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太子强占有皇上的妃子h_男朋友摸得我很舒服

“蓝闵你快点放我下来,这么多人看着呢,丢不丢人”“这就丢人了?你刚刚为了看我从二楼上掉下来就不丢人了”“哎呀,我刚刚不知道燕儿口中说的那个好看哥哥是你,如果早知道是你的话 我就不看了,也不至于这样”“我长得很丑吗?怎么是我你就不看了?还是说你喜欢看别人”齐康不知道蓝闵纠结个什么劲,无奈的说到“谁人不知你蓝少爷是天下第一美男,怎么还会说你丑呢”“你还知道呀”“我当然知道了,那么蓝大少爷,可以放我下来了吗”蓝闵看了齐康一眼“你觉得,你自己可以走的马车哪里”说着,齐康随着蓝闵的眼光望去,路一侧停着一辆低调而奢华的马车,比上次的那辆还有好“呵呵,我走不过去,但你可以和喜勇两个人一起扶我过去”然后看了一眼喜勇,此时喜勇和燕儿两个玩的不亦乐乎,蓝闵淡淡的说了一句“你确定你的那个小厮现在有时间来扶你?”齐康很生气的说“我不确定”然后冲喜勇喊到“喜勇你个死小子,白眼狼”喜勇被齐康骂的迷迷糊糊的“小姐,我做错什么了吗,少爷为什么要骂我”齐燕儿想了想说,然后一本正经的说“我猜是哥哥今天出门的时候忘了带药了,估计这会又犯病了”喜勇很赞同的点点头。

蓝闵将齐康放到自己的马车里,而后来的樊慧一脸吃惊的看着站着马车外面的蓝闵,然后委屈的说到“闵哥哥,你不是一向不让别人与你同乘一辆马车的吗?今天怎么让那个人坐在你的马车里了,我好几次要与你同乘一辆马车的时候,你都拒绝了,闵哥哥,你……”许是樊慧的话太多了,蓝闵不悦的开口道“樊小姐恐怕是记混了吧,我蓝闵不是追在你身后那那些公子哥,而且,我蓝闵做事从来都是不需要给樊小姐汇报的”樊慧顿时觉得很是尬尴,尤其是蓝闵这句话说完后,许多的行人都往这边来看“闵哥哥,那位公子还受伤着呢,我们这样在大街上聊天不太好,我们先回府吧,那位公子伤的还挺严重的,治病要紧,对吧,闵哥哥”“庆翔,找一辆马车带齐小姐回府”说完,上了马车,向梧桐苑方向飞驰而去。

马车刚刚听在门口,就听到蓝闵说到“管家 ,去请一个大夫来”说着,便抱着齐康下了马车,直接往修竹阁走去,等蓝闵和齐康到修竹阁时,大夫已经在里面候着呢,蓝闵将齐康放到床上,然后大夫上前去把脉诊断,一会儿“少爷,这位公子并无大碍,等会我给公子煎一副药,等喝上后,再休息几天,就会好的”随后,便退出房间“蓝闵,谢谢你”“气消了吗”齐康被蓝闵问的明显一愣,一会儿才回答到“我回家后,好好的思考了几天,我知道,那件事不怪你,如果没有你,我现在恐怕和廖小姐一起去了阴曹地府了吧”蓝闵一愣“可是,如果没有我,你现在应该是和美娇娘一起,和和美美的过你们的生活,又怎么会从二楼掉下来,摔的胳膊腿疼”齐康看都自己的这份惨状,瞬时觉得很是委屈,狠狠的说到“蓝闵,你说的对,你就是一个大祸害,我的一身伤痛,都是拜你所赐”蓝闵静静的看着齐康,然后嘴唇微动“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齐康看到蓝闵眼中转瞬即逝的挫败感,心中顿时觉得自己太矫情“嗨,同你开玩笑呢,怎的就认真了呢”“真的很对不起,是我害的你失去新婚妻子”当蓝闵说到新婚妻子的时候,心莫名的很痛“什么新婚妻子,我根本就不认识那廖小姐,我刚刚从京城回家,我父母就告诉我说她是我的未婚妻,我本不想娶她,我告诉我父母我要娶也要娶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可我父母说我们是娃娃亲,她母亲的遗愿是让我娶她,再加上我们两家的关系,所以 ,我不得不娶那廖小姐为妻,后来,又出来那件事,这可能就是命吧,命中注定我们无缘无分,所以说,蓝闵,你也不自责,我和那廖小姐,是注定做不了夫妻的”听了齐康这一番话,蓝闵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然后,就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那现在你可有自己心意的女孩子”“啊,怎么可能会有呢,我先前一直都在京城读书,现在刚刚回家,我年纪还小,再说了我刚刚丧妻,所以说,这种事,不急不急”听到齐康这话,蓝闵顿时觉得自己很踏实。

随着一声开门声“哥哥,你还好吧,摔的疼不疼”“燕儿,哥哥没事了”听到齐康说没事了,齐燕儿赶快跑到蓝闵身边“好看哥哥,我们两个去外面玩好不好,燕儿好喜欢你呀”齐康顿时就觉得不爽了,自己还半死不活的在炕榻上躺在着,自己的妹妹就想着和小哥哥一起去玩,(虽说燕儿只是五岁)但这样也不行,齐康看了一眼蓝闵,随即说到“蓝闵,如果你今天敢跟燕儿一起出去玩,咋们两个就绝交,你自己看着办”说完,还似挑衅似的看了燕儿一眼,蓝闵看到齐康气鼓鼓的样子,心中一笑“燕儿,哥哥也想和你一起去玩,可你看看你哥哥,他摔伤了,哥哥我要照顾他,等他伤好了,我们一起去玩好吗,你看看,你喜勇哥哥不是很闲吗?你先和你喜勇哥哥去玩好吗?”燕儿本想拒绝来着,可看到蓝闵的那张脸,就无法拒绝了“那哥哥,我们说好,等大哥哥好了以后我们一起玩”蓝闵点点头,然后,齐燕儿拉着喜勇的手,慢慢的,一步三回头的从房间中走了。“你这妹妹挺好玩的”蓝闵幽幽的说到。“好玩,那就送给你玩”蓝闵低声浅笑。

“闵哥哥,齐公子的药煎好了”樊慧的一句话打破了房间中的宁静“谢谢樊小姐亲自来给我送药 小生不胜惶恐”樊慧笑着说“齐公子客气了,你既然是闵哥哥的客人,那就是我的客人,哪有客人来主人不热情招待的道理”“那小生就多谢樊小姐的款待”“齐公子客气,能让闵哥哥开心我做什么都愿意”“恕在下冒昧,樊小姐与蓝闵是什么关系?总不能是夫妻吧”不知怎么的,齐康对这个樊慧就是喜欢不起来,看到她,就觉得心口堵得慌“闵哥哥是我的未婚夫,我们……”“樊小姐请慎言,我与小姐并不熟悉,只因令尊写信请求我,让我照看小姐,莫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妥,让樊小姐误会了”蓝闵冷冷的开口“不闵哥哥,不是这样的,我此番……”“樊小姐若觉得这梧桐苑太小,那就另寻他处,还有,我与小姐并不熟悉,这声闵哥哥,更不知从何说起,以后,小姐还是同别人一样,叫我蓝少爷吧,若无其他事,小姐请回吧”樊慧很不甘心的离开。

“来,吃药吧”齐康伸手来,打算自己端碗喝药“你受伤了,我来喂你”“不要,一口一口的喂,很苦的,你把药碗给我,然后去给我倒一杯蜜饯温开水来,随便再多哪来一些蜜饯 ”蓝闵把药碗给了齐康,又把蜜饯水给他端来,齐康看着那碗药,似仇人,看着,看着,然后一个狠心,就把一碗药一饮而尽“快快快,蜜饯水”蓝闵赶快给他喂水,又给他喂了几个蜜饯,好一会,齐康才觉得口中的苦味淡了。“蓝闵,商量个事呗”“除了看灯会,其他事都好商量”齐康看了一眼正在看书的蓝闵“我就这一个要求,去看花灯,我今天都告诉我父母亲要带燕儿看花灯的,怎么能失信于小孩子呢”“嗯,不会让你失信于小孩子,喜勇和庆翔已经带着燕儿去看花灯了,所以,你就放心吧”“什么,他们都去了,为什么不带我,我已经十多年没有参加青柳镇的灯会了”“你受伤了,带着你不方便”“蓝闵,他们都走了,那你带我去好不好,我也想去看看,就看一眼,就一眼”“你受伤了”“蓝少爷,闵闵,闵哥哥,你就带我去嘛,去嘛,闵哥哥,闵哥哥”一声比一声酥,叫的蓝闵都没脾气了最后只好无奈的说“好,起来 我带你去”说话间,齐康已经准备好了。

那大夫的药还真不是盖的,这会,齐康已经能自由的走路了“蓝闵,你看,那个小兔子的花灯好好看呀,走走走,我们也去买个花灯”说着 就拉着蓝闵去买花灯“老板,两个小兔子花灯”“好嘞,少爷给你,总共六文钱”齐康逼迫蓝闵拿着小兔子花灯,拉着蓝闵,往前跑,“哇,蓝闵,你快看,天上的孔明灯好漂亮,听说对着孔明灯许愿会成真的,要不,我们也买个试试”蓝闵无奈的说道“那都骗人的,你怎么什么都信呀”“你没放过,你怎能就知道是骗人的,走走走,我们去放,你喜欢什么颜色的,红色的行吗?”“黑色的”“哪有黑色的,那我们就要两个淡蓝色的,嘿嘿”说着便买了两个淡蓝色的花灯,然后,蓝闵在极其不情愿的情况下,被齐康拉着放了孔明灯,并且许了愿,然后,齐康又拉着蓝闵去买冰糖葫芦,有给蓝闵喂冰糖葫芦,不知玩了多久,齐康终于困了,蓝闵就拉着齐康回到了梧桐苑,齐燕儿和喜勇正在门口等齐康,蓝闵又将三人送回了齐府。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307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