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污出水的小说跳跳\男人和女人做爰的高嘲

这声音听起来极其激动,灵儿好奇的向前看见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修为只有气旋,在用一把古朴的剑切割一具魔族尸体,看见妖魔只有气旋修为,而有着丹明境的灵儿胆子大了许多,区区一个小小气旋境妖魔本小姐还不手到擒来,真是天赐良机。

其它人还被法阵挡在外面,正是立功的时刻,到时候可以在西门三思那混蛋面前好好炫耀一番。虚荣心驱使灵儿前期斩妖除魔全然忘了危险和恐惧。

灵儿兴奋的跃出祭出绛纯大叫一声“妖魔受死”,双脚一瞪地面向那人刺去,那人听到声音吓的一跳回头看见灵儿惊奇的说

“你怎么进来的,这大阵除非破了否则只有我能进来。”

同时心里却在想哪里来的傻子,偷袭就好好偷袭嘛,干嘛要大叫,吓了我一跳。

没想到灵儿看就那人的脸满脸血迹,身上到处都是鲜红色的粘稠物,双眼中有两个齿轮般的都西走转动,极其恐怖,灵儿被他的样子吓的心惊胆跳,身边的神力由于没能操控好摔倒在地上出一声惨叫。

“哎呀。”学艺不精的灵儿被那张恐怖的鬼脸吓得魂飞魄散,连招式都没能放好,摔倒在地。

叶尘也被吓的不敢看他但看见灵儿摔倒强行克服着心里的恐惧赶紧去扶她,但由于太过害怕被石头绊倒滚向了灵儿,灵儿摔的连方向都分不清楚,撑着绛纯好不容易撑起来摇了摇头看见叶尘滚了过来,又叫了声“啊”,两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那人看见大笑道“你们两个真逗。”

灵儿听后大怒,居然还敢嘲笑我,好歹自己也是丹明镜居然被个气旋境笑话,该让他尝尝丹明境的厉害了。

一脚踢开叶尘再次冲了过去,叶尘被灵儿含怒的一脚踢到一旁,滚了几圈后勉强爬起来看见灵儿又冲了过去胆心的喊道“灵儿小心。”

那人看见灵儿又冲了过来急忙道“别有话好好说,我是好人,我很厉害的。”

灵儿气的眼睛布满血丝怒喝道“和妖魔有什么好说的,快快受死。”灵儿手持绛纯怒斩而去,那人没有躲避伸出左手竟然徒手抓住了灵儿的绛纯,灵儿大惊,绛纯可是神器,以她丹明境修为居然被对方气旋境修为捉住,这结果远远出灵儿意料之外。

那人左手一挥将灵儿扔向一边的水洼里。灵儿摔得再次出惨叫,堕入血水里,血水将灵儿染红,头凌乱,水洼里的淤泥沾满灵儿原本洁净的衣服,全身湿透,更像一直女鬼,但并没有伤到。叶尘走到水洼将灵儿扶起但看见灵儿的样子大叫声鬼呀。

在浩渺峰受尽宠爱的灵儿何曾受过如此打击,气的眼泪直流,叶尘看清后尴尬的无地自处“不,不,不,师妹你最美了,别生气”可为时已晚。

气疯的灵儿狠狠的将叶尘踢开,远处又传来了那人的笑声“你们两个是来搞笑的吗?不错,本大爷改天赏几块糖给你们。”

灵儿被如此羞辱已经彻底丧失理智,暴怒中唤出一条彩绫,上品神器五蒂罗琦,这是母亲南宫茹昔年用过的法器,如今送给了灵儿。

现在的灵儿并不能完美的控制五蒂罗绮,但长长的五蒂罗琪挥舞起来依旧快如闪电,布身能直接在地上砸出一个坑来,可见威力不凡,可那人身影移动的极快,五蒂罗琦看似凶猛却难以击中,竟然他全部避开,那人呵呵笑道“我都说了我很厉害,你就是不信。”

狼狈爬起来的叶尘运起体内微弱的灵力,

“剑·流星”。一道散着蓝色光芒的虚幻剑影射向那人,那人连躲都不躲,任由剑·流星刺在身上,居然毫无伤。

“好可怕的体魄”,叶尘暗中叹道。

而远处挥舞了几十下五蒂罗绮灵儿却一次都没击中对方,怒火无处泄,那人得意的说“小妮子,就凭你那破布也想打中我,没门。”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生了震动,紧接着一阵狂风从四面八方袭来,那人大叫“不好”

灵儿的疯狂攻击无意间竟然将法阵核心破了,失去了核心法阵很快就消失了,外面的众人见此,立刻朝灵儿这边飞来。

神秘人挠了挠耳骚,对正要赶来的三个天魂境修士毫不在意。

本书来自(m..1a),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更多访问:Baⅰshu。La

没了法阵的阻挡后不久三道身影从远方奔来,方媃刚到时见到周围的场景,哪怕是她有天魂境修为也反胃的差点吐出来,太恶心了,女子皆是天生的爱美,那里受得了这等场景。

见到灵儿的惨样被吓了一跳,差点认不出灵儿,连忙关心的问“怎么了”。

灵儿见到了方媃无数的委屈从心中涌现出来,边哭边说:“师姐他欺负我。”

骄傲的小公主瞬间变成了哭啼啼的小女孩。

平时的灵儿总是笑哈哈的,是浩渺峰的心头肉,在浩渺峰没有人敢欺负她,只有她欺负别人,弟子们也都让着她,长老们宠着她,平日里无法无天就连易凌峰都着过她的道,可以说是一个刁蛮任性的小公主。

方媃还从未见过灵儿哭的如此凄惨,曾经的小公主如今成了一只落汤鸡,雪白的手轻拍灵儿湿透的背安慰到“你放心,师姐会为你做主的”。

灵儿在也忍不住,感动的扑到方媃身上哇哇大哭。她身上的污水粘到方媃身上,方媃明媚温柔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但随即又变得温柔动人。

西门三思见到那人,一句废话也没说,在外面积累的怨气爆出来,炽热的气息散出来想要伸手直取那人。丝毫没怜悯对方只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

那人感觉到来人不凡将古剑挡在身前说“又来,我可是很厉害的。”

西门三思已是天魂境为才不会理会一个小小气旋境的话,本来以天魂为欺负一个气旋已经是很丢人的行为,因而西门三思丝毫不在意对方,只是手伸抓向那人,企图一举拿下。

但西门三思忘了能布下挡住三个天魂境的阵法的人,又气势寻常之辈。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539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