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高档小区门卫与贵妇 我和寡妇奶好大好硬不要

“叩叩!”

公鸡刚打鸣呢,瑜王府的环就按时被人叩响。

“谁啊!一大清早的扰人清梦!”守门的小厮明显是偷偷睡着了,如今才刚被吵醒。

“吱呀——”门开了一条缝。

缝里那双眼睛往外边偷瞄着。

只看见一个身穿麻黄色袍子白色里衬的男子,腰间别一个缝了缝补了补的蒲扇,面部看不太清楚,想必是戴了斗笠的缘故。

那小厮看他有些仙气,想必是个不凡的人,便放缓语气道:“您可有什么事么?”

只见那人从袖里掏出一张纸来,正是写着“诚募道长”那张告示。原来来人正是薛道平。

那小厮一下子清醒起来,赶忙道:“里边请,王爷就在里边等着。”

进了大门,过了长廊,终于到了前庭,园林风景,样样都好,甚至还在草坪子上放养了梅花鹿,相比于不荒山,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到了前堂,果然见穿着紫色锦袍的泷禾昇在那来回踱步,直到看见薛道平远远过来,便急忙向他迎来。

俩人都入了座,方才交谈起来。

“贫道从告示上得知,王爷府内可有一名女子身患了邪症?”薛道平摘下斗笠,向泷禾昇问道。

“正是,”泷禾昇答道,“本王的未婚妻洪府千金几日前从死地逃生,不曾想竟然身中邪症,如今在那榻上昏迷不醒。”

薛道平听到“未婚妻”这几字时忍不住眉头跳动了下,又赶忙恢复原样。

“小姐的症状是否是通体血红且发热?”薛道平端起小厮刚沏来的茶,轻抿了一口。

不曾想太过烫口,赶紧吐了回去,只憋得面上不动声色。

“好茶。”

的确是好茶,比不荒山下市集的劣质茶好过太多,只是太为烫口,可能是因为下山后脱离冰寒症困扰所致吧。

“噢,这茶的确是好茶,极好的白毫,道长喜欢可以多喝点。”泷禾昇向来不喜欢道士,如今看到眼前这个,只觉得他整一个穷酸样,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本王未婚妻的确是有如道长所说症状。”

“不过是积怨所致,待贫道略施法术便可。”

“那么,道长请吧。”泷禾昇站起来做了个“请”的姿势。

引至一间厢房内,只看见榻上有一个浑身血红的疯婆子,这回倒不是呢喃了,而是直接大喊大叫起来,所以才被转移到了更深的院子里来。

“这位便是洪小姐了?”薛道平问道。

“正是,”泷禾昇回,“还请道长快快施法吧。”

“为我准备雪水一盆即可。”薛道平忍不住笑道。

想来是看到了洪棠这副疯疯癫癫的模样。

泷禾昇觉得这中邪之人只是可怜,实在想不出有何好笑的,也不好意思问,只好叫奴仆赶紧准备去。

雪水已经备好,装在铜盆里架在木盆架上。

其实这雪水倒没什么用处,不过是装得像点罢了。

薛道平伸出两根手指往水里搅和了两下,拔出腰间的蒲扇,扇端插入水中,再抽出,挥舞着洒些许水滴到洪棠身上。

在屋外等着的泷禾昇抱着胸,饶有兴致地看着前面这道士的施法场面,这种大鬼大神什么的,泷禾昇倒是质疑,就看这道士能翻出什么新花样。

薛道平看起来就像随便洒洒水似的,实际上这水被施了仙术。这洪棠的怨气,可不是普通雪水就可以简简单单压制住的。

没想到约摸半刻钟后,洪棠全身的红色竟然淡去不少,就像被洗去了似的。

泷禾昇看到眼前这神奇景象,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这江湖术士,看起来还是有点本事的嘛。

红色褪去得差不多了,薛道平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画得乱七八糟的符纸贴在洪棠脑袋上。

这张符纸当然也是随便画的,一个仙君是不需要什么符纸的。

而这一贴,与其说是一贴,倒不如说是拍了洪棠的脑袋。

洪棠还沉浸在梦境里面杀唐尚姜杀红了眼,这么成千上万个唐尚姜,怎么杀都杀不够。

如今却被人一拍脑袋,立马清醒了半截。

薛道平?

洪棠猛地整眼,看到眼前这麻黄袍子的仙君,还以为回到了不荒山上,吓得就要暴露薛道平身份来。

薛道平一弯腰,捂着洪棠的嘴把她的头摁到枕头上去,示意她别叫。

这下却吓得洪棠一口咬住了薛道平掌心,好在薛道平忍住,面部倒没半点变化。

“你若是暴露我,我就把你带回不荒山去蹲墙角。”薛道平在洪棠耳边轻道。

看来还是逃出来了,只不过这臭老道不知道发了什么颠,跑到这边来。

泷禾昇见洪棠醒了,两三步走到床边,看见薛道平捂着洪棠嘴巴。

“道长这是为何?”泷禾昇奇怪道。

薛道平松开洪棠嘴巴,直起身来,平静道:“无事,不过是方才小姐邪气还没退尽,一醒来就要咬人,为了防止误伤,贫道将其捂住罢了。”

洪棠方才狠狠地瞪着薛道平,如今听到一熟悉声音在床边出现,沿着声音看去,原来是瑜王。

“昇哥?”洪棠惊喜道,就像是看到了亲人似的,不过也的确是亲人,他是她的未婚夫。

泷禾昇听见这一“昇哥”忍不住苦笑了两下,洪棠长大了,和外面那些狐朋狗友厮混,早没了当年那种乖巧气质,连“昇哥哥”都少了一个“哥”字来,亲昵少了几分。

“嗯。”泷禾昇笑着答应。

洪棠直接扑上泷禾昇身上去,没想到半空就被薛道平提住了后领。

“小姐邪气刚除尽,切勿如此激动,最好避免接触,以防误伤。”薛道平道。

洪棠感觉自己正常得不行,薛道平如此真是奇怪,不过看去,薛道平倒又像个没有感情的木头人,机械地笑了下。

洪棠都奇怪整日嬉皮笑脸的森川和日常机械微笑的薛道平到底是怎么玩到一起的。

薛道平此时心里倒是妒火中烧,不知道为什么洪棠能想抱谁就抱谁,森川,这个瑜王,唯独没有他。

明明他和她关系才是最密切的。

泷禾昇听到如此,往后靠了靠,转向薛道平道:“如此,道长请前往前堂商议酬劳吧。”

俩人都恭恭敬敬地做了个“请”的姿势,往前堂去了。

洪棠只好无聊地又躺下来。

这个薛道平怎么又跟来了,难道……

他病又发了?

又想把我煮着吃了?

洪棠在床上辗转起来。

……

前堂。

这茶总算凉了,不止凉了,还有点冷起来。

薛道平又端起凉掉的茶微微抿起来。

泷禾昇看到如此,皱了皱眉头,唤来小厮帮这位穷酸的“江湖术士”换杯热茶。

“请问,道长需要多少金银?”泷禾昇问道。

“贫道不屑金银,只求能在王爷的王府里暂住些时日。”薛道平回。

暂住?一个臭道士,能进瑜王府就已是泷禾昇最大的极限,如今还想暂住下来,真是狮子大开口。

“这……”泷禾昇假意摸着下巴踌躇起来,心里却早已打算好用几两金子把这臭道士打发走了。

“王爷若是不愿也罢了,只是小姐的邪症有复发的可能,这邪气凶猛,还需要贫道及时压制。”薛道平道。

抿了一口热茶,复说:“贫道不过是云游四海的散人罢了,钱财这种东西,累身,则不需要了。”

泷禾昇还在那锁眉深思,薛道平假意起身,就要走的样子。

“道长留步!”泷禾昇站起来道,又转身向奴仆吩咐,“去为道长准备间厢房来。”

“要靠近洪小姐的厢房,以便及时压制邪气,以防洪小姐暴毙身亡才好。”薛道平鞠躬道。

泷禾昇揉揉太阳穴道:“钱叔,带这位道长去吧。”

“那么,道长这边走。”那位被唤作钱叔的管事向薛道平鞠躬道。

薛道平诡计得逞,按住要上眉梢的喜色,却装作正经的样子,跟着钱叔向后院去。

洪棠终于从床上起来了,如今正被服侍着洗脸,一抬头,就透过窗户看见那黄色袍子往这边来了,吓得洪棠差点把脸盆打翻。

薛道平?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94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