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出差和女性同事一起住/被陌生人轮流上爽

……

徒然间失去力气般!

脑子里变得一片混乱!

该死的!如果早一点认出他,她就会躲他远远的!

不能!那么就假装不认识他!

“我应该认识你吗?”

多么愚蠢的话!这句话说出来莫茉就后悔了,该死的,这不就是间接的说认识他了么?

他半眯着邪魅的眼,可笑的连莫茉,你是真的不认识了还是在假装?

“是要我唤醒你的记忆么?”

“什么?”

他紧捏她的下巴,逼视她。

“连莫茉,你会想起我的,而且下次见面也许会很愉快!”他冷漠的看着她,唇角勾起了笑意,手指*的滑过她的脸,她怔怔的望着他消失的背影,莫茉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和她才刚刚开始,这个他想要开始的游戏被开启了……

就在莫茉失神间,走廊出现了慌乱的脚步声。

高跟鞋在走廊上“吧嗒,啪嗒”作响。

“我的孩子就在里面吗?”女人的声音有着脆弱般的痛楚,她急切的推门而入.

莫茉转移视线,目光落到了那个女人身上,脑子顿时轰然的被重重的捶击!

“蓝祺……”

莫茉万万没有想到,来的那个人竟然是--木岚。

一时间她僵愣在原地,没有预料般的错愕。

“是你……救了……我的孩子?”仿佛要得到确定般,声音有些断断续续的颤抖着,木岚乌黑般的眼角隐约的泪水泛着寂寞的光,她的唇角苍白的彷若透明,整个人憔悴的仿佛老了几十岁!

“是”莫茉淡淡的说着,她不会后悔救下这个孩子,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倒这个孩子居然会是木岚的孩子。

“是你的亲生孩子吗?”*怎么可能会有孩子呢?莫茉不确定般的问着。

“她是我的孩子。”木岚低下头静静的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儿,然后俯下身,**孩子脸颊那细嫩光滑的皮肤,孩子的脸色有些苍白,她握住了他的小手。

莫茉有些短暂的失神,那神态,那姿势,只有身为母性的人才会做的如此的自然。

“谢谢你。”木岚诚恳的说着,不再是那娱乐场所里字字如针的嚣张的“毒姐”她只是一个因为孩子而受伤的母亲。

“对不起,蓝祺,你一定很恨我对不对?是我赶走了你,让你没有工作,如果当初你知道了这个孩子是我的孩子的话,你就不会救他了对不对?”

“……”

“你一定恨我,为什么要救下这个贱女人的杂种对不对?”

木岚凄苦的声音里突然夹带着难以说出的悲苦。

“我为什么要恨你呢?而且孩子是无辜的,我不会因为任何人迁怒他。”

她说的是实话,在金皇朝的半年里,她确实没有想象过在这个混杂的地方还会有人把孩子生下来,也许在她解雇她的时候她确实生气过,确实愤怒过,可是静下来想想,那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对不起。”木岚闭上眼,沉重道歉,很想将真相告诉她,可是强烈的罪恶感以及保护孩子的欲望让她选择了后者,她不能,弦少爷,他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比谁都危险!

“蓝祺,说实话,你不适合那里。”原谅她的私心吧,不过这也是为了她好。莫茉撇了撇唇角,然后她笑了。

这种笑是对命运的轻蔑。

不管弦少爷对她是怎样的态度?只是她觉得很有必要告诉她自己的想法,那样才不会心理觉得亏欠了她。

“当时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因为家境困难,我也走上了歌女这个道路,我以为只要我安分守己,只要做到心如止水就可以,那么就不会被浑浊的空气玷污了我的思想,可是……”

“蓝祺,我终究错了,在那里的人是得不到幸福的,纵然有,那也只是昙花一现,这梦终究是要醒的,当我爱上了一个男人决定和他一起远走高飞的时候,当我放任自己把心和身体交给他的时候,他却哭着跪在了我的面前祈求我放他一条生路,他说他爱我,可是他终究还是在他家人的逼迫下妥协了,因为他们无法容忍他要娶一个歌女为妻,他的爱太廉价了,因此我放他走,可是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呢?我只能卖身,脚踩着别人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向前爬,如果哪一天我倒下了,孩子怎么办呢?”

木岚悲伤的泪水挂湿她的衣裳,莫茉走到她的身边递给了她一张纸,她不应该同情她的,可是看着满眼泪水的样子,却又忍不住想要告诉她,一切都会过去。

或许在她的心中,并没有怨恨过她,也许她在帮助自己走出这个复杂的繁华之地,莫茉换了个角度的想着。

她的眼睛如晶莹般的钻石。

她沉默的看着她。

良久。

她用很轻的声音告诉她。

“其实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在那儿呆久了是否也会变成连自己也不认识了,也许你无意间的伤害却造就了我放弃的勇气,我很谢谢你。“

白色的病房。

屋内温暖的如春天一样清晰。

“蓝祺……”她的声音颤抖着,这个善良的女孩,她会得到幸福的。

“叫我莫茉,连莫茉,岚姐,这一刻让我重新认识了一个全新的你,这样的你我很喜欢。“

岚姐的眼久久的凝视着她,仿佛有许多的光在她的身上亮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

时光如箭。

炎热的夏日已经到来。

莫茉穿着粉红色的无袖衫在厨房里忙碌着。

咖啡正懒洋洋的躲在庭院里的白玉兰树下乘凉,知了在树上鸣叫着。淡淡的花香飘飘的传来。

“爸,吃早饭了。”

厨房里传出了莫茉清脆的喊声,这时门口有了敲门声,青儿从门缝里探出头,然后蹑手蹑脚的走进,脸上是一贯俏皮的神色,她闪进了厨房就是为了吓到莫茉。

“青儿,我知道是你,不许闹了,一起吃早饭吧!”

看着青儿的一个小把戏,莫茉笑了笑。

那次酒吧的事情,她原谅了青儿,那一次如果不是从叶阿姨口中无意的知青儿为了她的病而四处的筹钱,为了钱她总是难过的掉眼泪,她想她一辈子也忘记不了,青儿无端的堕落。

这时咖啡兴许是闻到了香味从门外闯了进来,懒洋洋的倒进莫茉的怀里,嘴里还叼着一朵白玉兰,还不时的用它冗长的绒毛蹭了蹭莫茉的手。

莫茉怜爱**,然后抬起眼看着父亲。

连擎沉默的吃着饭,脸上面无表情,桌上的饭菜并不丰盛,几碗饭菜和米饭已经是莫茉能承受的经济范围。

“怎么只有这些菜?”一副质问的不满语气。

莫茉的手一僵,古怪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一直以来的生活虽然困苦了点,但也并不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父亲一向都是不怎么挑食的,只要是过的去的,他不会说过什么,最近因为失去了工作所有伙食格外的拿捏分寸。

“不吃了,我没胃口了。”说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480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