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新娘被所有人强h 妈妈和儿子偷情

埋头看了一眼已经漫过鞋面的海水,杨妤思右手叉腰,左手豪迈地指着正前方,“那里,我们朝那里划,是生是死,就看这次的了!”

杨庆博微微一笑,伸出两只长胳膊当浆,朝杨妤思指定的方向划去,幽暗的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眸光。

杨妤思小心翼翼将重心挪到左脚上,试探着弯下腰,战战兢兢地坐在船沿儿上。

杨庆博慢垂着眼帘看了一眼木船船底上的两个洞,左右两只脚分别踩了上去,减缓了木船漏水的速度。

“二哥,”杨妤思扫了一眼杨庆博的脚,“你不是说这些都是梦境吗,就算我们掉了进去,也……不会死吧?”

杨庆博高深莫测地笑了笑,欠扁地说道:“你说呢?”

杨妤思白了他一眼,不慌不忙地说道:“杨二,你先前说你看过禁书,可你刚才又说你只在外面转了一圈,那说明你没看啊?但你接着又说禁书在伊甸园里,还知道去那里的路,说的就像真的一样,你到底看没看过那本书?”

说到这里她抬眼看了看四周的汪洋大海,促狭地说道,“可惜,这里的景色千变万化,你是怎么找到那里,看到禁书的?只是……二哥,你不觉得你的话前后矛盾吗?”

杨庆博士无辜地耸了耸肩,手里的动作却没慢下来,“看与没看不都是那样。”

杨妤思不赞同地撇了撇嘴,如果不是对地狱大门充满了疑问,她才不会跑到这鬼地方,至于那对角……

杨妤思轻飘飘地哼了一声,继续问道:“那对恶魔之角呢?”

“那玩意儿,也应该在伊甸园吧?”

听着杨庆博并不确切的回答,杨妤思揶揄道,“你也只是听说而已,压根没见过吧?”

“等会不就见着了?”

杨庆博不以为意地笑了,仿佛他说的那些谎话都是天经地义的事。

杨妤思愤恨地磨牙,她心里的不满还没来得及发泄,小船突然猛烈地晃了两下,船底又出现了两个漏水的洞。

“豆豆!”

杨庆博话音还未落下,杨妤思已经跳了起来,踩在了另两个洞上。

杨庆博二话不说,加快了滑动手臂的速度,也不知道是杨妤思狗屎运来了,蒙对了方向,还是周围的环境受到了两人心境的影响,几分钟后,两人真的到了陆地。

杨妤思瘫坐在沙滩上,还没从先前的惊恐中回神,杨庆博坐在沙滩上,状似盯着自己的鞋在顺气,眼角却偷偷瞅着她,重重地拧起了眉头。

“我们接下来怎么走?”杨妤思朝前方看了一眼,除了越来越浓密的森林,她真的找不到一条路可以走向伊甸园。

“你想怎么走?”杨庆博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把问题抛回给了杨妤思。

尽管很奇怪杨庆博的举动,杨妤思还是认真地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凭直觉胡乱指了个方向。

“好,就那边,我们走。”

杨庆博士牵着杨妤思的手朝树林走去,哪知他们才一靠近,树木竟然凭空消失,一条高速路突兀地呈现在眼前。

“这样变来变去的,速度也太快了点,我无法接受。”

调侃归调侃,杨妤思还是与杨庆博上了路边的那辆跑车,顺着唯一的车道朝前,一路上竟然畅通无阻。

“这下好了,没准我们能找到那个什么夏娃、亚当什么的。”杨妤思坐在副驾位上,开始了发牢骚。

杨庆博好脾气地笑了笑,“豆豆,你就那么不乐意与二哥在一起?就当是逛街呗,陪二哥玩玩也不可以?”

“逛街有生命危险吗?”

“怎么没有?”杨庆博不以为意地说道,“车祸、抢、劫、绑架,这些意外还是有的吧?”

“乌鸦嘴。”

杨妤思白了他一眼,看着前面突然断裂的道路皱起了眉头,“怎么没路了?”

“下车走吧。”杨庆博下车后自然地牵起了杨妤思的手,“我们进来后已经经历了好几个场景,豆豆,要小心了。”

杨妤思紧张地点了点头,与杨庆博朝“森林”里走去。

恢复了感官之后,杨妤思能明显感觉到拂在脸上的湿重雾气,这是密林里特有的气息,黏糊糊的很不舒服。杨妤思噘着嘴跟在杨庆博身后走了近百米,担心地朝四周望了一眼,抱怨道:“要是这里的景色再变,我就回去了。这样折腾,比做敢死队还没保险。”

杨庆博淡淡地笑了笑。

“咔。”

清脆的声音突兀地响起,两人同时停下了脚步,杨庆博将杨妤思护在身后,警觉地看着前方淡淡的雾气。

“豆豆。”

“嗯,好。”

杨妤思朝后退了一步,退到大树下。

杨庆博已经拿出了自己的“家族之剑”,那是一把只有他小手臂长短,却异常纤细,剑身布满了诡异花纹像匕首,又像短剑的东西,看上去并不锋利,剑尖却自然地带上了煞气。

杨妤思想了想,还是拿出了自己的剑,装模作样地挡在了身前。

窸窣的脚步声直直地冲两人而来,白色的雾气中一个朦胧的影子越来越清晰,直到最后,那人微笑着站在了两人面前,

“伯莎?怎么会是你?”杨妤思心跳加快,不是害怕这个死而复生的女人,而是看到这个人,她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就是害老七被审核部审查的女人?”杨庆博痞子味颇重地半眯起了眼睛,随意扫了一眼,摇头道,“也不怎么样啊,就这姿色还想进杨家,痴心妄想。”

这个白痴!

杨妤思瞪了一眼杨庆博士的后脑勺。

“一命还一命,在这里,你的命是我的。”伯莎似笑非笑地看着杨妤思,唇角缓缓上扬,露出了那两颗变地不同常人的犬牙,双眼猩红。

“就这点伎俩?”杨庆博鄙夷地哼了一声,“豆豆,你不是一直想看看二哥打猎吗,喏,你的机会来了。”

话音才一落下,杨庆博已经闪身到了伯莎身前,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杨妤思转动的眼珠只能勉强捕捉到那把短剑刺向了伯莎的心脏。

“倏。”

一声风声过后,杨庆博眼前空白一片。

“人呢?”

杨妤思警惕地左右看了一眼,背心贴着大树树干。

杨庆博收回了手里的短剑,神色凝重地说道:“我们看到的究竟是真实的,还是幻觉?”

“应该是真实的吧。”杨妤思不确切地分析道,“如果是幻觉,应该只有我才能看到伯莎,毕竟与她有瓜葛的是我,可你也看到了,那她应该是真实的存在。可是,不对啊,”杨妤思皱起了眉,“她不是已经被清理了吗?”

杨庆博点头,环视了一眼周围,沉声道,“这里的气息很诡异,里面封印了教科书里没有记载的生物,或许是它在背后作怪,搅乱我们的思维也说不一定。”

杨妤思不确切地点了点头。

杨庆博继续说道,“我们要尽快,在里面呆地越久对我们的影响越大。早点结束,我们早点出去。”

说罢,他牵起了杨妤思的手。

“那边。”杨妤思指着正东方,示意杨庆博他们应该前进的方向。

两人踩着泥泞的小道继续朝前,头顶上间或会传来一、两鸟叫,就在周围的树木渐渐稀少,两人就快走出密林的时候,伯莎再次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还有完没完?

杨妤思愤怒了,先不说周围的景色两步一小变,三步一大换,这个时不时出来碍手碍脚,又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的家伙也让她烦躁。

当下杨妤思心里便憋了火,从杨庆博身后钻了出来。

“你一个死人还在那里折腾什么!一句话,你想怎样?”

面对杨妤思的“豪迈”,伯莎轻飘飘地笑道,“我说了,要你一命还一命,你得命,得在这里交给我。”

“你……”

杨庆博才刚说了一个字就被杨妤思挡在了身后,眼帘下的眸子泛起幽暗的旋涡。

“好,我们就在这里把所有的恩怨全解决了。”

杨妤思异常淡定地看着伯莎,转了转脖子,从靴子里抽出自己的剑,“这次,我会让你死地很彻底。”

杨妤思说话的调子柔柔弱弱,不像是威胁,那身上的气息却是前所未有的萧索,杨庆博歪着脑袋看着她,玩味的眼神突然紧了紧。

伯莎抿嘴而笑,嘴角的笑容还为完全荡开,她的身影站在了杨妤思面前。

杨庆博心里一紧,嘴边的警告还卡在喉咙里,杨妤思就已经纵身跃了起来,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心,她倒立起翻过伯莎头顶的时候,故意将右手按在了她的头顶上,纵使伯莎想抽身,也动弹不得。

好快的动作!

杨庆博蓦地收眼,身子朝前倾了倾,复杂的眼神一直挂在杨妤思身上,跟着她的每一个动作,眼底的犀利越来越浓。

“哗。”

杨妤思手里的短剑再次划破了伯莎的皮肤。

“你……”

伯莎愤恨地咬牙,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她的身上已经被杨妤思割开了几十条血口子,仿佛是故意的,不深不浅,却布满了她的全身。虽然杨妤思手里那把短剑并不是银雪所制,但造成的伤口却比银雪还要厉害,伯莎不仅无法止血,她还惊讶地发现身上的伤口会自动加深,朝她的骨髓扩散。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082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