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颠簸的路上 妈妈_老师学生肉文

刀疤的女人似乎沉浸在了刀疤的抚摸中,似乎并没有听到刚才刀疤说的那些话。红豆眼尖,发现竟是刀疤在不知不觉中催眠了他的女人!

刀疤的女人昏了过去,倒在了刀疤的怀里。刀疤将她放在椅子上,对红豆说道:“好了,现在你们可以了。不过还请放了齐小姐,否则我没法跟上面交差。”红豆点点头,回答道:“当然,谢谢你为我们解了围。钻石,我们三天后自会送到你的手上!”刀疤摆摆手:“不必,老板说了,买钻石的目的就是为了送给你,现在,我的任务完成了,我也该走了。”

红豆嗤笑:“买?应该是抢的吧?”刀疤笑道:“老板可没说抢,只是说要我配合齐小姐‘买’钻石而已!”红豆奇怪的问:“这是怎么回事?”刀疤笑道:“这一切都是这位美丽的齐小姐的计划,老板只管出钱,其他的一概不管。好了,我说的够多了。我该送齐小姐回去了。”

红豆收回了兵器,放了齐萱。就在大家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柳思龙也准备钻出来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

齐萱得意的拍了拍手,从外面突然涌进了一群人,手持枪械,样子分外销帐。红豆仔细看看,认出领头的那个瘦子正是上次探察被发现的那人,看样子,他们是听命于齐萱的。

刀疤冷着脸对瘦子说道:“瘦子,没想到你也要搀一脚,你忘记老板是怎么嘱咐我们的吗?”瘦子装模做样的打了个哈哈,道:“刀疤,识时务者为俊杰。老板出的钱是不少,但这位齐小姐开出的价码是老板的五倍。我想,没人跟钱有仇吧?”刀疤皱紧眉头道:“看来你已经忘记我们道上的规矩了。”瘦子得意的笑道:“刀疤,你别敬酒不吃非得吃罚酒,实话跟你说了吧,我的老板只有一个,那就是齐小姐。至于你,如果跟着我们干的话,你那份少不了你的,如果你继续冥顽不灵,别怪兄弟心狠!”

刀疤冷哼一声,扭过了头不再看他。

朱念红暗暗不安起来,柳思龙知道他们被绑架一定会想办法找她们的,按时间上推算,这个时候大概也该找到了。如果就这样贸然的闯进来,很可能大家都中了齐萱的埋伏。因为朱念红并不知道柳思龙等人因为有萧娴的帮助抢先部署好了,所以,心底格外的焦急与不安。

柳思龙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早一步现身,现在还能继续看看齐萱玩的新花样。当他的余光扫到朱念红脸上时,发现了她的焦急,顿时明白了她是在担心他的安危,心里略略高兴了起来。

廖辰一直按兵不动,虽然心底早已经蠢蠢欲动,但他答应过柳思龙,他不动廖辰也不敢动。

队长等人守在房间外面焦急的等候着,房间内的一举一动皆通过一个摄像头传了过去。当瘦子他们突然出现的时候,队长他们大吃一惊,一度以为是伪装失败被发现了,而当他们发现瘦子他们是从另外的房间冲进朱念红所在房间后才松了一口气。

朱念红考虑再三,终于做了个决定。

她对齐萱讲开了条件:“我知道你的目标是钱和我。我可以跟你谈笔交易,我留在这,你放她们走。我死了之后,思龙自然会回到你的身边,从此你再也没有了竞争对手,钱和人你都得了。他们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特殊价值,何况,你伤了我姐姐,我想那个幕后的老板恐怕也不会轻饶了你!”

齐萱得意的狂笑道:“怎么了?不嚣张了?谁刚才得意来着?谁刚才胜券在握来着?我也实话告诉你吧,今天谁都别想活着离开这个房间!你以为你死了思龙哥哥就会回到我身边吗?不会!你以为你姐姐他们出去了就会就此罢休吗?也不会!但是我把你们都杀了,谁也不会再有怨言了,因为没人听的到了!”

朱念红笑道:“那你如何跟那位幕后的老板解释?”齐萱狂笑道:“解释?用的着解释吗?我就是最好的解释!我既有貌又有财,什么样的男人会拒绝的了我呢?”

朱念红笑道:“据我所知,这两块钻石总的价值不过千万,这不过是你辉煌时期的九牛一毛,你会把这点钱看在眼里?”齐萱拍了拍手,道:“不错,这两颗钻石的市场价值确实不到一千万。但,对某个人来说,价值可是堪比生命。我也知道,他有钱,有很多很多的钱,我要什么他就有什么。”

朱念红不解的问:“你说的那个人是…?”齐萱顿时冷下脸来,道:“少跟我装蒜!别以为你们什么都知道,也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齐萱得意的继续说道:“你们都知道我给你们按了窃听器,却以为我只按了一个。孰不知,我其实按了两个,另外一个在高和住院的时候我趁你们去医院探望他的时候将窃听器按在了狗窝的上面。你们再怀疑,就是没有想过要查查狗窝。所以我趁你们都不在家的时候悄悄的取走了,等你们再想起来查的时候,已经晚了。”

齐萱得意的狂笑道:“现在你们乖乖的给我站好,把钻石交出来吧?我只要掌握着这两块钻石,相信许多不想死的人都会来主动找我!我还愁什么呢?哈哈哈哈!”

无奈之下,朱念红只好将钻石取了出来,放在齐萱的手上。齐萱得意洋洋的样子分外可憎。

齐萱对其他人说道:“你们都到一边去,朱小姐还请留步。”瘦子用枪指着其他人,赶到了墙边,朱念红独自傲然站立在房间的中央。

朱念红冷冷道:“这对我不公平。我要求与你公开决斗,我拿我的命和你赌!”齐萱得意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会不甘心失败的,不过没关系,我今天心情好,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不过不是我跟你打,我派个人出来和你打。你赢了,我放你们走,你输一次我杀一个人!”

朱念红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不敢,你只会利用别人当枪使——”她转头对瘦子他们继续说道:“你以为她杀了我们你们就有好日子过吗?不会!她会想办法灭你们的口,因为你们也都是知情者!别以为她做不出来,她都能花钱买我们的命了也会花钱买你们的命!所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所以我们才应该合作,她给你们的价格,我再出5倍!”

齐萱叫嚣道:“你们别听她胡说八道,她根本没那么多钱!”朱念红嚯地转过身来指着红豆大声说道:“是,我们姐妹俩是没有那么钱,别忘了,我的男人可是有足够的钱!无论是我还是我姐姐,我们任何一个人将来的老公支付这点小钱根本算不得什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位齐小姐开给你们的价码应该是在事成之后才付清的吧?”

瘦子听了朱念红这番话果然开始踌躇了起来,柳思龙知道他们该现身了。

只听房间里面套间的衣橱哗啦啦做响,柳思龙拉着廖辰从里面跃了出来。外面的人们喜忧参半,喜的是朱氏姐妹忧的是齐萱一帮。

柳思龙对瘦子说:“我就是朱念红的未婚夫,想必你也知道我的身价,现在我把价格抬升到十倍,条件只有一个:抓住齐萱!”瘦子果然开始动摇了,柳思龙的条件和价位确实太具有诱惑了,他知道柳思龙的身家,他承诺支付就一定能支付的起。跟谁卖命都是一样的,只要有钱赚。何况原本的目的就是保护红豆的,现在只要刀疤不说,没人会去惹这个骚,这个齐萱对老板的意义也不是特别的重大,她只不过是跟老板合作的人罢了。而且对方隐藏在里面那么久都没有被自己发现,可见他们还有一批人埋伏在暗处。如果现在不掉转方向的话,很可能被对方的埋伏包围。自己在明,他们在暗,这仗无论怎么打胜算都不大,现在不妨做个顺水人情拿了齐萱,也好跟他要钱!

瘦子想罢,果然掉转枪头对准了齐萱,瘦子没有表情的说道:“对不起了齐小姐!”齐萱气极,连连跳脚道:“我给二十倍的价格!”柳思龙冷冷道:“恐怕你出不起!”齐萱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朱念红见危机解除,眼泪汪汪的叫了声:“思龙,你没事吧?”柳思龙一把把她拽进怀里,轻声说道:“傻瓜,这话该我问你才对!你知道刚才我有多担心你吗?如果不是担心流弹会伤到你,我早就朝他们开枪了!”朱念红傻傻的问:“你们怎么躲进衣柜里了?”柳思龙这才想起队长他们还在外面,于是示意廖辰去喊队长他们一行过来。而廖辰正痴傻的看着红豆,红豆也微笑着看着他,竟没看见柳思龙的眼神。

柳思龙和朱念红相视一笑,继续拥抱在怀。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97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