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吸得好紧好爽/男同事把你抱到他腿上

“你先好好休息吧!”他需要有一些空间让自己舔平受伤的心,说完欲转身离开。

“公子,可否告知你是如何知晓我的名字?”

她没有忽略掉,方才他竟然唤出了她的名字,颜玉的双眸紧紧地瞅着他。

娄正锐目不转睛地盯着颜玉的娇颜,清晰的告诉她,“你告诉我的。”

“我?”

颜玉轻拢眉心,对于他的话心存疑惑。

是何时?是在他将她抱起之时,她亲口告诉他的?不,不对,她并没有与他提自己的名字。

那么,他又是如何知晓的?

“我记得并未与公子提及我的名字。”

娄正锐苦笑了下,他该为她解释这名字是她在四年前就已经告诉了他吗?颜玉这个名字早已经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了。

“在四年前。”

颜玉听见他给出的意外的答案。

有点扯谈,四年前她就呆在星月宫里,哪儿都没有去过,他又怎么见着她了。

“不可能。”颜玉不加思索的否定。

颜玉双眸不禁开始扫视了屋内的环境,她确定之前并未见过。对他,却有说不出的熟悉的感觉。

“我说的并非谎话。”

娄正锐对上她的双眸,语气虽平和,细听之下还夹了笃定的语气。

“公子何出此言?你和我今日才是第一次见面而已。”

娄正锐深深地看了眼颜玉,他有许多的话想与她诉说的,触及到她带着陌生又疏离的眼神,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颜玉见他只是盯着自己瞧,却不发一语,她唤了一声,“公子?”

“你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吗?”

四年里,他还清楚的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她的面容,她的一颦一笑,她可爱又无里头的问话。

“对不起!”

颜玉也不知自己为何要跟他道歉,只觉得他眼里的那一抹挥之不去的失落,让她没有办法忽略掉。

娄正锐淡然的一笑还着忧郁,低垂着双眼。

“你肯定很累了,先在这里休息吧。”时候也不早了,她看起来也很累的样子。

“你要去哪?”看着他转身,她心急的唤住他,不希望他离开。

“我只是在沙发上呆着,还是你需要什么?”娄正锐回眸睇着她。

“没有,你可以……留下来吗?”她知道自己一个姑娘家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的。

她就是想看到他,她也说不上来,在陌生的环境里对他有莫名的依赖的感觉和安心。

“我在这等你睡着。”娄正锐在旁边拉了一把椅子过来。

“睡吧。”

颜玉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的,没想到很快的,她一闭上眼,就沉沉的睡去。

娄正锐在她睡着后,从椅子上站起来,轻轻的走过去,盘腿坐在床底。

他真的好想她,只有这一刻他才敢承认自己真的好喜欢她。

幸好上天没有再让他等四年,她的再次出现点燃了他心里的一盏灯。

颜玉轻轻哼了一声,手垂在床边。

娄正锐悄悄的伸出手轻轻握住她嫩白的细手,还是冰冰凉凉,他两只大掌包覆住她的小手,不知不觉得枕在床边也睡着了。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进了室内,颜玉满足的喟叹了一声,正想翻身,发现自己的手正被某物钳制住,力气不大,还有一股温热的包裹住她的手掌。

她睁开双眼,看向葇荑,原来包裹住她手掌的是一只大掌,她顺着他的手看过去。

是昨晚那名男子,他怎么会在这?

他不会一个晚上都坐在床上,握住她的手吗?

颜玉的脸蛋儿霎时变得嫣红,想抽出自己的手,又怕将他吵醒。

她侧着头观察起他来,阳光洒在他的安祥的侧脸上,额头饱满,鼻梁高挺,他的唇形薄厚适中。

一个念头串进她的脑里,他长得真好看。

只除了他那纠结的眉头,看起来有点碍眼,颜玉不自觉得抬起另外一只自由的手,在他的眉宇之间轻轻的将它抚平。

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让他如此纠结,连睡着了都耸起眉宇。

蓦然的,娄正锐睁开了双眼,颜玉受的手来不及收回,还停在他的眼前,他快一步伸出另外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

“早安!”

娄正锐的唇边漾出一个让人炫目的笑容。

颜玉看呆了,原来他笑起来这么地迷人,她的唇瓣也溢出笑容。

娄正锐太高兴了,昨晚他真的很害怕她又再一次不告而别,他担心自己睡着,苦撑了许久不让自己入眠。

到后来,他索性执起她的手,只要她一动,他便会知晓。这一觉睡得可真沉,而且还有她的体香萦绕,许久没有那么满足了。

“你饿了吗?我去弄一些早点过来。”

颜玉只是怔怔的看着他走到房间的另一边,拿出了食材。

她再一次打量着这间屋子,总觉得有说不出的熟悉感,她想努力的继续往下想时,头又传来阵阵的痛意。

她坐起来,双脚放在有点冰冷的地上。

“你没有穿鞋子。”娄正锐在忙碌的弄早点时,不时的注意着她这边,见她鞋子都没有穿就赤着脚走路。

“哦。”颜玉低头看见自己嫩白的双脚,正赤裸露着,又坐回了床上,打量着床下有没有自己能穿的鞋子。

娄正锐的在玄关走,拎了一双拖鞋来到她的面前。

“先把它穿上吧。”

“谢谢!”颜玉有点难为情,缩回双脚。

“鞋子有点大,你先将就着穿穿。”他鞋子的尺寸套在她娇小的脚掌,显得格外的可爱。

“嗯,谢谢公子。”叨扰了他一整晚,还弄得他连床都没得睡,实在过意不去。

“不用客气。”

“我带你先去漱洗一下。”

颜玉想了一下,“好,麻烦公子了。”

娄正锐领着颜玉到浴室内,细心的一一教她用水龙头,给她准备了干净的漱洗用具。

“你可以吗?”

颜玉听着他详细的解说,真的好惊奇,水居然只要一拧开就有了,左边是冷水,右边是热水。

“嗯。”她方才在一旁有认真的听,应该没有问题的。

“我去准备早点了。”

“嗯。”颜玉又漫应了一点,她正在研究水龙头。

娄正锐又走回小灶台,开始忙碌的煎蛋,烤面包。

(https:////)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961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