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校花在仓库和野狗轮流干_老师掀裙子从下面进去

次日,凤倾城微微转醒,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赤霄站在身边,看着自己,她静静的看着他,等待着他向自己解释。

他站立在床榻边道:“还好吗?”

凤倾城微微起身,继续看着他,可是终究是没有等到她想听到的话。

凤倾城呆呆的坐在床榻上,而眼前的黑衣男子早已消失不见,国师走了过来,用手摸了摸她的头:“丫头,如果他决定了,就尊重他的选择吧,对你好,对他也好。”

凤倾城眼中含着泪光,看着眼前的师父,突然一头钻进了他的怀里。

一句话在心头重复着“你我相识便是错。”

一字一字敲打着她的心,好疼,好疼。

“师父,我可以求你一件事情吗?”凤倾城闭上了眼睛,泪水终于流了下来。

老者心疼的看着他的徒儿:“什么事情,只要师父能做到的,师父都帮丫头达成。”

凤倾城抬头,眼中哪里还有昔日的光彩:“师父,我该怎样才能解开和赤霄的契约。”

老者大惊:“丫头,你在说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危险,北慕已经出手了,你的身份怕是保不住了,你需要赤霄帮你。”

凤倾城一道眼泪滑落:“师父,他不愿让我遭受危险,我也不愿他为我受到伤害,如果这就是他认为的对我好,我也用相同的方式对他好。”

“我自己的宿命,让我自己承担吧。”

老者叹了一口气:“丫头,你不要这样任性,他不会同意的。”

凤倾城嘴角扯出一个微笑:“不同意?这就是一个错误。”说完大笑了起来

老者看着自己的小徒弟心中一阵心疼, 随后转身走进了藏书阁。

在老者离开后她嘴角的笑变成了呜咽声,试图用手掩盖她的痛苦,她那不时的啜泣变成持续不断的低声哭泣,她眼睛紧闭着,想念着和赤霄在一起的日子,终究是要化作泡影了。

藏书阁内的老者,在翻阅着书籍他记得有一本古籍上记载着,认主的神兽可以易主,如今凤倾城体内有赤霄的神骨,易主到也不是不可以。

凤倾城在床榻上哭累了睡了过去,睡梦中,一道黑色身影越走越远,直到自己看不见。

“找到了,找到了。”老者喊到。

拿着古籍就要出藏书阁,一道黑衣身影凭空出现挡在他的跟前。

“你当真要听她的,为我们解除契约?”赤霄眼中满是担忧的看着他。

老者叹了一口气:“唉,赤霄,丫头说的对,我们一味的保护着她,为她掩盖身份,把她藏起来,可是她的出现本就是要经历这千难万难,只有经历了,才会成为真正的凤主。”

赤霄脸色阴沉道:“如若我不允呢?!”

老者先是一愣,随后摇了摇头,放下了手中的古籍。

凤倾城迷迷糊糊的感觉身边有人走来走去的,睁开眼睛,只觉得浑身酸痛,不能起身。

“师父,一道虚弱的声音响起。”

在床榻旁来回走动的老者顿足,转头看向她。

“丫头,你终于醒了。”

凤倾城已经睡了三天了。

老者才发现,自己竟然进入不了她的神识。

凤倾城艰难的扭了扭自己的身体问道:“师父我怎么了?”

老者伸手按住她要起来的肩膀:“你昏睡了三天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凤倾城眨巴了下眼睛:“头昏昏的,身体没力气。”

老者叹息:“唉,想来是那失魂咒的缘由。”

老者把她中失魂咒后的经过同她说了一遍。

凤倾城微微叹息:“该来的躲不掉,让我自己面对吧,对了师父,徒儿拜托您的事情,怎么样了。”

老者闻言一愣,这两个人,一个让自己解除契约,一个不让自己解除契约,自己这夹在中间着实为难啊。

老者一脸的愁容起身又开始来回踱步。

凤倾城看着他,皱眉问道:“师父,您怎么了?”

“那个……那个丫头啊,为师觉得还是赤霄在你身边,安全一点。”老者捋了捋胡子道。

凤倾城小脸顿时不悦起来:“师父,我不用他保护我,既然他决定了,我和他之间就是纯粹的契约关系,现在我要解除契约,解除以后他就自由了。”

老者长叹一口气:“丫头,虽说有了你是可以易主的,但是他的主人也必须是上古血脉,而今哪里找寻上古血脉,除非……。”

“除非什么?”凤倾城急切的问道。

“除非可以找到一副神骨,而你就要用自己血脉滋养他,直到神骨可以承受赤霄的神识。”

凤倾城眼神流转:“那赤霄可以拥有自己真身了?”

老者点了点头又道:“不错,他可以恢复自己的真身,但是毕竟他……。”

老者一顿,没有再说下去。

凤倾城早已被这个消息惊到,他可以拥有自己的真身了。他可以变回那个叱咤九霄的龙尊了。

而老者心中一阵无奈,毕竟你的身体里有了他的一半神骨,就算契约解除,你们之间的联系也不会彻底消失的,当然这些话他并不打算告诉凤倾城,如果她知道了,会不会一气之下要求自己剔除自己的神骨啊。

凤倾城很是高兴,在旁人看来,应该是为了可以与赤霄解除契约而高兴吧。

凤倾城艰难的起身,老者一看连忙上前扶着她,她微微一笑道:“师父我想去你的藏书阁看看。”

起初老者是不同意的,可是他终究是拗不过这个徒儿,便带她进入了藏书阁。

藏书阁内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细细打量一番,精致的雕花装饰的不凡,书架上,满满的都是书籍,堆得满满的,地上也散落着不少书籍,可以看得出的,这是有人在这里寻找了一番。

凤倾城转头看向师父:“师父谢谢你,为倾城费心了。”

老者一笑,并没有言语。

凤倾城缓慢的走到蒲团处,刚要落座,一道灵力涌动,赤霄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一脸的阴沉,丝毫没有了昔日的光彩夺目。

“你当真就如此着急与我解除契约?连自己的身子都不顾了?”赤霄眼神冰冷的看着她。

凤倾城被这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捂着自己的胸口:“龙尊大人,请让开,我会尽快找到办法的。”

凤倾城心里赌气道。

赤霄闻言脸更加的冰冷,眼中寒意大盛,仿佛要把她冰冻了一般。

凤倾城缩了缩脖子,不在看他,转身朝另一个蒲团走去,随手拿起一本书,落在在蒲团之上,看了起来。

老者你看情形不对,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嘴里还念叨着:“神仙打架,可别殃及了池鱼哦。”

赤霄看着凤倾城,攥拳的手又紧了紧,想说些什么,只见他双唇轻启,但是始终没有说出来。

有一阵灵气波动,他消失了。

凤倾城呆呆的看着他消失的地方,嘴角一抹苦笑。

接下来的的几日,凤倾城除了出来吃饭,就是一直在藏书阁看书,困了就躺在蒲团上睡一会,醒了就又继续看,几天的时间,凤倾城把藏书阁的书看了个大半。

一些符咒的书籍她都熟练的记在心里,还有医书,上古书籍,不管有用没用的,她都熟记在脑海中。

老者走了进来,看着自己的徒弟这样没日没夜的看书,心中一阵不安问道:“丫头啊,你看这么多书做什么?你要离家出走吗?”

凤倾城并未抬头微微一笑道:“师父你说什么呢,我就是想多学点东西,不管用不用得上,先记下吧,我也不能总让你保护着吧。”

老者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来到院中便看到赤霄黑着一张脸的看着自己,老者身体一僵就要往回走。

“老头!”

老者一顿,不情愿的再次走向院中。

“老头,你看看她,你不能管管吗?从那天醒来就一直看书,虽然有灵气护体,但是她那小身板,能受得了吗?!”赤霄怒气冲冲的吼着。

老者翻了大白眼道:“管?我能管谁?能管你还是能管她?你们一个个的,我哪个能管得了!你让我管,你怎么不去管?”

赤霄一时气结,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者哼了一声又道:“本国师,好歹也是你们的前辈!你们不知道尊重一下吗?”

说着气愤的喝了一口酒。

赤霄睁大眼睛看着他手里的酒葫芦:“这是我的,你哪里得来的?”

老者笑嘻嘻的晃着酒葫芦道:“嘿嘿,我那宝贝徒儿给的,不光给了这一个,就连那雪梅白露都给了。”

说完一溜烟的跑没了。

赤霄恨得牙痒痒,这丫头竟然拿着自己珍藏的酒孝敬这老头。

说着抬脚就要往藏书阁走去,可脚刚踏进门口,又退了回来。

“算了,还是不去找她理论了,反正也说不过她,还不如去找老头抢过来。”

语毕,转身就朝老者消失的地方追了过去。

凤倾城在屋内听着他们两人之间的谈话,微微一笑。

他是关心自己的,但是终究是什么样的危险,让他如此的狠心的放下她,她不明白,她想努力变强,可以和他并肩的时候,是不是他就可以不用顾及她,和她说你可愿意同我在一起。

凤倾城嘴角带着笑意,继续看着一本本的书,她想让他早些恢复真身,不在寄人篱下,即使是自己,她也不愿。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381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