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女友小月被导演肉|小时候和妹做过那事

南宫蓝:“哦?看来是我误会我儿子了?那你说还有什么办法比杀死那个野种更让我痛快。”

南宫御:“这就是今天我要跟你说的另一件事。我觉得比起我妹妹,辛羽更该杀,他才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而绾绾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只是他们权谋下彻彻底底的牺牲品。”

南宫蓝:“你别一口一个妹妹叫的那么亲热,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只有一个双胞胎弟弟。”

南宫御:“我们还是说回辛羽吧!我们已经查清楚了,其实他的真实身份就我们皇族的族长慕容绍文,当年就是他勾结了一批死侍杀了慕容文一家逼死徐承敖然后嫁祸给他,目的就是为了夺得王位,谁知道他这只是为他人做嫁妆,皇位糊里糊涂地落在你的头上,他不甘心随后摇身一变就成了我们的大祭司辛羽,我怀疑他接近我母亲,让她把你囚禁,目的也是为了夺回皇位,后来你破封归来,他又在背后使坏到处挑唆各方关系,他的浪子野心由此可见一斑。”

南宫蓝:“既然知道是他,为什么不宰了他一了百了?”

南宫御:“他一个人自然是掀不起这样大的风浪,我们怀疑他背后还有人,如果不把这个人一同找出来,忧患就犹如芒刺在背,如果不除恐怕我们将终日吃不安寝不寐。”

南宫蓝:“所以你留着那个女人是为了。。。”

南宫御:“对,就是为了能牵制辛羽的行动,毕竟虎毒不吃儿,我们发现他尽管狡诈无情,但是他对他女儿还是存在一定的真情,那天要不是他拼死解开天之心的诅咒,那今天我们也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坐在一起平心静气地聊天。”

南宫蓝:“那你有什么计划没有?”

南宫御:“我们已经把徐承敖的转世安排到辛羽身边,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

南宫蓝:“很好,那我就等你消息,如需协助可尽管来找我。”

南宫御:“那个肖月寒去哪里了?我还以为是他来找我没想到却是你亲自来了,真让我受宠若惊。”

南宫蓝:“他公费泡妞去了。”

南宫御:“最近我们的人都被下了情降吗还是发情的季节来了?我的十四也去泡妞,叫他干一点小事都干不好。”

南宫蓝:“你是想让他找我的下落吧?”

南宫御即时不敢说话了。

南宫蓝:“我没怪你,要是我也会这样做,办好这事看看能不能让我对你刮目相看。”

说完,他站了起来往大门口方向走去,南宫御一直目送南宫蓝直到他的车子背影模糊得再也看不到。

他扶了扶额头显得十分疲惫,跟自己老爸讨价还价斗智斗勇那真是一件心力交瘁的事,比他以往任何一场战役都要累,不过总算是保住了自己人这让他的心里也算是得到了一丝安慰,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啊。

这时,绾绾扶着吕珍珍走了出来,吕珍珍一看南宫御那疲惫不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你的脸色怎么比起我这个大病初愈的人还难看啊?”

绾绾也忍不住插上嘴:“哥哥刚才应酬了一个很让可怕的客人,我想一定是他让哥哥难堪了。”

吕珍珍:“想必刚才来的那个一定是南宫蓝吧?”

南宫御没有直接回答她,“警局的人来找你了,魏宗贤被抓了,想要你明天过去协助调查,你先打个电话回家报个平安吧,不然很快他们就会踩上来踏平我的家。”

吕珍珍:“知道了,对了,那个贾正经去哪里了?”

南宫御用余光瞧了瞧绾绾,示意吕珍珍不要在这里谈论:“他去做正事了,等魏宗贤的事情告一段落再说吧!”

吕珍珍会意便和绾绾回到客房去了。

而贾正经在辛羽的帮助下让那些想要害他的亲戚都得到应有的惩罚也顺利地夺回了家产。

他们的“友谊”也在一天天地增速升温,酝酿成一坛陈年美酒。

那天,辛羽过来找贾正经叙旧聊天。

辛羽:“最近过得怎么样?生意还好吗?你一个人能撑得住这大的一盆生意?”

贾正经:“还好吧!其实我对做什么并没什么兴趣,实话说应该还是我那些表哥堂姐们做得比我更好,但我实在无法忍受他们竟然了钱而把我这个正常的亲人送进疯人院,所以我情愿亲自把父母的心血毁掉也不愿拱手让给他们,我相信我父母也情愿他们的心血败在我手上而不是落入他们手里吧?”

辛羽:“不过看得出来你把这家公司打理得还不错啊,慢慢习惯了就好。”

贾正经:“不过做生意这回事还真不能说习惯就好,我还是喜欢以前跟师父抓鬼那种无忧无虑的日子。”

辛羽心想:“我说了这么多,是想要你开口说要帮我。”

贾正经心想:“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求人帮忙花钱卖人情都不一定成,你以为只是说这么一大堆的客气话我就会主动要求帮你吗?沙雕才会这么傻,我就是不开口看你能憋得了多久。”

辛羽:“实不相瞒,今天我过来是有事想要请你帮忙。”

贾正经笑了笑:“大哥有什么事直说就好,小弟我能帮的一定尽力而为。”

辛羽:“其实也没什么其他事,就是我要去一个地方,那里虽然不是什么危险的地方但我一个人总觉得不太安全,其他的人我也觉得不太可靠,我看你身手不错人品也好,就是不知道能陪我这一趟不?”

贾正经:“你要去什么地方?去那里干什么?”

辛羽:“我要去名扬山庄,就是过去谈点生意收收钱如此而已。”

贾正经:“哦,这样吗?好办,告诉我时间,我肯定陪大哥你走这一趟,也好让我开开眼向大哥你学习一下怎样做生意。”

辛羽:“那今晚九点,我开车过来接你。”

贾正经:“一言为定不见不散。”

把辛羽送走后,贾正经打起了心里的算盘:“这个老狐狸才认识我不到几天怎会这样相信我带我去谈生意,这里面肯定有诈,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把消息告诉他们,然后到现场再见机行事。”

晚上九点,辛羽准时来接贾正经,不到半小时的车程,他们终于来到了名扬山庄。

他们一起客客气气地在一间豪华包间里吃一顿饭。

饱饭后,对方的人点起了一根烟,笑着问:“辛先生,你带来的人很面生啊,是个什么来历的人啊?”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43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