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隔壁美女的奶水,撕开她的衣服无胸罩app

万物苏醒,晨风习习。

程灵冬闲来无事抱着猫儿在御花园里散步,远远跟着的玉桃揉了揉眼睛,偷偷的打了个哈欠,心里嘀嘀咕咕的,程灵冬在前倒是丝毫没有注意。

在她的印象里,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大概就是这段时间。可眼看着一天一天的过去,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她确实知道的一清二楚。

风雨欲来,可这风雨却不知是什么缘故,比想象中来的晚了一些。

程灵冬想的入神,许是没有注意到,抚摸怀中猫儿时无意间用了些力气,猫儿‘喵’的叫了一声,当即从她怀里跳了出去,窜出去很远,将她吓了一跳,一时间还真没有反应过来。倒是后面跟着的玉桃警醒些,见猫儿跑了出去,生怕它还小没有规矩冲撞了其他贵人,赶紧跟了上去。

可那猫儿明显是急了,在御花园仿佛是撒了个欢,玉桃招呼了好几个年轻力壮的小太监一块儿都没能捉到它,让一旁的程灵冬看的着急,连忙将裙子长处打了个结,自己也加入了追猫的行列中。

俞织作为镇国大将军房恒最信任的得力手下,在昨夜听从了庆阳公主的建议之后,今天城门刚开就策马入了城,一路拿着房大将军的令牌入了皇城。因为来得早,就是一向要早起上朝的皇帝都还未起身,就算再情急,他也只能在外面等着。

因为皇帝昨夜歇在后宫,索性引路的公公就将他带到了御花园,俞织无奈,可也无能为力。他从未来过御花园,这里风景秀丽,奇花异草数不胜数,可现在大事当前,他倒也没有那个心思观赏。

他正皱着眉头焦急的等待着,不知何时一低头竟是看到了一只奶猫,那奶猫全身雪白,看起来也不过是刚刚足月不久的样子,着实讨喜的很,俞织正欲将其抱起,刚刚弯下腰就见一抹鹅黄自假山后冒出,定睛一看,竟是个穿着鹅黄色宫裙的女子。

那女子似是从假山后的晨光处走来,裙角在旁边微微的挽了一个疙瘩,就那样随意的垂在旁边。她看起来年纪不大,头发也是一半挽起一半垂下,显然是未出阁的姑娘,那一身鹅黄在身,并不显得暗沉,反而衬得人越发明媚,耀眼的很,俞织一时间竟忘了礼仪规矩,就那么怔住了片刻。

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程灵冬,她看着那群宫人手忙脚乱的,自己也加入了追猫行动中,谁知这猫儿跑得快,竟是让她也险些没追上,一路跟着这猫儿从假山后出来,倒是见到了一个玉面郎君。

“你是何人?这么一大早的竟是出现在御花园?”

程灵冬不敢保证自己认识这宫里所有的人,可若是有这样一个长相俊美的男子,她是不会不知道的。所以她能确定,眼前这个男子一定来自于宫外。

可这会儿天才刚刚亮,就连早朝都还没开始,这人怎么就到御花园来了?

她上下打量着俞织,俞织也在打量她。他看面前的女子容貌秀丽,姿态端庄,显然是好教养,这样的女子在这个时间出现在后宫,想必是位贵人。

“下官俞织,军中任职,在此等候陛下召见。”

他不敢确定面前的女子是何身份,所以只是恭恭敬敬地回答了她的问题,多余的便是一个字也不愿多说。

程灵冬本来不过是觉得这个男子看起来容貌姣好,却是个生面孔不免好奇才张口随意问了问,但听到他的名字之后,愣住片刻也没能回过神来。

俞织她是知道的,此人乃武学之才,战功赫赫,后来却是......

“公主!”

后面那些宫人摸索许就总算是找了过来,玉桃带着几个小太监站到了程灵冬身后,许是跑了太久的缘故,一个个都是气喘吁吁的,程灵冬瞥了他们一眼,还是将目光移到了眼前这个男人身上。

那猫儿还趴在俞织脚上,一只爪子勾着他的衣袍边,奶里奶气的‘喵喵’叫着。一旁的玉桃见自家主子的裙角还挽着,赶紧蹲了下去,先是将裙角解开,紧接着又到俞织旁边将那猫儿抱了起来。

“俞大人!俞大人!”

内侍总管常林受皇上之名前来请了俞织过去,应该是有些着急,跑起来就连他身上的肉的微微晃动,程灵冬看他过来,微微皱了皱眉便移开了自己的视线,转头看向了旁边玉桃怀里的奶猫,顺势伸手接过,轻轻的摸了摸猫儿的脑袋。

“奴才见过公主。”

常林微微喘气,还不忘给程灵冬行礼,程灵冬微微点了点头,从头到尾没有正眼去瞧他。

常林在皇帝身边多年,识人辩物的能力一流,此刻见程灵冬似是对他无感,倒也没有别的想法,转头去和俞织说话。

“俞大人,陛下在勤政殿等着您呢,您快随老奴过去吧。”

俞织点了点头,临走前又看了一眼面前抱着猫儿的程灵冬,恭恭敬敬地行了礼。

“下官告退。”

程灵冬点了点头,依旧没有抬头。俞织见她没有抬头,莫名的心里还有些酸涩感,可想到自己还有重任在身耽误不得,当即倒也没有犹豫就跟着常林走了。

可行至途中,他似是又转身朝这边看了一眼,这才又匆匆离去。

他是走了,可程灵冬没有。她见俞织转身离开了,这才抬起了头看向他的背影,直到那人转出了御花园前的连廊再不见踪影,这才罢了。

世人皆说从武当如俞可立,想来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的。今日一见,却还真的是不同凡响。

“公主,您瞧什么呢?俞大人已经走远了。”

玉桃在一旁吩咐那些小太监纷纷退下,转头看到自家公主还在发楞,微微出声提醒。程灵冬听到声音,当即低下头不自然的眨了眨眼睛。

“回吧。”

她转过了身,轻柔的抱着怀里的猫儿,脚下一步一步的走的极慢,玉桃在身后也不敢催,只能慢慢的跟着。

怀中的猫儿喵喵的叫,程灵冬抬头看了看天,似是就要乌云压顶。

“咦?明明刚刚还出了太阳,这会儿怎么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乌云压顶,阳光就快不见。程灵冬加快了回去的脚步,她知道,这场雨,就快来了。

俞织进了京,她一直以来忧心的事情,想来是已经发生。

接下来的路,更加难走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41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