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舒服吗宝贝我还想要你 超级修理工

这些泥水只能是刚刚沾上的。

袁明珠在脑海里复原着她今晚的活动轨迹。

她没有离开过自己家范围,除了帮冯小毛把胳膊复位,就只踩了牛四蹦一脚。

对,是踩牛四蹦那一脚沾上的,正好是右脚,位置也吻合。

之前几日去瓜蒌山干活,穿的都是粗布衣裳,她这条裙子是今天才换上的,穿一天就弄脏了,袁明珠在心里直呼晦气。

难怪俗语说好鞋不踩臭狗屎,跟这种下贱玩意沾上就没有好事。

之前的那一阵惨叫让大家都很担心此间的安全。

袁弘德亲自守的下半夜。

对袁仲驹说:“回去睡吧,我来守夜。”

周大人也不放心,点了两名下属巡逻。

其他人也没睡踏实,闹得人心惶惶,恐怖和疑云笼罩在新落成的小村上空。

如今是蛇虫将蛰伏尚未蛰伏的时候,不过活动减少,所以大家也没等到太阳出来,天刚微亮就组织了人手去村子周围巡查。

这些像阴霾一样压在大家心里。

家里几个小的被拘在家里不许出门。

直等到太阳升起来,袁树提着采药的叉子领着袁伯驹几个巡查回来,巡查完毕,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只是在袁明珠他们放的陷阱里发现了两只野兔。

吃了早饭,袁明珠惦记她的鱼笼和小树林那边的陷阱,央求她爹带他们去看看。

袁树看看袁弘德,袁弘德点点头,他才带着孩子们出门。

先去的放鱼笼的河沟边,就看到四个鱼笼都不不见了,打起的围堰被踩塌了半边,上头赫然几个大脚印。

偷鱼贼把鱼笼一起偷走了?

袁明珠有些傻眼。

鱼笼才放了一天吧?

应该是村里人干的,若是外人,消息不会这么灵通,第一天用就来偷。

“这儿有一个。”

袁少驹在河沟边的灌木丛里找到一只鱼笼,拎了出来。

鱼笼被人倒过了,用来堵住底部的麻袋片也在灌木上被找到。

“鱼笼都在水底。”顾重阳说。

大家凝神看过去,果然围堰的旁边有一些阴影,看形状就是不见了的鱼笼。

袁树找了一根木棍把鱼笼捞起来。

每一个里头都只有三两只小杂鱼。

这事实在让人窝火。

“昨天晚上……,”袁明珠把牛四蹦脚上有泥水的事说了。

不消说这事也是牛家那些下三滥干的。

可是知道也没有用,没抓到手脖子说都不能说。

袁伯驹:“先把鱼笼换个地方放下去吧!”

这事再气闷也没用。

“不打围堰了,换个水深些的河沟放吧。”袁明珠说。

虽然打围堰放鱼笼效果好,但是太显眼了,架不住有这样一家无耻的邻居总想不劳而获。

还是直接放下去,让他们不知道位置,虽然逮的鱼少了点,也比被人抢先把鱼倒走强一些。

袁明珠吩咐大家:“去挖些蛐蟮来。”

蛐蟮是方言,也就是地龙,学名蚯蚓,这会钓鱼都是用蛐蟮做诱饵。

袁明珠一说挖蛐蟮,其他人就明白她的意图了。

挖些诱饵放在鱼笼里诱捕鱼,就可以把鱼笼放到深水处了,就不怕牛家人来偷鱼了。

有腐殖质的土地就有蚯蚓,袁树找了一块堆积了树叶的地方,拿柴刀挖了挖,就找到一些蚯蚓。

找了几根茅草把蚯蚓串起来,放到鱼笼尾部。

袁明珠带来的麻绳,一头系在鱼笼上,鱼笼扔进水里,麻绳的另一头系在河沟边的隐蔽处。

三只水底的鱼笼因为浸足了水,自己沉到水底。

剩下那只被扔在灌木丛中的风干了半夜,扔下去总是浮起来。

“找块石头来。”袁明珠说。

逮鱼摸虾这种事,她轻车熟路。

顾重阳递了块瓦片给她。

鱼笼里放了瓦片,扔下去就沉了下去。

在水桶里洗着手,袁明珠觉得她大概知道了昨天惨叫的是谁了。

不过,还得找找佐证。

她走回之前放鱼笼的地方,说:“在周围找找,看看是不是有条死蛇。”

袁仲驹:“小妹你要蛇干嘛?”吓得往袁明珠身后躲了躲。

蛇这种玩意北方不比南方多。

因为不经常见到的缘故,别看北方的男子身材样貌长得或许比南方的男子爷们,人不可貌相,可能一个很爷们的北方男子见到蛇会发出小娘子一般的尖叫声。

就好比眼前的袁仲驹,扶着袁明珠的肩膀,瑟瑟发抖:“蛇……,别过来。”

顾重阳拿着根棍子,棍子上挑着一条两尺多长的蛇。

看到袁仲驹害怕,他停在了一米外。

袁明珠拍拍她二哥的手:“死的,没事,再说这种蛇也不咬人。”

袁明珠走近了看着,这是一条常见的菜花蛇,周身长着黑黄相见的花纹。

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跟黄鳝混淆。

袁明珠扬扬手指:“扔了吧!”

蛇被拿走,经过最初的恐惧之后,袁仲驹被恐惧吓到离线的智商重新上线:“小妹,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条死蛇的啊?”

“猜的。”

就是猜的,她也没说错。

鱼笼这种捕鱼工具,捕鱼的时候总是免不了会有一些奇怪的生物不期而至。

泥鳅和黄鳝都不算啥,除此之外还会有青蛙、癞蛤蟆、老鼠、蛇……。

如是那种广口的地笼,捕猎的范围就更广了,袁明珠曾经听说过有人的地笼里捕到过水獭。

有了这条死了的菜花蛇,昨晚那个惨叫声就有了合理解释了。

解释道:“这种蛇长得像黄鳝,不过头和尾巴有点区别,身上的花纹也不太一样,白天里不仔细看的话都可能认错,

若是晚上,光线不好,就更不容易分清了。”

问她二哥:“二哥,如果是你晚上偷偷去起别人家的鱼笼,以为是条黄鳝拿手里,然后告诉你手里拿的是蛇……。”

袁明珠的话还没问完呢,袁仲驹就打了个寒颤。

袁明珠十分不厚道的嘿嘿笑了两声。

总结道:“昨天来偷咱们家鱼的人,运气不错,逮了条蛇。”

袁仲驹设身处地的为那个倒霉蛋想了想,说:“昨天晚上惨叫的那个人就是来偷鱼的?”

袁明珠:孺子可教也,就是胆子太小了。

“这个季节黄鳝都钻到土里过冬了,只有泥鳅和蛇还出来活动,现在是逮不到黄鳝的。”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235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