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在她接电话的时候进入,操骚逼花心

秦牧依依真心被秦炎离搞得头大,在C城没有吴芳琳,这小子闹腾也就闹腾了,回去,他若还是这样,该如何是好,真是愁煞人。

“对不相干的人,你柔情软语,对我却摆着一张脸,秦牧依依,你搞搞清楚,我才是真正对你好的人。”见秦牧依依沉着一张脸,秦炎离提出抗议。

“秦炎离,你不喊我姐姐没关系,但我是你姐姐的事是无法改变的,为什么总让我重复相同的话?”秦牧依依皱眉。

“你这车轱辘话,说着不烦,我听着都累,你觉得我们还能以姐弟相论?”秦炎离坏坏的冲秦牧依依挤挤眼,亲都亲了,还姐弟?非要这么自欺欺人吗?

“秦炎离,拜托你用用脑子,你以为妈妈会同意我们这样?”秦牧依依只得说出自己担忧。

吴芳琳不喜欢自己,而秦炎离又是她全部的希望,如此吴芳琳怎么可能同意让他们在一起。

“那回去我就跟吴女士坦白,我想,妈妈一定不会反对。”秦炎离觉得,吴芳琳是看着秦牧依依长大的,相比外面的人更好相处。

“你要敢和妈妈说,我就死给你看。”听秦炎离说回去要跟吴女士坦白,秦牧依依急急的说,臭小子,你这是诚心让我当罪人不成。

“行,我可以听你的先不说,但并不意味着就是妥协。”秦炎离敲了敲秦牧依依的头道。

秦炎离不傻,自然能看得出吴芳琳对秦牧依依态度的疏离,在他还不知道秦牧依依被领养的事前也问过吴芳琳:妈,姐是不是你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孩子?我怎么总觉得你对姐姐冷冷的。

听了他的话,吴芳琳瞪了秦炎离一眼道:胡说八道什么,我能说你才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吗?

您老在捡我回来之前为什么都不问问我同意不同意?做你儿子有什么好,天天条条框框那么多,我更喜欢自由的生活。秦炎离兀自的眉眼飞扬。

真是和你爸一样没良心。吴芳琳恨恨的在秦炎离的身上拍了一下,她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秦炎离的身上,他就是她的全部,所以她必须要求他按自己的模式去生活。

所谓防不胜防,吴芳琳怎么也没想到,越担心什么越来什么,给她致命一击恰恰是她寄予厚望的儿子,养儿是债啊。

老实说,若不是因为秦牧依依的母亲牧秋锦,或许她会很喜欢这孩子,漂亮,乖巧,但牧秋锦却成了横亘在她和秦玺城中间永远也跨不过去的坎儿,想到牧秋锦,她就无法疼爱秦牧依依。

一度吴芳琳也怀疑过,秦牧依依会不会就是秦玺城的孩子,不然他怎么会这般的疼爱,于是偷偷找人去做了亲子鉴定,还好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这多少让她舒心一点。

但女人善妒,毕竟牧秋锦是秦玺城深爱的女人,所以看着秦牧依依总让吴芳琳想到自己的失败,如此她又怎么能爱上她的孩子。

倘若吴芳琳早早的就知道秦牧依依是牧秋锦的女儿,她是断不会收养的,没必要给自己心里添堵不是。

知道秦牧依依是牧秋锦的孩子,还是吴芳琳无意中听到秦玺城对秦牧依依说的话。

秦玺城很喜欢这个小丫头,只要一有空闲就会陪着她玩,而且每次回家都会给她带礼物,当时吴芳琳一直以为因为自己没能给他添个孩子,他才会把爱放在这个孩子的身上,她还很是内疚了些天。

一次吴芳琳偶然听到秦玺城搂着小依依自语:真是越长越像你的妈妈了,当初若不是我冷心抛弃她另娶,她也不会这么凄凉的离开,是我害了你妈妈。

小依依自然听不懂秦玺城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只顾低头摆弄着手里的布娃娃。

但吴芳琳却听明白了,原来这叫牧依依的小丫头是他前恋人的孩子,显然,他对那个女人的离世很自责,否者也不会有这样的感慨。

吴芳琳气恼的想,是因为愧疚才会念念不忘?还是因为念念不忘才愧疚呢?或许两者都有吧。

其实,在和秦玺城结婚前,吴芳琳也知道他有过一段恋情,却并不知道他们是被强迫分开的,榆树吴芳琳也就没有往心里去,谁还能没有一点过去什么的,只要婚后他眼里有自己就行了,什么都会成为过去式。

事实是,秦玺城从不曾忘记过那个女人,甚至于新婚之夜他喝的酩酊大醉,洞房也是各睡各的,现在想来应该不是因为兴奋,而是对那女人的无法忘怀吧。

虽然秦玺城没有任何的花边,但对吴芳琳也是保持着那种相敬如宾的状态,夫妻间的事,也是像是做任务一样,从不曾有激情迸发的时候。

年轻的时候看言情剧,吴芳琳对那种相敬如宾的相处之道羡慕不已,觉得这才是最佳的婚姻状态,等轮到自己是主角时时,她才知道这个相敬如宾是多么让人讨厌,相比夫妻间总是客客气气的,她更羡慕那些感情自然流露,热烈的爱,激烈的吵。

但这些于她都是不曾有的,秦玺城对她激情不起来,当然也从不去她争吵,她就是想痛痛快快的吵个架人家都不给她机会。

爱是百态,有争论,有激情,有浓情蜜爱,有面红耳赤,可这个呢,永远视你如宾客,不争不吵,亦是不疼不喜,激情?吴芳琳就不知道激情是怎么回事,有时候她甚至在想,他是否清楚自己是他的老婆,而非女客。

后来吴芳琳终于清楚了了,如此种种完全是因为那个叫牧秋锦的女人,她成功的扯去了秦玺城的心,让他对自己无爱,是她毁了自己对爱情的期待,如今却又把她的女儿交由自己抚养,她如何能能对那孩子好?

因着秦牧依依吴芳琳和秦玺城第一次发生了争吵,她执意要把那孩子送走,她无法容忍情敌的孩子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晃悠,也无法容忍秦玺城每天看着她就会想到她的母亲的煎熬的心态。

那次从不动怒的秦玺城第一次摔了东西,然后冷着脸道:她的母亲已经死了,不会对你有任何的威胁,如果你容不下她,那连我也一起清除了算了,她还只是个孩子,已经没了母亲,我不想她连家也没了,我会带着她离开。

秦玺城的话让吴芳琳愣怔了半天,他竟然为了一个孩子要放弃自己,看来自己真是高估了在他心中的位置,是,没错,人已经死了,是无法对她造成威胁,但正因为是已死了的人,才更能永久的牵扯他的心不是么?

家自然不能散,那唯有忍,吴芳琳再不甘愿,也只得默认秦牧依依继续留下来的事实。

自那次之后,吴芳琳对小依依愈发的疏离,就算她怀了孕也没有任何的改变,即便她意外摔跤,是秦牧依依打电话叫来的救护车,才保她们母子平安,她依旧无法敞开心扉的去爱。

于是她和秦牧依依的关系一直就是那种温吞吞的状态,即便吴芳琳从不曾打骂秦牧依依,但秦牧依依对于她的畏惧是从小就养成的,看到她就自然的是垂眸,屏息。

这样惧怕吴芳琳,现在这小子还扬言回去就跟吴芳琳坦白,秦牧依依心想,借她几个胆也不敢以这样的身份面对吴芳琳啊,所以她不惜已死相胁。

“吴女士对你来说是洪水猛兽吗?算你狠。”秦炎离用手指了指秦牧依依,恨恨的说,就算她只是吓唬自己,他也不会去冒这个险。

那就先瞒着吧。

“不用表扬我,和你比狠我甘拜下风,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秦牧依依扬扬眉,这也算是缓兵之计吧,只要他不张扬,就有时间纠正。

回到A市,庆幸的是吴芳琳和秦玺城有事去了香港,秦牧依依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不然倘若被吴芳琳问起,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做贼心虚。

回到A市,秦牧依依直接对秦炎离来了个不理不睬,让他一个人得瑟去吧,才懒得陪他玩,他们之间怎么可能发展为恋人,他才不是自己的菜,就算是也不行,他只能是弟弟。

秦牧依依暗下决心,职不会辞,他们的关系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秦牧依依,你什么意思?”见秦牧依依视自己如空气,秦炎离不乐意了,他是能被忽视的角色吗,也太小看他了吧?

秦牧依依不闻不问,专注的盯着电脑屏幕,她正在看的是化妆艺术,秦牧依依一直有个梦想,开一家美容院,认真的为每一位爱美的女士服务,让不美的变没,让美的更美。

等她攒够了钱,就开始行动,或许赚不了多少钱,但毕竟是自己喜欢的是,而且那也算是她的一份事业。

听秦牧依依畅谈自己的理想,果小西说,那么费劲干吗,我有钱,先给你投资好了。

秦牧依依摇头,她想靠自己的能力完成自己的梦想,就像果小西这样。而且自己心里没底,万一这钱打水漂了怎么办?

她不急,先累积一些经验再说。

“我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到?”见秦牧依依没有反应,秦炎离探身过来直接挡住她的视线。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300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