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三个美妇用嘴服侍\啊啊啊哦哦哦好大呀快点

青杏有些意外秦怜虽然没有名分却也算是个主子。她可从未见过哪个主子会到下人屋子里探病的避讳还来不及呢。

明秋与青杏住同一间屋子就在西面的厢房里门口挂着条布帘子门没关。

秦怜打了帘子进去瞧见明秋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照歌在一旁正将帷幔挂起来是大夫来时落下来的。

走过去探了探明秋的脸色明秋睁了睁眼瞧见秦怜过来慌忙要起身却被秦怜按住了:“都这样了还逞什么能?”

秦怜以前常会受各种各样的伤但她一向是习惯了并不觉得如何可明秋却还是个小丫头虽说是给人做下人的但女孩儿家娇贵定然没受过这种罪。

她心底下不禁埋怨将军不过是装了样子罢了至于要将丫鬟踢伤吗?

这个伤大概得有一阵子了不知道回京的时候能不能好利索了。车马劳顿若是不能好起来怕是就没法带上她了。

梅子也是皱眉这些当惯了兵的手脚有多重她可清楚得很将军那一下可是实打实踢出去的半点矫造也没有若是他底下的兵还能受着。

明秋一双眼睛甚为清亮似乎并不是很在意反而还笑了笑安慰她们。

第十五章 事态(上)

庶母难为第十五章事态上

一时吴柏旺家的也走了来手里拿了个木制的罐子。她看到秦怜和梅子也在这里微微愣了愣笑道:“夫人和梅姑娘也在。”

她将罐子放在床边上“明秋解了衣裳让我瞧瞧你的伤虽说我不是大夫伤了内里的话我也不会治。可女孩家身上若留了疤也不好我这瓶药是我家那口子给弄来的说是消肿化瘀最好不过。”

明秋迟疑了一下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吴柏旺家的笑着说:“我年长你这么多真要论起来比你母亲都要大一些在我面前你还有什么害羞的。”

明秋却看了一眼旁边的秦怜和梅子。她二人是主子明秋可不好在主子面前解衣上药。

吴柏旺家的顿时明白了:“夫人梅姑娘你们且避一避吧这下人的屋子里可有什么好呆的待我给她上了药再教你。”

秦怜看看明秋若是自己再呆下去怕是这小姑娘定是不肯解开衣衫上药了。拉了梅子一起出来已是午时太阳虽升起来却着实不怎么明媚天色变得灰暗沉重起来。

抬了抬头望天唔将军果然会挑日子不过生个气罢了连天色也能变了。

“夫人明秋那个伤不会不好吧?”梅子突然问道。

秦怜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将军又没踢到她的要害下脚也分了些轻重怎么会不好呢?”

梅子却皱眉:“我看着将军那一下可是下了狠劲的没半点轻重。”

秦怜笑起来:“亏你还说自己武艺很好我且问你若将军真是下了狠劲明秋可受得起?”

“当然是受不起所以我才担心呀。”梅子叫了起来。

秦怜挥挥手让她安静下来说道:“若是受不起当时怕是就不行了还能等着你请来大夫诊脉抓药?”

遥遥望向寒园的方向秦怜实在不懂不过是将军夫人请了皇上封了她为荣国夫人她从前已是将军夫人如今多了个封号而已于秦怜来说仍是天上地下云泥之别全然没什么区别。可是为何将军和先生对此异常在意?

先是十二劝说秦怜离开后又是马玉恩一席不知所谓的话再后来将军表演一出大发雷霆却均是不提到底为了什么只有马玉恩说将军夫人被册封荣国夫人。

但是不过是个荣国夫人而已何至于他们这么紧张。

上京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这件事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先生的匕首是昨日送的这说明他昨日就已知晓了一些事情。

秦怜仔细回想一番行拜师礼时众人都是很平静正常的表现的如往常一般无二当然也不能排除这些人是实打实的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但既然军师和虎将还有闲情下棋谈天就显然不该是那之前的事。拜师礼后将军也来发了一通脾气但显然他那时候的脾气是真的脾气随后匆忙离去。

唔这位将军可真是令人捉摸不定。

秦怜从树上摘了朵桃花桃花粉面相映成愁。若是能一直在这个边城将军府呆下去该有多好呀。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285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