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小雪果园第20节-校花被注射催奶剂

李若晴倒不觉得怀孕有什么可了不得的,依旧是想干嘛干嘛,当然,上蹿下跳的事儿肯定都省了。

反倒是孔雪樱紧张的很,三天两头就得来看看李若晴才安心,每天的补品定时送着,而且已经开始为孩子预备出生的东西了。

那份真诚,让李若晴彻底放下防备,安心在自己的小院子里,适应即将成为妈妈的这个现实。

进入十二月,天真是冷的厉害。寒冬腊月,在这个时代,有点像李若晴小时候生活的东北。挂起风来,真真儿的是刺骨,脸上能被刮的生疼。

李若晴只趁着中午日头好的时候,才走出去随便逛逛。

一片白茫茫,园子里也没什么好景致,小动物们也都被关进了暖和的屋子里。封闭式空间养动物,那种味道是孕初期的李若晴接受不了的。

于是,李若晴终于感受到百无聊赖的平静日子了。虽然无聊,但好过惊心动魄,她很满意。

偶尔,还是会想一下回现代的事儿。也仅仅是想想,李若晴觉得估计回去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而且,现在有了孩子,虽然肚子还没现出来,但自己也做好了要当妈妈的心里建设,真的一个人彻底离开这里,她还是有点舍不得的。

李若晴在胡思乱想间,终于理解了那些别拐骗到大山里生娃的女人们,即便有人去解救都不想走的心情。

她被卖的,还是挺幸福的,哪里都是一辈子,就这么着吧!

李若晴安于现状,觉得日子好像也没那么漫长了……

永旭一十二年 腊月十五

眼瞅着就要过年了,那祁容若越发忙了,早起黑的不见五指就出发,晚上也得到三更半夜才回。用李若晴的话说就说“我已经很久没在亮天时见你了,好像跟鬼过日子呢,见光死!”

“死”字进了腊月就说大忌,必须遭一顿那祁容若的教导。还好身上有“小东西”这个护身符,要不脑袋挨上一脑瓜崩也不是没可能。

这一日,那祁容若回来的早些,但也是过了晚膳才到。

李若晴张罗了几样新研制的点心喝茶饮,叫来了孔雪樱和俩妹妹品尝,正巧赶上难得早归的太子殿下。

那祁容若一进屋,看到一屋子人,还一愣。

孔雪樱:“老爷,您难得这么早回,早些休息吧,我跟妹妹就先回了。”

李若晴:“别啊,公子回来你们干嘛走?哪里就见不得人了?这柠檬茶是我新研制的,酸酸甜甜可好喝了,你们尝尝看啊,我准备了好些呢。还有这个松软的蛋糕,奶香很浓的,尝尝看啊!”

那祁容若看着一桌子蛋糕、坚果、水果捞、柠檬茶的,跟茶话会似的,但李若晴看起来心情极好,也就笑着说:“是,你们聊你们的,别因着我回来扰了雅兴。”

天韵:“哥哥,你也来尝些吧,小嫂嫂的厨艺还真是厉害呢!”

李若晴:“是啊,好哥哥,来尝尝吧,我前儿嗜酸的厉害,姐姐给我拿了柠檬,我才知道咱们这儿有这个东西,新研制的茶水,特别开胃,喝喝看呀。”

那祁容若看着今天李若晴兴致颇高,也就随她拉着一起坐在暖炕上。

孔雪樱:“老爷可用过晚膳了?要不要再备些膳食?”

那祁容若因着李若晴心情好,也不自觉的柔和了许多,笑着答道:“不必了,在宫里用过晚膳了。夫人,你多吃些,近来清瘦了不少,府里年下可有太过操心的事儿?”

孔雪樱听着那祁容若的关心,真是感动到不行,鼻子都酸酸的想掉泪。她一直特别用心的照顾若晴,就是害怕再出点闪失,他们的夫妻缘分怕是要尽了。好在,都好起来了……

孔雪樱:“劳烦老爷惦记了,都好都好,这几天各个封地的节礼和租子一起到,睡的有些少。”

那祁容若:“没事就好,别累坏了身子。”

孔雪樱:“是是,等若晴妹妹诞下麟儿,来年能帮我一起操持府里大事,我就能躲躲清闲了。”

李若晴本来看这俩人终于和颜悦色唠家常,满意的不得了,一下转到她这儿,真是给她来个措手不及。

李若晴赶忙说到:“姐姐可绕了我吧,我连一锭金子换多少银子都不知道,我要帮你管府里的事儿,咱们都得喝西北风去了。”

她这一说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那祁容若也面露笑容。他这一释放心情美丽的信号,大家也就自然而然放下一点拘束。

天心:“嫂嫂这倒是实话,前儿我让丫头送来些蜜露,丫头回来慌慌张张拿给我一把碎金子,说是紫鹃几个没在屋,嫂嫂就随便抓了赏她的,她不敢要,嫂嫂还怕少,又补了些,非让拿。给我这丫头吓的啊……回来赶忙交给我了。”

大家又是哄笑一场……

李若晴尴尬的说到:“哪里是一把碎金子,我瞧着那金子的小粒粒,跟沙粒似的,哪里知道值什么钱?何苦紫鹃就搁在桌面上,我还以为就是拿来赏人的嘛!”

紫鹃背锅,也就是跟着笑笑,并不分辨一句半句。

这个李若晴,的确对钱财没概念,那不过是紫鹃点算屋里的闲钱,随手放在桌上,便去给李若晴取安胎药。主子就坐在屋子里,谁还敢来偷不成?谁成想,没人偷,主子倒是亲手往外送!还一把一把的抓!

那祁容若也跟着一起笑,还宠溺的摸摸李若晴的头,说到:“你呀,让你来辅助夫人管家看来是不能够了,你把你自己这院子管好就不错了。”

孔雪樱笑着说:“妹妹是仗义疏财的女侠,自然不会在意小节。”

在大家说笑间,孟礼突然来报,在院子里喊着:“禀老爷,二皇子那边儿给了回话……”

那祁容若使了个眼神,在堂屋立着的紫嫣瞬间领悟,唤到:“老爷吩咐可进来回话。”

孟礼这才敢进到内室,看着一屋子女眷,不知要讲不要讲。

那祁容若:“讲吧!”

好似猜透了他的心思,孟礼这才敢把前朝的事儿拿来说:“启禀老爷,二皇子派人来说,那人已被压入天牢,请太子示下,是否需要处以极刑。”

那祁容若:“不必,择个地方流放,终身不得回家也就罢了。去吧……”

孟礼应声而退,李若晴对紫嫣挥挥手,紫嫣瞬间明白,急忙去小厨房拿了剩余的蛋糕和柠檬茶,让孟礼拿去分给跟着那祁容若的人。

李若晴这几个丫头,现在已经修炼到,在适当情景中,俩主子一个眼神,立马知道该做什么的地步了,李若晴和那祁容若真是特别满意。

孔雪樱:“这是抓了什么人,二皇子还要以极刑处置?”

那祁容若饮了口茶,说到:“也没什么,一个信口雌黄的小儿,穿着与样貌极其怪异。在京城里流窜多日,给多位大臣算了过去,又估了未来,几位权贵之臣推举进宫,谁成想这小儿直言皇上昏庸,制造祸端,皇家必有一战,太子身首异处,二皇子即位祸国殃民、鱼肉百姓。此言一出,皇上当场气的吐了血,把推举的那几位都关了起来,还要立刻斩了那小儿。”

其他几位女士也的确被惊到了,这人是进宫送死的吧?真是活腻歪了!

李若晴不止震惊,不知为何,隐隐觉得此事未必那么简单。穿着样貌怪异?又知晓过去与未来……

李若晴:“这人……是有些什么毛病吧?是不是脑子不太好?”

天心天韵也符合到:“估计是的,正常的人见了皇上,还敢这般乱语,可不是不想活了吗?”“就是就是,脑子肯定不好。”

孔雪樱:“那倒未必,此人能哄骗的达官显贵举荐他进宫,怎么会是脑子不好的人?”

李若晴心里慌的厉害,颤颤巍巍的问:“他,怎么个怪异法儿?”

那祁容若一向知道李若晴的关注点与常人不同,倒也没放心上,随口说道:“这小儿不留发,不束发,说自己是关外之人,短短的头发真是不成样子。穿衣服也是,那些个老家伙给他多少好东西,他偏生把个好好的裘皮大氅裁的精短,改了条裘皮裤子,真是笑死个人。”

孔雪樱和天心天韵乐的不行,真是想象不出这形象得多么搞笑。只有李若晴干笑着,只为应付。

那祁容若接着说到:“他才入大殿,皇上问的几件过往之事,也算答的不错,连皇室密事也通晓一二,我还以为他真是个神人下凡呢。”一向话少了那祁容若,打开话匣子真不是盖的……

接着说到:“他算的那些过往,也就比坊间传闻多了一些真实的东西,但也不是谁人都不知道的。二皇子悄声说,怕是那群老家伙,为博得圣心,支会一二也未可知的。直到他说皇上有不为人知的秘密,皇上就有点怒了,不想听下去,着人把他关起来,他才喊出那好些混账话!把自己给喊去了天牢!这大年下的,也真是添乱。”

李若晴:“那……那……他可有报上姓名?”

那祁容若:“倒是有报名讳,我只记得是邹氏子孙,倒是有过不少重臣,名字嘛……真是没记住。也不知是谁挑唆进来扰了圣心的,这样的事儿也不是第一次,也就没在意。”

李若晴突然具有点低血糖的眩晕……邹……邹强国吗?

那奶萌小帅的历史,可比她好的不是一点半点,本就是有备而来,知晓过去去未来……

太子,会身首异处吗???

李若晴突然觉得,心口堵得厉害!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217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