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男朋友在影院喝我的尿\酒喝多了和女儿做了

干的样子与自愿被操的反应都这样吸引,不枉我待了三个多月才操你,哈…哈…哈…」郭雄在丽仪体内抽插十多下,射了一点精液,拔出仍然坚硬的阳具,面向丽仪,命令道:「我的性奴,快给我整根舔乾净!」被抽插得疲累的丽仪全身赤裸,跪在沙发上如女奴一样,垂下头,痴恋地捧着明明是夺其贞操、害其丈夫的仇人郭雄的鸡巴,温柔地按摩,搓搓两粒大春子,把整根阳具含在咀里,用舌头在口腔内舔乾净。「还有两粒大春子呢?对…是这里…还有鸡巴下面突起的青根…这里最痕痒…呀…再往下舔…对…我的屁眼…把舌头钻进去…噢!

超爽!」郭雄一面享受丽仪的侍候,一面教导丽仪怎样令自己爽。

受到丽仪小咀进一步的刺激,郭雄狂插小咀廿多下,扯起头仪的头发,手不断来回搓着大鸡巴,再向着丽仪绝美的脸蛋不断揩抹。此刻丽仪仍懵然不知,以为干自己的是丈夫俊文,竟然含情张望郭雄的淫相,最後郭雄以雷霆万钧之势,「呀…呀…」将储蓄了多个月的精浆全射进丽仪完美无暇的脸儿、蕴酿奶水的乳房上!丽仪面对「丈夫」无情的袭击,只有张开杏眼,挺起胸膛,迎面接受腥嗅欲呕、味道浓烈的精液……射精後,郭雄淫贱地把丽仪的头拧向左面,原来其中一个镜头正拍摄着刚才颜射丽仪的精华片段,郭雄的阳具仍然强势地站立,举起胜利手势,奸笑地说:「这个下午我操完丽仪,还将所有精液颜射了她,你看!!」接着再用大阳具在丽仪精致的脸蛋上胡乱揩抹,丽仪面带满足的笑容,迷迷糊糊,全身赤裸,双手夹胸跪在沙发上,上半身与粉脸满布精液的样子全被摄录在镜头内,看来这段精彩片段,将会是俊文休息时的「消闲节目」了…拍下丽仪被颜射的片段後,郭雄用手翻看丽仪的阴部,瞄看两片阴唇被操得红红肿肿,黏满精液的骚穴洞口,便感到非常满意,得意洋洋地对着丽仪说:「这次暂且方过你,帮我们产下「干结晶品」後再狠狠干破你的淫洞!」接着郭雄便为丽仪抹乾净脸上及下体的精液,以免给丽仪发觉被奸的迹象。当清洁至下体时,郭雄仍不忙用三只手指插进丽仪的肉洞内,忘形地说:「还不插死你这条淫荡母狗!!哈哈…」狠插了三、四下才肯摆手……一小时後,丽仪恢复知觉,除了觉得全身骚软,下体有点灼热微痛之外,实在想不起刚才发生何事。看到郭雄在照顾自己,才知道刚才休克晕倒了,内心感到很不好意思,但丽仪又可曾想到刚才自己已再次被郭雄干了呢?郭雄临走前提点丽仪她刚才突然晕倒在地上,他未能即时把她扶起,着丽仪自己检查一下有否撞伤,郭雄的细心照顾,令千夫所指的丽仪无言感激。郭雄走後一段时间,丽仪才往洗手间检查身体,丽仪这时才发觉左乳上瘀了一大片,还以为刚在自己撞伤了,所以没有怀疑是郭雄的卑鄙所为,但实情是自己刚才被郭雄干狠插时,惨被扭捏乳房而引致瘀伤,可怜的丽仪至今仍懵然不知!目睹拥有完美身材的自己,丽仪突然想起刚才昏倒的时候好似发了一场春梦似的,想起与俊文甜蜜地做爱,自己体贴温柔地为俊文口交吞下爱液的情境,下体忍不住流下兴奋的汁液……可是很快丽仪又回过神来,知道俊文已病在床第,又怎能满足自己,与自己过着鱼水之欢的生活呢?这时丽仪不禁又再想起新婚之夜被干狠插下体口交颜射的惨事,想起变成废人的丈夫,想起已失贞操的自己,想起怀有三个淫贼的孽种,想起现在孤立无援的境况,丽仪不禁抱着赤裸身驱痛哭起来……此情此境,郭雄在家中的电脑上看得一清二楚!看见丽仪赤裸丰满的胴体,正在检查刚被操而弄伤的乳房,看见丽仪想得入神,下体流出淫液後伤心痛哭的样子,郭雄不禁鸡巴勃起,向着萤光幕来回磨擦自渎,发出淫贱笑意:「哈哈…不枉我在洗手间内装置多个针孔镜头,连淫穴肉缝都看得一清二楚!看来刚才操得太少,未能满足我的好表弟妇,让我下次再狠狠地干死你为止……哈哈哈…」接着,丽仪在浴室内淋浴洗澡的情形都给郭雄全拍摄下来,每当丽仪拿着沐浴液涂在乳房上揉搓按摩,35D的巨乳被搓成不同形状,两粒小乳头坚挺地迎向花洒时,郭雄便看得鸡巴兴奋地不断抬头,丽仪缓缓地又抬起右腿,准备清洁阴部,这时私处两块小红唇立即暴露在镜头之内,一张一合地郁动,正在挑逗萤幕前的郭雄。此刻郭雄看得金睛火眼,巨阳再冲动地胀大一倍,精液亦慢慢地从小孔内流出,异常兴奋!浓密带曲的阴毛尽收眼底,郭雄沉醉在丽仪色欲的画面中,不禁加快速度狂捽坚硬的阳具大叫:「呀…呀…正呀!下面的阴毛真浓密!还生长到两边的股隙,真淫贱呀!下回让我拔光你的阴毛留为纪念…呵呵呵…呀呀呀…」郭雄大声呻吟後,把应该射进丽仪阴道内的精液全喷在手上。

丽仪沐浴後,围着大毛巾走进与俊文的睡房里,准备为俊文清洁身体。鉴於与俊文己成夫妇,虽然俊文现在已变成痴痴呆呆,但丽仪仍希望可与俊文长厢厮守。医生虽然说俊文的睾丸已严重破损,没有能力制造精子,阳具亦不能勃起,与失去阳具的太监无疑,以目前的医学而言,复完的机会是零,但丽仪仍希望有奇迹出现。可是纵使丽仪衣着打扮性感,俊文的阳具仍无任何反应。直至丽仪怀有孽种三个月,俊文的病情更加恶化,患上精神病。此刻丽仪只用毛巾包裹赤裸的身体为俊文清洁下身,目睹恍如性感尤物的妻子,俊文只是痴痴呆呆地看着,全无反应。一不留神,丽仪的毛巾不慎滑下,赤裸的胴体尽现眼前。丽仪嫁给俊文三个多月以来,首次赤裸裸地面对丈夫,可是没想到这刻的俊文会弄至如此不堪的田地。虽然已非处子,但仍以为首次赤裸丈夫面前的丽仪立即满脸害羞,正想拿起毛巾的时候,想到希望以自己诱人的身体可以刺激俊文的反应,希望对病情有所帮助,所以丽仪便继续赤裸裸地为俊文抹干下体。

「哗!正呀!你这贱女人真是水性阳花,淫荡无耻!我表弟病得只剩半条人命,你竟然有心情光着身子挑逗他?以前我操你的时候又不见你这样主动!挑你这淫贱妇!枉我今天还怕你会流产便放过你,真是笨!下次待你挺着大肚子再大干你一番!」仍在家中监察丽仪一举一动的郭雄厚颜无耻地骂道。「孕妇的奶子真的谷得很大,两粒乳头又粉嫩又细粒,哗!又白又挺,35D我喜欢!刚才应该狠狠地搓爆你的巨乳!……挑!还看甚麽?还在捽你这死鬼丈夫的小鸡虫做甚麽?你以为它会有反应吗?要捽要舔便舐老子的大鸡巴,一定含爆你的淫嘴!」郭雄看得眉飞色舞,水花飞溅地自话自说。这时的丽仪正耐心地为俊文清洁,又怎会知道自己赤裸身体,亲密地照顾患病的丈夫时正被郭雄看得一清二楚呢?

转眼丽仪已挺着五个月身孕,怀孕令丽仪的胸脯更见丰满,肚子愈来愈大,骤眼看上去还以为快要生得的八个月孕妇呢!一般孕妇都为小生命的来临而脸上挂满笑容,充满喜悦,惟独丽仪愁眉苦脸,伤痛欲绝地面对肚内的孽种不断滋长,罪恶、怨恨,羞耻之感每日也在折磨被奸成孕的丽仪。俊文老爹已委托律师,代表俊文与丽仪申请离婚,现正分居阶段,早於一个月前已把俊文接走,送往疗养院医治。虽然俊文家不想再见丽仪这个不祥妇,但为见俊文一面,丽仪仍不辞劳苦每个月总有两天往疗养院探望深爱的俊文。当然,每次郭雄都会相陪前往,每次前往疗养院,郭雄都会乘丽仪不觉而折磨俊文,以致俊文的病情也愈来愈严重。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025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