这份才学想必也是可以高中的。这下好了,如果王公子进不来,还有筱雪可以教小皇帝。她能背左传的精彩篇目,想来旁的也有底子。

眼见筱雪似乎比自己期待的还适合这个位置,万泉有心再试她一试。

于是筱雪下值的时候便路遇万泉了,她知道不会这么巧,大总管找她肯定有事,便敛了衣襟下拜,“大公公”。

“嗯,辛苦筱宫女了,回去歇着吧。”万泉微笑着说。其后其声如蚊鸣一般道:“如果要除去洪大发,又不让太后生疑,你有什么好法子?”然后又提高声量,“熬了一宿守着万岁爷,你这脸色不太好啊。”

“不敢言苦,是奴婢分内之事。”筱雪低头,也学着万泉的样子低声道:“让太后下手。”

万泉微微头,一副赞许的样子,“嗯,这才是知道本分啊,你下去吧。”

“是。”

让太后下手,是个好主意,可是怎样才能让太后下手除掉好不容易埋进这乾元殿的钉子呢。这个人,可是在先皇那时就在副总管的位置上呆着了。

万泉又问筱雪,这次连坐在床上喝药的怀璇也停下了动作。

筱雪看一眼怀璇,“大公公,作为垂帘的太后,太后娘娘最看重的是权势;可作为母亲,她最看重的应当是两个公主。”

“可是,洪大发很精明的,他怎么会胆敢冒犯朕的皇姐呢?”怀璇轻声道。从前同筱雪聊天,他就发现筱雪言之有物,很有见识,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喜欢亲近他。万泉、孙嬷嬷、小扣子、沈远达都是待他很真心的属下。但是比起筱雪,都欠缺了一些什么。而她身上的温暖明媚触发了他心底的向光性,让他不由自己的想靠近她。

“奴婢到乾元殿只有半个月,但是察觉洪公公好美色。”

万泉在她说的时候,一直不动声色,他今日是有意当着皇帝的面问筱雪,听到筱雪说到洪大发的那个癖好,忍不住撇嘴。太监是有缺陷的人,但洪大发却有色心。或者是因为无法身体力行,所以心理上更加补偿的喜欢美丽的男女。他在城里的私宅就娶了五房姨太太,还包了唱旦角的俊俏男人。对宫里许多美丽的宫女也不放过,以职务之便沾一些便宜。就万泉知道的,他就有三个对食。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564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