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和小姨子4p|日本男子捐精 护士

睡一觉醒,天已经黑了,车厢里夜明珠发着幽幽的光,车厢外车轮的扎地声,又是在赶路吧。幽光在马车上流转,尤其流转在阿幽那张脸上,本就俊丽而倾城,此刻显得格外的好看和吸引。

阿幽一如上次一般,把粥端到她桌子面前,这次是青菜粥,流倩把粥喝了,然后吃着水果,非常惬意的问:“阿幽。我们这是在哪?”

阿幽回到:“已经出了幽谷了,在人间,现在向北走。”

这下到了人间,她突然迷茫了,她何去何从确实是个问题。问:“阿幽,你要去哪?”

阿幽眸中含着笑意,看向她,笑道:“姐姐想去哪?”

流倩这问,哽住了,和阿幽分别之后,她应该去哪?她顿时感觉自己就像天地间的一缕被遗弃魂魄一般,没有武器的她,怎么可能进入灵生国。

阿幽却道:“姐姐不方便说,那就不说吧!我呢,最近闲得发慌,正想去人间解解闷。若是姐姐有空,可否一起?”

求之不得啊!流倩心中暗想,口中却道:“不会麻烦到你吧!”

“怎么会?姐姐,真是好说笑。不过……”阿幽眸中的笑意更深了,揶揄道;“姐姐,你就不担心,我将你卖了吗?”

流倩被她这一戏,倒是非常认真的道:“我相信阿幽不会卖我的。”其实,她心里一点没低,但直觉告诉她,阿幽不会伤害她。她只能是这样试探一下,如果阿幽真的要将她卖了,那可能真是宿命吧。

阿幽低笑,有些无奈,半响,叹道:“姐姐啊!”又微笑,“姐姐,来,我们去看一个地方。”说完,又看了看她的左臂。见状,流倩也看了看,正是左臂受伤的地方,衣袖上有些血迹,在幽光越发昏暗,摸了一下,道:“应该好了。不用担心。”

阿幽点点头,笑道:“姐姐,等下要见一个客人。这客人过于绚丽,麻烦姐姐换一套了。”说完,手挥了一下,桌上有一个托盘,托盘上整齐的叠着一套衣服,鹅黄色的女装,衣服上还放着一支精致的金步摇和其他饰品。

阿幽刚想撩起车帘,又回头,眉毛轻挑,笑道:“姐姐,我在车下等你哦。”说完,才撩起了车帘,就下了马车。

流倩看了看自己的这身衣服,确实寒酸了,又旧又破又脏,如果不是要见客人,可能阿幽也不会叫她换衣服,但这又确实看得出,阿幽不嫌弃她。

拿起那步摇看了看,形状有些似鸢尾花,嵌着紫色的宝石。换衣服过程中,突然听到阿幽道:“月西,你去芜穗村安排一下。另外,通知一下他,我和姐姐会到芜穗镇。”

“是。小姐,那月西还要做什么吗?”月西问。

没有听到阿幽的回声了。

马车外,阿幽望着天空中的圆月,嘴角微微笑了。

月西看着她,不,是看着她的嘴角,楞了许久。直到流倩从马车中出来,他才反应过来,喊了一声,“姑娘。”

流倩下了马车,笑道:“不用那么客气,可以唤我名字的,我叫顾流倩。”

月西看着流倩的一身鹅黄衣,似乎没听到重点似的,夸赞道:“姑娘,您穿这身衣服真明媚。”他用明媚这个词,可真对。鹅黄淡淡中带着明,桃花眼中笑着带媚。

流倩回到:“多谢。”又笑道:“那也是你家小姐眼光好。”

月西低头笑道:“那是。必须的。”不知为何,流倩感觉他顿时想咬掉自己舌头的感觉。

阿幽立即道:“姐姐,走吧。带你去一个地方。”手中施法出一把剑,双手递给流倩,笑道:“姐姐,我看这剑与你相对,送你了。”

流倩低头一看,月下的剑鞘也是银色,剑柄银色上镶着好多颗紫宝石,现在闪着紫色柔和的光,等她有空了再数一下有多少宝色,剑柄上系紫色的绳子,绳子的结坠着一颗成色上好的紫琉璃。

流倩同样尊重的双手接过,那剑在她手中动了动,似乎在欢喜。阿幽问道;“姐姐,可会御剑?”

流倩笑道:“之前学过,应该还会。”说来也奇怪,母亲只交她逃命用的东西,所以,她应该最擅长的就是逃跑了,还有怎么隐藏气息。

阿幽点点头,手中幻出一把剑,全身都是银的,见流倩看着,道:“叫莫失,和君钰打的时候,用上的。”不知为何,她感觉那不是阿幽真正的剑。

可当她想问她这把剑的时候,只见阿幽已经到半空。

流倩立即施法跟上,抽空回头对月西一笑,然后立即跟着阿幽走了。

这是她第一次御剑,一路上她都非常聚心,都下面的景象都来不及看,幸好,没有丢人,跟了过来。

不一会儿,阿幽就在一块山崖上停了下来。流倩也没怎么往下看,她感觉月光下,一切都是银白的。她心中其实在想:阿幽是不是要带她看昙花呢。

脚步触地以后,她错了,阿幽不是带她看昙花,而是给她看片花海。这山崖不高,山崖前的紫藤花,错落有致,月影独特,她仿佛眺望不到尽头。月华清辉,十里紫花盛放垂条,泛着蓝光的灵蝶穿梭在其中,宽阔、明敞、柔和、静谧参柔在一起,她第一次感到什么叫月色静谧,花开十里。

她非常震撼的道:“原来紫藤花可以这么绚丽,柔美。蝴蝶可以这么轻盈。”

阿幽找了一块石头,袖子一挥,把石头上的灰尘扇去,坐了下去,又拍拍旁边的地方,看着流倩,道:“姐姐,过来坐。”

流倩毫不客气的走过去,谁知,脚不听使唤,一扭,就要跌了下去,阿幽眼疾手快手一抓她的手,立即往后扯回,流倩猛地一回,脑子一愣,直到脚落了地,阿幽扶着她过来坐,一边道:“这山崖上,有些石子滑。”

流倩感觉使自己跌的不是石子,但阿幽已经帮她找台阶下了,她就点点头吧。

她看了看,月光洒在阿幽的脸上,显得更白,没有血气的白。阿幽的眸子却如星光存在一般,只是她一直看着崖下的紫藤花,不知为何她莫名的感觉到有一种忧伤在阿幽周身流转,萦绕。

吹着微风许久,有些凉,但她的心却是被这种忧伤弄得有些不安,坦然一笑,道:“昙花海也有这么美吗?”

阿幽微笑,道:“各有千秋。昙花海,月光是银的,花是白的,蝴蝶是金的。这里,花紫的,月明,蓝光的蝴蝶,也挺好的,只是,这里,冷清罢了。昙花盛开的时候,有很多神仙。我只去看过一次。”

流倩忍不住问:“你不喜欢热闹?”

阿幽依旧微笑,问:“热闹?它不好。”

流倩黯然了,心想:这阿幽不会孤僻的孩子吧。但对她总是笑吟吟的。但不久,流倩就明白了,阿幽的笑吟吟,对的好像只有她。

阿幽又接着道:“如果没有遇到一个真诚的,何不如这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不欺骗。”

流倩道:“真诚难求,安静易生孤独。阿幽,你有没有过温暖?”

阿幽嘴角一抿,一字一句道:“姐姐,我记不得了。似乎我曾有过,可长大了,我只记得那一种甜味。”

流倩瞥了她一眼,突然想起那几年:和母亲弟弟一起看斜阳,一起吃东西,一起嬉闹的画面。随即一想,阿幽有没有玩伴?她不敢问这个,如果说没有,岂不是一种嘲讽。低看紫藤花海,又问:“这里,你的地方?”

阿幽笑眯眯道:“不是,但这个地方的主人,我认识。不过,现在,她不在这里。”想了一下,补充,“以后,有机会,我把她介绍给你。”

“哦。”流倩憋不住问了别,但听到答案,她后悔了,“阿幽,你人生中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

阿幽似乎在回忆了很久,才缓缓道:“有两件:一件是平凡。比如就像现在,我只是我,一个平凡而不起眼的我。另一件……儿时有一个神仙,她偷偷看我的时候,给我带了几颗糖。”

流倩心中一懵,以为她应该是有太多的被迫,所以喜欢平凡吧。想必那位神仙一定毕竟重要,她没有说出,也便不问了,也不知为何,感到她好像是一个人长大似的。便想说一些开朗的话,道:“我觉得人生值得快乐的,无非自由和爱。自由,可以使我看看这个世界;爱,使我热爱一切,一草一木,珍惜生命。”

她不知道,当她说完这句话后,阿幽的眸中划过了光辉,转瞬即逝。

阿幽道:“嗯,姐姐。以后,我便不陪你了,我的名声不好,他们不喜欢我,怕我闹事!”

流倩道:“那有什么!我交朋友,又不一定需要名声。若我没有记错,这几百年来,只有一个女子能赢得名望吧!这本就概率很小的是,如果阿幽知道我是谁的孩子?阿幽能不嫌弃我,我就很开心了!”她前面说得极为坦荡,可后面的,语气却弱了许多。

阿幽哈哈笑道:“哈哈,姐姐,你是我见到最有趣的神仙!”

流倩笑笑,问道:“阿幽,我们为什么不下去看看?”

阿幽道:“姐姐,下面是布有阵法,我怕,我们出不来,所以,还是在这里眺望吧!”

流倩有些不敢相信,见她神色如常,道:“怎么会?阿幽也出不去吗?”

阿幽道:“姐姐,莫笑,我不是什么都会!”

“好吧。”流倩问:“阿幽,你刚才说,要见客人,在哪?”

阿幽道:“我本来想带你见客人便是紫藤花。却料不到,这里竟然真的有一位客人?”见她手一挥,只见下面的蓝蝶突然飞了上来,奔向她们左边不到十米的一个大石头后。蓝蝶是在攻击那个地方,但蓝蝶别一团黑光幻化出来的墙壁挡住了,但前仆后继,勇往直前的冲击,一波连着一波,仿佛她还能听到蝶翼的声音,突听到那边的声音传来,“两位姑娘,老夫只是在这里睡觉,是你们打扰到了我!还攻击我!有没有道理了!”声音有些苍老,但语气却是质问。

阿幽嗤笑道:“若不是你刚才动手脚,我姐姐怎会受到惊吓。”蓝蝶突然加强了撞击对方化出来的盾,对方看着依然好像没有感觉似的,阿幽右手施法,崖下的紫藤花瓣顿时环绕着那块石头。

这是流倩第一次听到她如此冷漠的语气和淡漠的神情,对此人越是好奇了,流倩看的故事不少,千姿百态,却没有一个像阿幽这般的人,时而温热,时而平淡,时而淡然,这时冷漠至极,那种冷漠不像对于君钰的,仿佛她对君钰有所顾忌,此时是毫无顾忌。

那头似乎知道阿幽要做什么,道:“姑娘,姑娘。莫布阵法,老头子让你不就行了嘛!何须如此大动干戈呢。”

那老子不是神仙,那应该是鬼。只是不知是那个等级,应该不低,但似乎真的不想动手。

阿幽挥着的手,并没有停,冷笑道:“你修为是鬼王阶段。让你灰飞烟灭,也不是不可能。”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453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