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啊老板不要插了啊 h文高纯度h文

“娇娇!娇娇!起床了!”一大早墨阳就把凤娇娇吵醒了。“师父!你干嘛!不要打扰我休息!”师父今天是怎么了?明明平时睡的比她还晚,怎么今天起的那么早?亏的墨阳跟她关系好,要是换了别人去叫她,早就被她轰出去了。“快起床,今天要教你学法术。你不是一直抱怨我不教你法术吗,现在我要教你你怎么反倒不要了?”“什么?”听到这话凤娇娇的睡意全消了,哪里还睡的着。“师父,你等等,我就来!”墨阳站在门口,哭笑不得的听着里面手忙脚乱的声音,“哐当”,定是什么杯啊盆啊的东西被她撞倒了地上,“你别着急啊,慢点慢点,我不赶时间。”象征性的安慰了几句以后里面才算安静了下来。

现在的凤娇娇已经习惯凡人的生活方式了,这也得归功于墨阳的悉心教导。墨阳说,凡人的衣服会脏,会坏,所以他们要不停的更换,并且他们也不是只有一套衣服。对于这点凤娇娇很是赞同,凡人的衣服式样和他们的很不一样,布料也不一样,穿在身上感觉很好看。还有,他们所说的那种平民穿的棉布,比绫罗绸缎可舒服多了,又简单又舒适。凤娇娇偏爱红色,买了好多套衣服,都是鲜艳的红色。“师父,好看吗好看吗?”凤娇娇笑眯眯转了个圈,给师父看她的新衣,墨阳瞄了她一眼,她确实适合红色,面若桃花,腰似盈柳。啊,说到这个,凤夜离的腰也好细!真是勾死人了!“师父……你又在想夜离哥哥?你的脸好像又红了……”自从有一次不经意的谈话后凤娇娇知道了他的事情,那是她一脸严肃的说:“师父,祝你早日把师公带回来。”“为什么是师公?不是师母?”“师父你一看就是个受啊!”“……”

墨阳“哼”了一声,“去去去,红色难看死了。不要离我那么近!你不知道红配绿,塞狗屁嘛。你会毁了我的形象的!”“师父~”“离我远点!啊!”

墨阳说:“凡人爱干净,所以他们要洗漱。”凤娇娇也表示很赞同。尽管她并不明白洗漱是什么。于是她第一次洗脸,把整个脑袋放进了水里。“不对!不对!你看好了!用手捧起一捧水,扑在脸上,然后用干手帕擦干。”凤娇娇依葫芦画瓢,学的有模有样。于是刷牙也如法炮制的教会了。剩下……沐浴……这怎么教啊!墨阳很头疼,这……自己来教吧,男女授受不亲,找人来教吧,凤娇娇根本不让别人靠近她。这……“师父,你是要说沐浴吗?”“对啊。”“我会啊。”“真的?”这小白痴什么时候那么聪明了?“真的。把衣服脱了,再把身上用水洗干净。”“好聪明,你怎么会这个?”“母妃教我的……”凤娇娇笑了笑,垂下了头。自己果然是怪胎,难怪母妃从小就教给她这些。墨阳看着她失落的样子,懊恼的拍了自己一下,“真是,怎么忘了她不会化形。”“好了,师父,我没事,我们继续学吧。凤娇娇抬头,笑嫣如花。

这些发生在几个月前的事情墨阳现在还是历历在目,有很多时候都觉得这个小女孩并不像看到的那样单纯,她的哭,她的笑,都看不出她的真实感情。她小小的身体里到底藏了多少秘密?不得而知。“吱呀。”突然的推门声引回了他的思绪。“师父,好了,我们走吧。”凤娇娇穿了一身短袍,还是大红色,却十分清爽干练。“嗯。今天我带你去山上学法术,趁现在没有猎户打猎,等日出我们就回来。”“好。”原来师父是怕别人看到呀。“才不是。只是现在山上的自然元素最为充沛,正适合你练习。”墨阳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凤娇娇在后面悄悄吐了吐舌头,师父果然有读心术,怎么自己想什么他都知道!

墨阳抱着凤娇娇,运起轻功,没多久就到了山顶。现在是凌晨,天还是暗的,四周很安静,只有虫鸣和蛙鸣声。“师父,师父,好漂亮!你看!萤火虫诶!”墨阳歪头看了看,“天界没有这种东西对吧。早说了人界很好玩的。不过你也要小心一点,注意脚下,很多虫子是有毒的。”“嗯,嗯。”凤娇娇听话的看着地面,跟在墨阳身后向前走去。

“到了。”墨阳的脚步停下来,前面是一块空地,四周树木很茂密,空地中间的空气却意外的干燥。“好了,你都会哪些法术。给我看看。”凤娇娇摊开手,一团火焰从手中冒了出来,还是上次见过的,白色的火焰,体积只有一个手掌大。“这算什么法术?”“召唤术……”“还能干什么?”凤娇娇把那团火从左手拿了下来,揉了几下,变成了一个小兔子的形状。“……这又算什么。”“可以改变形状的召唤术……”墨阳觉得肯定是自己的表达有问题,于是又结识了一遍:“我的意思是,你会不会除了召唤术的其它法术。”“这个……”凤娇娇吱吱唔唔的说道,“小时候我曾经用过别的法术,但是母妃说不可以被别人看到,所以,所以我……”“我是你师父。不算别人。”“这……好吧。”凤娇娇的手指在空气中交织了几下,一堵火墙立在了他的面前。“这……又是召唤术吗……”凤娇娇的脸红,“算……算是吧。我……真的不会……别的了。”

墨阳却没觉得她很蠢,因为他想到了一个问题。“娇娇,你把咒语告诉我。”“没有。我不知道咒语。”看来他的猜测果然没错,之前看到她掌心冒火的时候以为是咒语念的太快没有看到,可是后来出现的火墙,这明显是一个高阶法术,威力随施法者的法力增长而增长,而且吟唱时间也随施法者的法力增长而缩短。看风娇娇这个样子,时间这么短,就筑了一面火墙,如果不是她的法力十分高那么就是,她根本不用念咒语。果然猜对了。

“师父……我是不是很笨啊……小时候先生教我们念咒语召唤出火焰,我除了能变出一个小火团之外什么都做不了。可是……这些乱七八糟的法术我又不能用……”凤娇娇几乎快要哭出来了,要是师父也像别人一样嫌她笨怎么办,别人怎么看她无所谓,可是……可是这是师父呀……“娇娇,你这些法术是跟谁学的?”墨阳问道。“不知道,我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就会了。没有人教我。”“那……凤夜离知道吗?”凤娇娇难过的“嗯”了一声,“我给他看过,夜离哥哥一直安慰我,说没关系。我知道他心里一定也很难过。”墨阳差点就笑出声来了。这钟天生的对火的控制力,只有上古神凰族才有,现在凤娇娇却为这感到难过,真是……太暴殄天物了……“娇娇,你听我说,你很厉害,真的。”“师父,你不用安慰我了。反正,我这个样子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扑哧……”这下子他是真的忍不住了,“娇娇,你不知道吗,你的夜离哥哥也是这样的。”

“什么?夜离哥哥?也学不会咒语吗?”墨阳心里乐开了花,堂堂神凰老祖,尊贵万分的身份,超凡的天赋,竟然被说成了“学不会咒语”。“哈哈哈……”他笑的肚子都痛了,蹲在地上直不起腰来。“我说娇娇啊,你的夜离哥哥一定不希望听到你知道他笨,下次看见他的时候你不要告诉他我告诉你的哟。”“嗯。”看着凤娇娇郑重其事的点头,他觉的简直就要笑死了。凤夜离呀凤夜离,下次见你的时候,我看看你的骄傲往哪里放。哈哈……

凤娇娇觉得墨阳真可恶,笑话她就算了,居然还笑话夜离哥哥,正准备痛骂他一顿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蹲在地上的那个人不见了。“师父?师父你在哪?”“救命!救命!松手!你松手!啊~”一个凄惨的女声传了过来。她急忙循着声音跑了过去,却发现掐着她脖子的那个人竟然是她的师父,那个温文尔雅的翩翩书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冰冷冷的没有感情的人。“师父?你先松手?”实在看不下去了,那个女孩憋得脸通红,双脚乱蹬。“大胆半魔族,躲在这里偷窥我们,意欲何为?”“咳咳……你……放开我……我……不是魔族……”墨阳眯着眼睛观察她,手却没松半分。“师父!放手!她要死了!”墨阳被她突然大喊下了一跳,手一松,那个女孩快步跑过来,躲在了凤娇娇的身后。“你……”墨阳伸手抓她,没抓到,只能瞪着凤娇娇的背后干着急。

“说,偷窥我们干嘛。”那女孩小声嘀咕道,“不就是看到你们谈情说爱了吗,至于杀人灭口吗。”凤娇娇回头瞪她:“别乱说话。”“说实话!饶你不死!”听到墨阳的大喝,她忍不住伸了半个头出来:“我还想问你们呢!三更半夜的跑到这里谈情说爱!”“咳咳……”墨阳被她一噎,“说什么呢,我们在练习法术。”“哼。谁知道呢。”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躲在凤娇娇身后,骂死她也不出来。“好了,那请问你在这里干嘛呢。”她听到墨阳口气软了,也不继续躲着了,站了出来:“本小姐在这里捉虫呢。”“捉虫?”墨阳表示不相信。一个女孩子一个人三更半夜的出来捉虫?莫非半魔族喜欢吃虫?

“呸,本小姐是一名蛊师。哼,你最好不要惹了本小姐,不然本小姐让你尝尝我的小蛊蛊。”“原来是这样。”墨阳点了点头。这倒可以理解,一般的毒虫都是在这个时间出来活动。凤娇娇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个女孩,她好有趣。“还有,本小姐是人类哦,货真价实的人类!那一半魔族的血统我才不承认呢!”“姑娘说是就是吧。”墨阳又恢复了他的阳光形象。“喂,”一直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凤娇娇突然开了口,“我叫娇娇,你呢?”

“晏衾淑。”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93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