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婶婶打野战 哥哥慢点,我怕疼

晚宴上,江城无数的政商名流,西装革履,笑容款款,一派祥和。

私底下,他们混迹于各种圈,酒吧,赌场,夜总会……从商从政的人怎么可能单纯,而那些所谓的大佬,老奸巨猾,十分熟悉赌场的规则,就连选座的位置都有讲究,每一个都不好应付。

眼前的女孩才十岁,即便数学很好,又怎么可能是那群人的对手?

想到这里,苏梨平摇头,“岁岁,你不懂,他们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沉岁岁笑得乖巧,“师娘,既然陆老师不愿意,我作为他的学生,我替他去。”

陆安态度坚决,苏航又催的急,无奈之下,苏梨平带着沉岁岁去了套房。

进屋之前,苏梨平叮嘱,“岁岁,那些人都很聪明,会有一些小动作,你要注意。”

牌桌上四个人。

到底是苏家千金,又是混商场的人,苏梨平情商很高,扬起笑脸,周旋两句,便把沉岁岁送上了桌。

其一个年男人见沉岁岁年纪小,脸蛋又漂亮,笑得有些轻浮,“苏总为了拿回兰庭那块地,可真是下了血本,这么小的姑娘也舍得拿出来。”说着,他转向右侧的男人,嘴角咧得更开了,“老赵,这娃娃看上去应该和你的口味。”

那名叫老赵的男人睨了沉岁岁一眼,面无表情道:“长得确实不错,只是杨局,你应该知道,我从来不用二手货。”

“你省省吧,这娃一看就是雏儿。”杨局长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沉岁岁,上下打量,“我敢打包票,你兰座里养得那些女人,都没几个味道比她好的。”

说着,牌桌上的男人们,笑容猥琐,三言两语的谈着沉岁岁,淫词艳语之间,已然将她生吞活剥。

苏梨平顿时有些后悔,她担心的扯了扯自己丈夫的袖,“安,你说,岁岁,不会有问题吧?”

男人的目光自少女身上扫过。

进屋前,她特意扎起了头发,露出饱满的额头,此时她正紧盯着牌面,表情认真而又专注。

其实,沉岁岁今天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裙,略微化了淡妆,肌肤莹白如雪,曲线玲珑,若黑发披肩,则更显娇艳美丽。

但陆安明白,她是为了计算。

计算需要高度集,她连呼吸都很克制,目光不停的在手的牌和桌上牌之间来回转动,盘算着概率。

概率论在数学领域是一个极其灵活的科目,因为排列组合的可能性虽然有限但数量巨大,即便是电脑,也很难在段时间内穷尽所有算法。

陆安不知道少女到底有多少把握,但是没由来的,他竟生出了一丝紧张。

期间,苏梨平被苏航一通电话给喊了出去。

出去之前,苏梨平叮嘱自己的丈夫,“安,你得帮我看好岁岁,别让她被欺负。”

屋里只剩下麻将碰撞桌面的声音,清脆又有些刺耳。

“一筒。”

在打出这张牌之后,沉岁岁刚想伸手摸牌,杨局长肥厚的大掌倏然覆到了她细嫩的手上,“小美人,还有两轮牌就见底了,我们加个注怎么样?”

一路下来,沉岁岁打得并不好。

三个人既是老手,又是牌搭,平日里练下来的默契,不想让她胡,总有办法吊着她。

沉岁岁侧过脸,声音淡淡,“什么注?”

“今天晚上你要是赢了,别说兰庭的那块地,棋湖CBD商业心我拱手让给苏氏。”杨局长前半句说得豪爽。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惊住了。

棋湖是江城最繁华的商业区,价值可以说是半个江城都不为过。

后半句,杨局长顿了一下,色眯眯的看向少女,“如果你输了,今晚哥哥就帮你破身!”

少女的身材前凸后翘,尤其是胸前那团白皙饱满的乳,随着呼吸起起伏伏,弹性十足,看着就知道手感不错,他肖想已久。

杨局长身在高位,平日里也是一本正经的样,当下说起这种粗话十分熟练,说完甚至还伸手,在沉岁岁的腰间捏了一把。

陆安盯着少女,只见她却还是笑。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算是摸清楚了少女的性,每当她心里愈是紧张,面上就会笑得愈欢。

沉岁岁开口,嗓音淡淡,“那杨局长,这注恐怕加不成了。”

似乎料到沉岁岁的回答,杨局长阴险一笑,却并未放开她的手,甚至还加重了力道,隐隐有将她带入怀的趋势。

“怎么?小美人,敢上牌桌,这点胆量都没有?如果现在放弃的话,兰庭的那块地……”

“不是。”沉岁岁摇头,打断了他的话。

说话间,少女转头,看向陆安。

逆着光,她看不清陆安的脸色,可声音却一字一顿。

“我并非处。”

地下停车场,粗糙的墙壁,四周都是灰尘。

沉岁岁被抵进角落,男人强壮的胸膛紧贴着她的娇软,力道极重。

两人对视,呼吸沉沉,隐忍克制还带着几分试探。

少女鹅黄色的连衣裙早在纠缠间被扯得乱七八糟,乌黑的秀发微微凌乱,有几绺落在雪白的胸口,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引诱着男人的视线,朝衣领更深处看去。

她顿时小脸涨红,迅速低下头,头顶喷洒着男人灼热呼吸,隐忍而又克制。

容不得她闪躲,男人伸手捏过那精致的脸蛋,强行抬高,声音冷酷,“怎么?不敢看我?”

少女浑身都在颤抖。

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她伸出两只藕臂,突然环住了男人的脖,嘴角扯出一抹纯真的笑,“老师,我有什么不敢的?”

这并不是两人第一次独处。

男人气息凌冽,沉岁岁心里打着鼓。

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对她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可是如果这样才能逼陆安跟自己赌一把。

她愿意。

男人瞬间又欺近几分,少女的背部压上冰冷的墙面,砂石点点,她白皙娇嫩的肌肤,硌得生疼。

可男人力道丝毫未减,气势汹汹的逼问,“你去找过杨局长?”

“是啊。”少女点头,大方承认,“是我去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316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