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虐孕虐到流产-激h纯肉父子文

不过,华清一开口,还是原来那个霸道公主。

那副唯我独尊的傲娇模样,听了还真是让人讨厌。

“岚雁,给她十两银子,咱们走。”

华清拿起那支口红就转身走了,留下宫婢在付钱。

苏司月跟华娉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一瘪嘴,一挑眉,对华清这个样子表示无所谓,有钱赚就好了。

东西全部都售罄了,今天收获满满,苏司月数着自己赚来的钱,笑得合不拢嘴。

之前姜辰阳一直以先皇刚去世为理由,不愿意纳妃立后,现在已经为华清选择了夫婿,那自然纳妃的声音又开始响起了。

姜辰阳只能假借身体不适为由下朝了。

大臣们发现皇帝,其实是不愿意大家往后宫里送女人了,以前府上也并没有养什么妃嫔姬妾,不免有所猜测帝王有疾。

何月笙自从遇到季轲以后,那颗扑通扑通的心,已经不再为姜辰阳而跳动了,自然也不愿意进宫了。

丞相大人就这么一个闺女,不指望她还能指望谁,当然是想让何月笙做皇后了。

从屋里蹦蹦哒哒跳出来的何月笙可开心了,刚出府就碰到了自己的丞相老爹,不免一通说教。

“笙儿,你这成天的往外面跑像什么样子?”

“那我成天往宫里跑又像什么样子?”千金小姐宠上天的自然有些脾气,言外之意还讽刺了自己老爹的攀附皇权。

“是不是我太宠你了,这么不像话,竟然跟我顶嘴!”

何月笙听丞相说完的话,不想跟父亲辩论,不回应地就离开了原地,上了马车要去思乐坊。

“你给我站住!”丞相看到何月笙这个样子不禁音量提高几个度。

何月笙可是被惯坏了,才不会理呢,对车夫说:“走吧,别理他。”

车夫当然知道家里的地位是小姐最大了,小姐说走就走,车夫抽了一下马屁股就驶离了丞相府。

丞相真是觉得头大,皇帝不纳妃,家里的又不积极。

何月笙去到店里跟往常一样,点了一堆的东西,坐在那吃着烧烤奶茶,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在忙进忙出。

终于等到他们下班了,何月笙鼓足勇气跟季轲说:“季大哥,有些事想跟你说,可不可以跟我去一个地方一下?”

“可以,走吧。”

季轲跟在何月笙身后,踱步走过了拐角处,不远处有一片草地,何月笙停在了那里。

季轲也跟着站住了,看着何月笙,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何月笙思考了一番后,抬起头看着季轲一脸认真地说:“你愿意娶我吗?”

“啊!”

显然,何月笙的话吓到了季轲,面上一副错愕的表情。

“月笙,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只是一介草民而已。”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你愿意娶我吗?”

季轲看着何月笙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

季轲是喜欢何月笙的,但是就怕自己配不上她,她可是丞相千金,掌上明珠。

何月笙见季轲沉默没有反应,有些急躁地说:“那你不喜欢我吗?”

这时候季轲倒是反应快得很,脱口而出:“喜欢。”

何月笙的脸上阴转晴,笑得放肆大声,得意地说:“我就说嘛,我能感觉到你是喜欢的我,那你为什么不说愿意娶我?”

“我……我配不上你!你是……”

季轲的话淹没在了何月笙炙热的吻里了。

被何月笙的行为惊吓到的季轲先是呆了一下,随后便加深了这个甜吻。

微风徐来,甜蜜的感觉弥漫在了空气里的每一个细胞中。

情况不妙,跟着何月笙的家仆看到这个画面,赶忙跑回了丞相府跟丞相汇报这个重大情报。

“这个笙儿真是越发放肆了,我真是把她宠坏了,竟然敢跟别人私定终身了!去给我抓回来!”

“老爷,不能来硬的,这个男人好像会点功夫,别把小姐逼急了,万一他们逃跑了。”家仆看着自家老爷平时精明的很,一遇到小姐的就急得没脑子了。

“也是,怪我心太急了,你继续跟着她,别让她发现了,等她回来我在好好教训她。那个男人也派人给我盯紧了,查查他的背景。”

这才是往常的丞相应有的,正常的思维。

那边两个人说开以后,你侬我侬的在回丞相府的路上,到府门口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回到府里的何月笙心情很好,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往屋里走去。

才刚到屋里,屁股都还没坐热呢,丞相老爹就过来了。

何月笙觉得老爹过来肯定是教训她的,于是,何月笙背过身去不想说话。

“笙儿,爹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我疼你宠你,可不是为了让你长大了来跟爹作对的!”

何月笙还觉得有些委屈,最近老爹的脾气是发作的有些频繁,不满地说:“我没有!是爹太爱训人了!”

“何家就你这么一根独苗,你要是不当皇后,谁来给何家撑腰?爹爹总是会有老去的一天,到时候就指着你了……”

“爹!别说了,我不要进宫,我有自己喜欢的人!”

何文征还不想撕破脸面,柔声说道:“你不是从小就很喜欢皇上吗?为什么不要进宫?”

“那是我少不更事,我有自己真心喜欢的人,我不要去跟那些个女人们争宠!”明白自己的心意以后,何月笙知道自己对姜辰阳只是一种年少的崇拜而已,真正让她心动是季轲。

何文征不屑地问了一句:“是那个季轲吗?”

何月笙闻言失色,站起身来看着老爹不可思议地问道:“你是不是派人跟踪我了!”

“那又如何,是笙儿先不听话的,怎么能怪爹呢?”

“爹,你太过分了!”

何月笙转身就准备走,想去找季轲,没想到,门口早就有人站在那儿了。

“给我拦住她。”

丞相大人的威仪此刻尽显,一声令下,门口的家仆齐齐拦住了要跑出去的何月笙。

何月笙就这么无奈地被锁在了屋里,丞相说了,如果她敢乱跑一定会给季轲颜色看。

在丞相的威胁下,何月笙进宫参加了欢送柯巴王子的宴会。

“如果你不按照我说的做,我可不能保证他会不会活着走出地牢。”

何月笙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父亲很陌生,为了权势,牺牲掉女儿的幸福。

原以为自己是掌上明珠,没想到在权势面前,自己根本不值一提。

酒过三巡,姜辰阳也放松了下来,靠在椅背上欣赏歌舞。

此时酒壶里的酒已经没了,一旁的太监又上了一壶新的酒。

何文征在这个时候上前去敬酒:“恭喜陛下与科洛基结秦晋之好,愿我南姜永世昌盛。老臣先干为敬。”

姜辰阳拿起太监斟满的酒杯,不假思索地喝了下去。

慢慢宴会散场了,姜辰阳觉察到自己有些不对劲,叫太监扶着自己去盥洗。

泡在澡池中的姜辰阳觉得自己越来越热了,仿佛吃了春药一般,只得叫下人在弄些冷水过来,只是怎么呼叫都没有人回应。

姜辰阳觉得自己神智有些迷糊了,看东西都些晃影。

门口一个女子东张西望了一番,推门进来了,喊了几声没人应。

女子看见姜辰阳趴在澡池里面不动弹的样子有些惊慌失措,连忙上前去扶他。

姜辰阳睁开眼,迷蒙中好像看到了苏司月的身影,顺着她的劲儿从澡池里站了起来。

女子托着姜辰阳的肩膀,举步维艰地朝着恪勤殿的睡榻走去,也是奇怪了,路上一个人都没有。

姜辰阳的分量也不轻,女子有些气喘吁吁,这声音传到姜辰阳的耳朵里格外的诱人,仿佛是致命的吸引。

姜辰阳猛地抱起了女子,往自己的床走去。

“啊,你干嘛,装醉呢!”

姜辰阳听见女子叫嚷的声音,觉得有些聒噪,低头吓唬她:“再叫我就把你嘴巴封上!”

女子听了以后拿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被姜辰阳偷袭了。

澡池离床本就不远,女子扛着男人力气有些弱,才走得步履蹒跚慢了点儿。

现在,男人抱着女人步履健飞,一下就到了床边。

“姜辰阳,你耍流氓呢!”

被扔到床上的女人有些怒火中烧,早知道就不听何月笙的话了,活该躺在这晕倒!

苏司月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很是不满,姜辰阳就这么一把把她扔在了床上,偏生这床又不是席梦思鹅绒软床,硬梆梆的木板硌得人疼死了。

姜辰阳泡在澡池里的时候满身是水,苏司月看他脸红得像发烧一样,急急忙忙地拖他出了澡池,身上也被沾得湿漉漉的。

此刻被丢在床上的苏司月,衣服有些凌乱,略薄的衣衫被水淋湿后有些若隐若现。

而且这个动作在姜辰阳眼里就是满满的诱惑,此刻的他整个人被欲望蒙住了双眼,眼前的整个人又是他最爱的女人,如何忍得住!

姜辰阳说罢,就往苏司月凑近了过去说:“月儿,你真好看!”

苏司月步步后退,床不过就这么大,能退到哪儿去,像只待宰的羔羊一般蜷缩在床角瑟瑟发抖。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287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