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地铁肉肉bg推荐 浪货你夹得我好紧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一转眼,无月就读初三了。

在轻柔的春风中,中考的日子越来越近。

虽然如此,但无月的生活总是悠闲的。

在多次市级和县级统考斩获第一名的同时,无月还有许多时间管梁棋这个熊孩子的事。就连每个星期天的打斗训练也没落下。

又一个周末来临,梁棋熟练自然地来无月这里蹭吃蹭喝,然后挨打。

今天的训练结束后,梁棋一反常态地凑到无月面前,颇为兴奋地提议:“小姑奶奶,山上的桃花开了,我们去看桃花吧!”

正巧,学校还良心大发地放了两天假期,让大家散散心以免太久没放假憋出毛病来,这其中也包括初三的学生。

也就是说,明天和后天都可以随便玩!

梁棋期待地看着无月。

姑奶奶学习辛苦了,是该好好放松一下了。

无月正在轻抚仙人掌的手顿了顿。

无月的大伯早年承包了几个山头,和他的儿女搞起了果园,既亲自出售水果,也欢迎游客前去采摘。

梁棋说的赏桃花的地方就是那里。

毕竟那里的桃花是岭城和附近桃花最多、最盛、最美的地方。

“好。”无月平静淡漠地应了下来,注意力重新放回小小的仙人掌盆栽上。

在梁棋没注意到的地方,仙人掌黑褐色的针刺微微颤动,小心翼翼又眷恋依赖地蹭着无月的手指。

打了个电话后,无月和梁琪搭乘公交车来到果园。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坐在果园大门旁,看到走近的无月和梁棋,眼神温和又慈爱。

“哥。”无月平静地打招呼。

“二爷爷,下午好!”梁棋热情地打招呼。

男人眉开眼笑,回应:“无月,小棋,你们来了!”

他是无月的二堂哥,也是把无月当女儿养的梁家人之一。

无月对他的观感不错,至少在无月小时候,这个二堂哥没有捏过她的脸。

梁二哥热情地和无月梁棋两人寒暄,顺便准备了一些零食、水果、饮料,然后就痛快地把人放进果园玩了。

“看见喜欢的桃花,就折几枝拿回去玩玩。”梁二哥叮嘱。

其实,梁二哥家的果园,是不允许游客攀折花枝的。

但是,对于自家人,只要别把整棵树都祸害了,梁二哥的态度是――随便折。

果园里各种鲜花绽放,蜜蜂蝴蝶绕枝头飞舞。

两人边看边走到种着桃树的山头。

无月则坐在一棵生命力旺盛的桃花树下。梁棋则到处撒欢,没一会儿便不见了人影。

无月放下背包,把放在里面的仙人掌盆栽取出来。

无月把它放在身边。

一阵微风风吹过,片片桃花瓣落下,唯美如画。

无月伸手接住一片粉嫩的花瓣,看了一会儿,把花瓣放在仙人掌上。

绿色的仙人掌,粉色的花瓣。这搭配有点奇怪。

又一阵微风吹过,仙人掌微微动了动,娇嫩的花瓣轻飘飘落下。

岭城的人酷爱美食,对花卉却没多大热情。所以,春日里,来梁二哥的果园的游客不多。

梁棋走到偏僻无人的角落,又快又稳地爬上一棵桃树。

在满树的花香中,梁棋挑了一枝最好看的桃花,小心翼翼地折了下来。

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是否绑定人生赢家修仙系统?”

“宿主可选择是或者同意。”

梁棋:……这不是耍无赖吗?!!哪家系统连个拒绝的选项都没有的!

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梁棋一个没站稳,眼看着就要摔下去。

他下意识伸出右手牢牢勾住树枝,左手仍小心翼翼地拿着那枝桃花。

梁棋调整位置站稳,看了看完好无损的桃花,松了一口气。

还好!

他不紧不慢地爬下树,又不紧不慢地往回走。

“你是系统?”梁棋考虑了自己幻听的可能性,然后开口试探道。

系统这种存在,网络小说里多的是,然而梁棋并不觉得自己的运气那么好,好到一个无害的系统找上自己。

更确切地说,现在的梁棋并不欢迎系统的到来。

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是的,宿主。”

“我是人生赢家修仙系统。我能提供无数修仙功法,帮助宿主长生不老,走上人生巅峰。”“它”再次自我介绍。

“是否同意绑定?”

梁棋笑了笑,眼神一片清明。

“长生不老听上去就挺无聊的,我不想要,你去找想要的人吧!”梁棋漫不经心地说。

“它”沉默了一秒钟,继续游说:“你有什么想要的?只要和我绑定,我可以帮你实现任何心愿。”

这个少年很适合“它”,若非必要,“它”不会放弃,哪怕采取强制手段。

“没有,我现在只想你离开我的世界!”梁棋神色冷漠,隐隐有一分无月的模样。

系统暂时安静了。

梁棋冷哼一声,继续往前走。

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小富之家,亲人俱全,他才不想要一个来历不明、意图不明、善恶不明地所谓系统打扰他的生活。

谁知道是福是祸?

梁棋不愿拿他所拥有的去赌一个他原本没想过的未来!

但即使是拒绝了,估计也不容易摆脱那个系统吧。

那个系统可从一开始就没给出过拒绝的选择。

梁棋对此有些头疼。

真是麻烦!

梁棋看到前方桃树下的蓝色衣摆,停下脚步。

他整理好略微凌乱的衣服,脸上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

“姑奶奶――”梁棋从树后面走到无月面前,笑着说,“送给你!”

无月静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伸手接过那枝桃花。

无月突然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梁棋疑惑地看着无月平静冷漠的眼眸,明亮水润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星星一样。

 “该回去了。”无月平静淡漠地说。

金乌西斜,霞光洒满整片桃林。

暖光中,两个稚嫩的身影一左一右向山下走去。

漆黑的夜幕中,一个女孩从睡梦中惊醒,泪流满面。

“别吵了,别说了,不要再说了!”女孩低声呢喃,哽咽不止。

她似乎做了个噩梦,即使醒来也沉浸在噩梦中。

“宿主你好,我是逆袭系统。本系统可以帮你逆袭,避免前世悲惨的结局。”一个冰冷机械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响起。

女孩双手抱膝,蜷成一团,一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样子。

“宿主,是否和本系统绑定?”冰冷机械的声音询问。

长长的黑发遮住了女孩子清秀的脸,她微微动了动,声音哽咽:“不要再说了,求你了。”

她的声音又细又弱,仿佛风一吹就会消散了一般。

逆袭系统安静了。

良久之后,女孩走出房间。

过了一会儿,她又回来了,手上还拿着一把锋利的菜刀。

她把房门反锁,然后走进浴室,再把浴室门反锁。

她打开花洒,温热的水落在她的脸颊上,然后一路滑落,和她的眼泪一起。

冰冷的刀刃狠狠划破手腕,鲜血喷涌而出。

嗅着满室的血腥气味,感受着急剧流失的生命力。她慢慢蹲了下来,露出一丝浅薄的微笑。

真好啊。

其实她很怕疼的,但她更怕一无所有,所有的骄傲和坚持都被摧折。

所以就这样结束吧,在一切开始之前,在一切未失去之前。

反正人总是要死的,她现在只不过提前了一点点。

她的意识渐渐沉入黑暗,陷入那永恒的寂静与安宁。

孟轻婉识海中的逆袭系统愣了一秒钟,然后立马救人。

流失的血液重新流回身体,伤口渐渐愈合。

孟轻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活着。

“呵。”她发出叹息般的声音,神色无悲无喜。既不为自杀失败而悲,也不为存活下来而喜。

“宿主,你要好好活着。”逆袭系统冰冷机械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情绪波动。

“你想一想,你的父母、亲人、朋友,他们还在呢。”

“如果你死了,谁会来保护他们?”

“你会帮我变强?”孟轻婉的神色有些许松动,但下一秒语带嘲讽地问,“你想通过我得到什么?”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在那个混乱的时期,她无比深刻地意识到这一点。

“只要宿主你不断变强,为世界进化做出贡献就好了。”逆袭系统意外的坦诚,“我只是想要济世功德和气运。”

孟轻婉低头,黑发遮掩了她眼底汹涌而脆弱的情绪。

很久之后,她缓缓露出一个微笑,浅浅的,却很真实。

“好,那就谢谢你了。”

岭城附近的一个城市,一个少年同样重生归来。

不一样的是,他没有一个逆袭系统,也没有一个包藏祸心的伪系统。

但重生的优越感还是让他自己自信心爆棚。

“重来一世,我定要让所有人都俯首称臣,那个所谓的华国第一高手,也只会是我的手下败将!”

深夜,无月捏碎了企图蛊惑梁棋的灵魂碎片,引动天地之力修补岭城上空的时空裂缝。

不到一天时间,就有三个不同的气息从时空裂缝中跑出来。

威胁最大的这个已经殒灭,剩下的那两个即使有心,也掀不起多大风浪。

只要不犯到她面前,无月才不会管。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15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