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下面好湿,让我舔|爸爸开女儿的小研苞

我相信你能成为最出色的女孩儿,你能摆脱心里的阴影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你值得男人陪伴你一生一世

她颤抖着手指,发了个笑脸过去你现在讲笑话越来越好笑了。

不和你聊了,一会儿被那个变态抓到,说不定再加十篇

你慢慢翻译。

谢谢你的笑话,很好笑。

第 4 章

盛夏的校园,色彩绚丽,不是盛开的鲜花,而是女生们缤纷的彩裙

凌凌抱着打印好的十篇献,坐在树林边的长椅上,斑驳的树影照在一串串字母上,令枯燥的单词多了几分生动的颜色。

看得累了,她闭上眼睛,呼吸着树清爽的味道,她仰起头,让阳光洒在她微笑的脸上。

她喜欢t大,从小就喜欢,因为最疼她的爸爸毕业于这所学校。

她清楚的记得,大一入学那天,她挽着妈妈的手,雀跃又羞怯地踏进校园,激动地坐在这个长椅上,以为走进了人间天堂。那时的她一脸天真,褪了色的牛仔上衣,略有点短的蓝色纯棉长裤,一根粗粗的麻花辫绑在身后,用她最好朋友涟涟的话形容村姑都比你新潮

她的打扮不如村姑绝对和家庭条件没有直接关系,是因为她以前在山东就读的高是封闭式和压力式的管理模式。年年高考升学率百分之十八,但学习和生活环境恶劣,铁门比监狱还高,上面赫然写着个大字最明的监狱。

像监狱没有问题,关键是该和监狱保持同步,听说监狱吃的馒头白白的,大大的,可她们的馒头长得和土豆一模一样,毫不夸张

她第一次领馒头的时候,还问阿姨“我要馒头,你为什么给我土豆”

阿姨头都没抬“下一个”

她问新同桌“不是说国实现社会主义,全民奔小康了吗为什么解决不了我们的温饱问题。”

她可爱的新同桌非常善良的把自己的菜分她一半,把她感动得眼泪掉在菜里。

后来才知道,人家家里开纺织厂的,住的是小二楼。白白浪费她的感情。

妈妈去看她,坐在她摇摇晃晃的床上说“凌凌,我不是没钱送你去贵族学校,我是不想你沾染上那些虚荣浮华的恶习。答应妈妈,多苦都要忍,将来考个好大学,做个坚强独立的女人男人是不能依靠的,明白吗”

她明白

在那样温饱尚待解决的学校里,她的衣着品位向来是最好的,即使她穿着蓝色大花的裙走进教室,也会有女生羡慕地说凌凌,你这条裙好漂亮啊

从此她对自己的衣着品位建立了足够的自信心。

大一寝室人都不是很熟,大家不好意思打击她,大二时她的好朋友涟涟终于忍不住,对她说“凌凌,我陪你去逛街买衣服吧”

那时候她正躺在床上自甘堕落。“我柜里有很多衣服。”

“我求你买套像样的衣服吧,村姑都比你新潮”

她装没听见,抱着枕头缩成一团,继续自甘堕落。

涟涟挤上她的床,抢走她的枕头“凌凌,四级不过下次再考呗”

“不考了,太受刺激。”全寝室就她自己没过,不是她的错,是出四级题的专家太变态,那根本不是正常思维能领会的出题思路。

“那你也要去上课啊”

“不去了去也白去” 刚到了t大,她下定决心好好学习,可她的脑好像石头做的,电路图怎么画都是不导通

,三极管她越看越不顺眼,恨不得把它咬碎吃了。至于那些抽象的课程,更不用提了

当初她实在不该听外公的话,学这个破专业。

涟涟翻翻白眼,一副你没救了的表情。

涟涟这种次次拿奖学金的好学生,怎么会了解她自信心严重受创的痛苦。

正在护肤的琳琳拍拍脸上的面膜“我看你干脆找个男人嫁了,了此残生。”

“好主意。”凌凌翻身坐起来,有了兴致。“趁着t大男女比例失调,我应该抓紧机会找个好男人。”

琳琳说“你喜欢什么样的我给你介绍介绍。”

“我要求不高,长得别太帅,家里条件别太好,上进,踏实,年龄差距十岁以内,我都能接受。哦,脾气好点,不然会被我这笨脑气死”

她条件还没说完,涟涟气得揉额头。“你这猪脑,这种男人咱学校遍地都是,还用找你从窗户丢个绣球下去,砸一个保一个。”

凌凌眨眨明亮的眼睛,又补充了一句“他要陪伴我一生一世。”

琳琳停下拍面膜的手,仰起淡绿色的女鬼脸“凌凌,这样的男人你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世上压根没有。还是实际点,找个长得帅,又有钱的男人吧。”

“等他玩腻了把我弃如敝履”

“那也好过你为一个平凡的男人付出了一切,等他事业有成把你弃如敝履。牵手你看过没那才是最悲哀的女人。”

牵手

她胸腔撕裂般的剧痛,抢回枕头抱在怀里。

她在高的时候,妈妈经常来看她,给她买很多爱吃的零食,但爸爸一次都没来过。

每次放学,她都会向巨大的铁门外张望,希望能看见记忆那个身姿挺拔的爸爸提着零食站在门口。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08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