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寡妇雪白的肥奶 快点进来吧我受不了啦

照例以“X大讲坛”为题头的海报,是她们专业的老师给别的学院开得那种普及向讲座,而主题下边的名字写着傅琨二字。她转发了这张海报,在对话框内键入:“老师,这个讲座我要不要去听?”

“为什么?”锦绣憋闷了一下,她蛮想去的,没想到她导师开口却让她别去。

“远。”

这是第一条,言简意赅就回了她一个字,接着弹出第二条消息。

“讲座过于浅显。”

然后第三条是:“好好看书,周末愉快。”

锦绣开开心心回复:“老师周末也愉快。”

——

她坐回副驾驶位上,拿纸巾擦拭腿间的狼藉,眼里蓄泪。

“您…能把内裤…递给我吗?”锦绣缓了缓气息,竭力维持平稳的声线。

樊驰发觉锦绣总是有一句话就让他邪火四蹿的本事,他看着锦绣眼圈泛红,强忍着泪,偏脸上非摆出一副无事的模样来。

放下车窗,樊驰一扬手,将他手边的女式内裤丢到窗外去,再看锦绣,她身体微微一震,最后竟是皱着脸挤出个不尴不尬的笑来,一路便静默不语了。

樊驰在车上,目送她回宿舍。锦绣扭捏迈着小步伐,双手时不时放到身后拽裙摆,偶有扭头,似在查看她的裙子能不能遮住赤裸的屁股。他看得甚有趣味,方才心上发着的堵也随之舒缓不少。

——

上课一周,锦绣在教学平台上找到了傅琨的课程安排。

当天上午就有他的课,她兴冲冲到教学楼,在教室门口给自己鼓了十万八千次气,也没能顺利迈进教室去旁听。上课铃响,锦绣只好悻悻坐到教室对面没课的自习室去。

傅琨上课的那间教室关着门,然而这一排教室前后几间只有他那间有课,锦绣坐在自习室的第一排,时不时便也能听见里面讲课的声音。

终于挨到最后一节课下课,锦绣磨磨蹭蹭踱到门边,往教室里张望。里面的学生走得差不多了,傅琨却不急着收拾讲台上的书,而是坐到讲台旁摆着的长凳上,她听见有学生问他:“老师不走吗?”

“等等走。”他这样回答。

学生和他挥手说“老师再见”,他也转头往教室门口跟学生道别,锦绣便是迎着他的视线十分犹豫地,走进教室的。

“老师好。”锦绣走到讲台旁停下,双手抓着背包的肩带,低头盯着脚尖。

要是谁有幸看到这幅光景,估计会以为,好脾气的傅琨在训学生,锦绣的姿态十足十像是做了什么错事一般。

傅琨取下眼镜,捏了捏鼻梁,稍稍抬头,看向这个“等待挨训”的学生。

“有什么事吗?”

面前的女生才恍然不知从哪个国度中清醒,支支吾吾了一句什么话,傅琨没听清楚,想着若是再问一遍……他看了锦绣一眼,后者脸上早已泛红,再问一遍,这位紧张的同学怕是要连话都要不会说了。

——

“坐吧。”傅琨拍拍长凳空出的位置,示意锦绣坐下。

“不…不用了。”锦绣瞪了那个位置几秒,摇头。

“坐下说。”傅琨的手虚握成拳,轻轻敲着腿,轻声道,“我一上午的课,站得累了。”

锦绣突然反应过来,急忙坐下。应该早点理解呀,她暗骂自己蠢。

傅琨站了一上午,她进教室与他说话,他是不是觉得他坐着听学生讲话不太好,于是要她坐下?可她居然,好吧,拒绝了。

锦绣的心思绕了好几圈,唯独没想到傅琨要她坐在旁边的最大原因,是,她讲话声音太小了。

坐下后,锦绣把前思后想了整两节课的话一句句顺利地说了出来。

“老师好。”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42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