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真大舒服爽真硬舒服爽 男人吃醋为什么会强啪

溶洞光怪陆离,五光十色。让人移不开眼目。

“好漂亮啊。” 月白身后的杜鹃惊呼起来。

“好,蹲着不要动,等月姨下去接着你你再跳下来。”月白叮嘱杜鹃。怕地面太滑。并没有直接往下跳,而是双手抓住洞口边缘,贴着壁岩整个人滑了下去。双脚一曲,人已经稳稳地站立在那里。她朝杜鹃伸出双手,转眼小小的身躯已经落在了月白的怀里。许是想到了妈妈的怀抱,一向沉默的杜鹃竟大哭起来,声音在溶洞里回响,四周的墙壁似感染了杜鹃的悲恸,竟发出呜呜的共鸣。月白心中竟不由自主地涌现一阵阵无法遏制的伤感,仿佛心就要痛得碎裂一般。手不自觉地向胸膛按去,似乎是为了阻止心脏的碎裂。

“有异样。”

再看杜鹃。竟已经哭得面目通红,声嘶力竭却无法遏制住悲伤,墙壁的回响越发地分明,胸痛和压抑感越发明显。

这个溶洞有问题,眼看杜鹃哭得要透不过气了,月白举起手背在杜鹃的脖颈处一拍,杜鹃一软,顿时昏了过去。哭声停了,墙壁的回声也停住了,月白方才找回一丝丝的清明。

是什么原因?

难道溶洞也有悲伤的情绪吗?看来还是得步步小心。

月白把杜鹃背在身后,准备到处查探一下,看看出路在哪里?溶洞地表有着深深的溶沟,沟中的水流不缓不急,而溶洞的钟乳石,形态万千,千姿百态,有石花,有石笋,有石柱,不一而足,而这个溶洞迂回曲折,上下竟有好几层,各层上的石头有的白如雪花,有的晶莹剔透,有的流光溢彩,耀人耳目。再延着溶洞内的溪流往前走,竟似乎听到音乐。

仙乐飘飘,是上层的溶沟内的积水从上面喷泻而出,纷纷洒洒,落在了下面的石头上,各种不一的石头竟然奏出了美妙音乐。

背上的杜鹃悠悠醒来:“月姨,是什么声音?这样的好听。”

“是流动的水敲打石块的声音,石块的位置好像是人为放置的,每一块石头的发出的声音都不一样,共谱了这样一首音乐。”

“月姨,这曲子让人神清气爽,我们不如在这休息一下。”

“也好。”月白放下杜鹃,拉起她的手。

这孩子还是像刚进季府时那样的消瘦,生活的困顿,从未谋面的父亲,还有在面前惨死的妈妈。这瘦弱的身躯到底是怎么样的坚强,可以承受这么多的伤痛。

听着孩子这一声柔柔的月姨,月白好是心疼这个孩子。眼中不由得一红,几滴眼泪滚落而出。

“月姨,你怎么哭了?”

“没什么”,月白用手抹去泪水,“我们要早点走出去,这里没有什么食物。”

“那我们走吧。”杜鹃十分乖巧。

两人手拉着手,延着河流一直往前走。看着五光十色的变化,犹如进入了一个梦幻世界。

“如果梅香那丫头看到的话该有多开心啊。”月白想。她擦了擦自己的双眼,抬起头,看到正前方壁岩边立着一块石碑,那石碑正发出雪白的光芒,月白一看,上面刻着细细的文字:

“此洞名曰悲戚洞,若是有人哭泣,重则会伤心欲绝或泣血而亡,轻则全身武功尽失,陷入昏迷。我姓彭名美,为了躲避仇家一直歇息在此。初始因为伤心险至丧命,幸自幼习武,以石头敲击墙壁发出的声音自成一曲而躲过灾劫。但是人生多艰,忧心伤心不时侵扰,而出去仇家定然不饶我。后见这溶洞溪流,瀑布常有,经多方测试,终得一瀑石仙曲。常听可以清神益气,耳聪目明,而且可以不受心魔感染。若是日后有有缘人得见此碑,常应凝神定气,排遣私心杂念。再往前左拐,有一石室,内刻有我飞石术和静心澄念咒。如果有缘学习,望珍之惜之。出了石室,延着洞内溪流一直前行就可出洞。彭美”

月白带着杜鹃左拐,果然得见一石室。石室相对比较旷阔平整,应该是彭美有一一打磨过。石床石桌一应俱全,且洞里常年恒温,四季如春,想是彭前辈常年居住在此。石室内刻着四副壁画。第一幅壁画画一人常年用石击一棵树木,树身巨大,但是坑洼众多。第二幅壁画则是画一人双手十指齐发,石头全都命中目标,是人身上得十处穴位。第三幅壁画画一人端身正坐,浑身上下飞石环绕,一声断喝后,群石纷飞而出,稻草人纷纷倒地不起。第四画却画一人悠闲度步,以一指遥指一石头,石随意走,隔空捻石。

月白看完壁画,明白这画的是飞石术和静心澄念咒的四重境界。

看杜鹃对声音明锐,性格清明,飞石术静心澄念咒的有缘人就是她了。若是能习得这飞石术的精髓,也是她的造化了。

可是武功秘籍在哪里呢?月白四处查看并无发现,只有一张彭美的自刻画在石桌后的墙壁上。

心诚则灵。

月白叫过杜鹃,叫杜鹃对着彭美的画像磕头。方磕得三个响头,石桌的抽屉自然弹出,月白一见,正是飞石术和静心澄念咒的秘籍。月白拿起秘籍藏入怀中,对杜鹃说:“这画像上的人就是你的师父,你叫过师父,我们再出去。”杜鹃依言而行。

两人走出石室,延着溪流一直向前走。接近洞口,光线越发的明亮,震耳欲聋的水声从洞口传来。原来这溶洞口就掩藏在瀑布后面,这里好几层溶洞的溪流汇聚到一起向下倾泄,好似水珠串成的帘子遮住了溶洞口,而飞溅的水花,在阳光下分外美丽。像一只只剔透的水蝴蝶,飞舞在空气中。穿过瀑布,是清澈可见底的溪流,溪流中整齐的鹅卵石搭成了一条可以行走的小路。走到对岸,杜鹃顽皮地把手伸进水中,扬起一串水花,发出了“咯咯”的笑声,许久没有玩乐的孩子,终于有了久违的笑容,月白在一旁也笑了。

岸上的草格外青葱,树木并不十分密集,反而比较疏朗。阳光洒在草地和树木间,光影都那样的美丽动人。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9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