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草地里我破了她的花苞|打着电话上别人妻

这是魏怀歌到达京城后的第三个月。

在这做繁华的都城,花边新闻总是传得犹如光速,人们似乎就像待哺的雀鸟,先是长大了嘴去搜寻八卦,再如数家珍的分享出去。

这无疑是令人作呕的,而这个月,最火热的新闻,就是镇国公的三女儿沈宜之要嫁给枢密使的长子赵从修了。

说起沈宜之,那是名副其实的京城名媛,父亲沈文嘉是皇帝亲封的镇国公,母亲何师阮是先皇后的胞妹。

不光是家世显赫,就连容貌也是顶级的好,说是天姿国色也不为过,身为贵族千金,沈宜之是天之骄女,又多了一份小家碧玉大家闺秀没有的傲气。

而赵从修呢,父亲赵且安是朝廷从一品命官,母亲文介夫人是北漠皇族。

两家的联姻说是门当户对的搭配,不如说是权利的联盟,这就意味着朝中出现了一股新的强大势力,沈赵两家。

沈宜之每天以泪洗面,她爱慕魏怀歌已久,实在是不愿另寻良配,但这是父亲和母亲的决定,她是无法违逆的。

再者魏怀歌仅仅只是从三品,若是结亲,那便是魏怀歌高攀,无论如何,母亲都不会答允。

母亲向来是个把权利金钱放在第一的女子,或许这才是世家夫人该有的样子吧。

即便如此,痴情的女人依旧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可沈宜之并不能改变自己联姻维护家族荣耀的命运,这也是世家千金的悲哀。

终于,在这个下午,沈宜之饮下了一杯毒酒,长眠于闺房之中,结束了她凄婉短暂的一生。

何夫人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先是心中一阵刺痛,眼中蒙上了悲凄,捏着茶杯的手指节泛白,杯中的茶水晃晃荡荡的,烫红了她常年养尊处优的手。

随后她迅速恢复了镇静,没有时间给她悲伤了,她一共孕育了三个女儿,大女儿沈箬之是当今皇后,二女儿沈瑾之是摄政王妃,而这次联姻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何夫人封锁了消息,即刻召来了依傍沈家的所有亲信,这次和赵家的结盟,她势在必得,而那些人中,就有魏怀歌。

魏怀歌先是伤怀了一阵,那个跟在自己身后喊着“魏哥哥”的小姑娘,终究是离开了自己。

细细想来,宜之和桃夭是同岁吧,那个在白湾村金江边浣纱的娇俏女子,不知道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乖乖吃饭,有没有按时查看桃花酒的发酵状况。

他竟是那样迟钝,都没有发现宜之对他那样情深义重,气氛一时间压抑的有些可怕,大家各怀心思,谁都没有开口。

“各位,”何夫人首先打破了沉默,“宜之变成这样是大家都不希望的,但是当务之急是不能影响到沈赵两家的联姻,现下我需要一位端庄貌美的女子代替宜之的位置,大家可有人选?”

魏怀歌心中一惊,女儿亡了,居然还想着联姻,不愧是以狠辣著称的何夫人,可如若不帮助她,那宜之就白死了。

说到人选,有人熟识不合适,长相并不惊艳不合适,不够温柔风情不合适,那就要在偏远的山庄一类地带寻觅了。

山庄……

白湾村……

司家……

魏怀歌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那可是自己信誓旦旦要娶的女子,可是自己的父亲又会允许自己娶这样一位乡野女子吗?

娶了桃夭,那宜之为自己而死,是不是对宜之不公?对何夫人不忠?

其实其他的同僚也一定可以寻觅到人选,但他知道,司桃夭无疑是最佳人选。

一番挣扎后,魏怀歌脸色苍白,他输给了自己期望的似锦前程,轻步上前,对何夫人轻轻说了几个字。

何夫人皱了皱眉,手撑着头,若有所思的轻声嘀咕到,

“白湾村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539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