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沉沦的温柔-我被肌肉教官

毕竟以他们这样的身份,往日里可是没能进过宏宾楼的,今日能在这王公贵人云集的地方吃顿饭,到底是托了虞琬宁的福的。

这样一想,这些家丁和府兵们便觉着,能跟着三小姐一起出门,果然是件极幸运的差事。

见身为大将军府的千金,却先至等候,虽然虞琬宁一再说所宴请的人并非地位尊贵之人,但也还是让宏宾楼的掌柜十分诧异,便精心嘱咐了几名机灵勤谨的伙计和侍女,小心翼翼地侍奉虞琬宁的雅间。

然后方才去招待旁的贵客了。

只是这一等,却直等了小半个时辰,虞琬宁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只坐在那里一边品茗,一边拿了一本原为在马车上打发时间而带的书,脸上也不露丝毫焦急不耐的神色。

但她的心里还是暗自纳罕,因为她知道,乔夫子是位极守时之人,并且也素来都是这样要求她的。

可今日怎么会这样晚了还不来呢?

守在雅间外面的伺候的伙计侍女,也偶尔小声议论,这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大人物,竟敢让大将军府的千金如此久候。

好不容易等到前头报信的小厮回来,那小厮上来立在门外,对着雪镜回话道:“乔夫子已过了前头路口,说话间就到了,奴才先跑回来,告诉小姐一声儿。”

虞琬宁坐在里面,已经知道到了小厮的话,也不待墨梨过来传话,便马上站起来,径自下了楼,打算亲自到外面去迎接。

却没有注意到那小厮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坐在一楼吃喝的家丁和府兵们见虞琬宁下来,便都齐齐地放下筷子酒杯站了起来。

“你们且坐着,我迎个人,不必你们伺候。”

虞琬宁连头也没回,只冲他们摆了摆手,便转身出了大厅。

家丁和府兵们互相对看了几眼,想跟上去,但虞琬宁发了话,他们又不敢,便只好犹豫着惴惴不安地坐下了。

刚出酒楼,便看见之前派出去的另一名小厮,跟着一顶二人抬小轿,到了门口。

“夫子辛苦。”

虞琬宁看着乔夫子下了小轿,忙迎上去行了个弟子礼。

“三小姐不必多礼。”

乔夫子笑了一下,只是或多或少看着有些勉强,她今日气色奇差,面青唇白的,看着像是多日未曾入眠的样子,虽薄施了脂粉,却还是能看出她的一双眼睛略有些浮肿,倒像是哭过一般。

见虞琬宁还照以前的规矩行礼,便忙牵了她的手道:“如今我已卸了给三小姐授课的差事,当不起小姐这般礼了。你是大将军府的三小姐,我只是一介普通百姓,合该我向你行礼问安才是。”

“夫子这话错了。”

虞琬宁自然也看出了乔夫人面色有异,但她知道乔夫子素来面上看着柔弱,但其实是个极要强的人,所以看破也不说破。

只是笑嘻嘻地道:“无论夫子日后还教不教我,您都是我虞琬宁的开蒙恩师,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所以不该错了规矩。”

说罢,她便牵了乔夫子的手进门,转身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瞥了去请乔夫子的那小厮一眼。

小厮也面有忧色,只是虞琬宁没问,他也不敢随便说。

进门之后,掌柜的得了消息,已亲自迎了出来。

他是真想看看能让大将军府千金特意设宴,又一早相候,还亲自出门迎接的贵客,到底是何方神圣。

然而这一见却大失所望,他原想着对方即使不是权门贵女,也当时皇亲国戚,却没想到竟只是一个穿着妆扮皆不华贵的寻常妇人。

尤其这妇人还一副满脸憔悴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不像有何过人之处的样子。

不过宏宾楼的掌柜,自然也是颇有些见识之人,知道人不可貌相,便端起招牌似的笑脸来,恭敬地请虞琬宁和乔夫子上楼。

虞琬宁自然也猜得到掌柜的心思,却不道破,只回以微笑,略点了点头,告诉他可以让人上菜了。

入坐之后,便有侍女上来给乔夫子添了茶,又重上了几份开胃小菜和点心。

“夫子快坐,先用块点心罢。”

虞琬宁将乔夫子让至主位,待她坐下,自己方才次位落坐道:“这会子有些迟了,虽然他们上菜是很快的,但想着夫子应当是饿了,便先用块点心垫一垫。”

“无妨,我不饿的。”

乔夫子似乎不愿意在虞琬宁面前显露她的脆弱,便强撑着笑道:“只是劳烦三小姐久等,实在让人过意不去。”

“这倒没什么。”

虞琬宁从一旁拿过一本书给乔夫子看了一下道:“之前来的时候,怕坐在马车里无聊,便顺手拿了一本书,方才坐在这里只顾看书了,倒也没觉得待了有多久。”

“三小姐着实勤谨。”

乔夫子见虞琬宁如今依旧手不释卷,很是欣慰地笑道:“原本生怕我不再教你,你便荒废了学业,看你如此好学,我便放心了。”

“其实现在倒还没什么。”

虞琬宁将书递给一旁侍立的雪镜道:“大部分书籍,学生自己也是看得懂的,只有很小一部分不明白的,且先攒着,等日后慢慢再说。”

“嗯……”

乔夫子犹豫了一下方才问道:“前番我与你说过,若得福安长公主为师,定能使你受益终生,不知道可寻到拜见福安长公主的门路了么?”

“暂时还没有。”

虞琬宁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一则眼下还寻不到合适的机会,二则不怕夫子您笑话,学生便说实话,府里出了些事端,我阿爹整日在外头忙得天昏地暗,我阿娘身子弱掌不得事,我便只得多少帮衬着些,因此还没来得及做这方面的打算,不过话夫子放心,无论家事再忙乱,学生也不会荒废了学业的。”

“那便好。”

已有侍女伙计开始上菜,乔夫子看了一眼,目光便又回到虞琬宁身上。

“只是你要忙家事,又不敢放松课业,可得注意安排时间,别太辛苦了,我瞧着你近来瘦了些。”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167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