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老公和朋友搞我的故事-快穿之肉糜蜜花

此时,在萧家大厅,萧为正与三个客人面向而坐。

三个人中坐中间的正是上官穆文,他右边坐着一个干瘦的老人,左边则坐了一个中年男子。

干瘦的老人看起来有七十多岁,肤色有点黑,脸上的五官隐隐与萧为有四五分相像,一双不大的眼睛精芒闪烁。

中年男人看起来则只有四十多岁,有着一副魁梧健壮挺拔的身子板,脸色赤红目光炯炯,浑身透着股逼人的军人气魄。细看,却与那上官穆文有着七八分的神似。

“二哥,有神器降临人间,这么大的事,你怎么就不跟我说一声呢。好歹,我也是萧家的一份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总得告诉我一声吧!”说话的干瘦老人正是萧为的堂弟萧立。

萧为深深地叹了口气,满脸无辜地说道:“三弟啊,并不是二哥有心隐瞒,实在我也是刚刚接到那个墨岩的电话,说有这么一回事才知道的。这不,我也正想找你们商量呢,没想到你们就都来了!”

萧立从鼻间冷哼一声,说道:“二哥,咱明人不说暗话。三年前人间出现的那般异象,别告诉我你不知情!”

萧为抬头看着他,脸色平静地说道:“这事我也听玉儿提起过,但因当时我正在闭关中,所以具体的也不清楚。而玉儿又因修为不精,也未能探出个究竟。现在听三弟的意思,莫非三弟已知晓个中来由?”

萧为说的是事实,他当时确实在闭关当中,至于萧玉,毕竟是小辈,修为不如前辈精深也很正常。

萧立没想到问题这么快转到了自己跟前,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

这时,坐在上官穆文右边,一直默不作声的中年男子突然说道:

“两位师叔,三年前人间发生异相的时候,我与父亲正好都在国外执行公务,也未能前往一探究竟。但依现在的情况来看,只怕这神物降临人间的消息亦非空穴来风。虽然我们暂时未将此消息向上面汇报,但事关重大,还得尽快确认为好。据小女燕嫣说,萧玉贤侄与那女孩私下有些交情,而萧行伯父又曾与那狼妖交过手。晚辈斗胆,您看能否请萧伯伯和萧贤侄,与我们一起去找那女娃儿,将此事探个究竟呢?”

这个中年男子正是上官燕嫣的父亲上官正炎,他子承父职,依靠着家族多年来在组织中建立的威信与势力,加上本身修为不浅,在组织着担任着举足轻重的领导职位。他的这一番话颇有份量,事情一旦被上头知晓,将不再是萧家可以左右插手的事,而林薇薇在也将无法再有正常的生活。

萧行听了心里也是很为难,这事他也无法掌控,但此时唯一能阻止事情蔓延的办法,却只有继续隐瞒,不禁说道:“你萧伯伯他刚出关……”

见他似有意要推脱,上官穆文未待他说完,连忙帮着说道:“是啊,萧师弟。此事非同小可,咱们现在且不管它是真是假,一旦消息泄露了风声,都必会在人间掀起一阵血海风浪。上面我们也瞒不了多久,不如趁事态未发展严重前,我们先找到那个女娃儿,看看是否真有其事再作决定也不迟!”

萧立也跟着点头附和道:“上官师兄说得极是!二哥,不是说萧玉跟那个女娃儿很熟吗?叫他带我们去找她不就行了!再不行,告诉我们她在哪,我们自己去查!”

见三人都看向他,萧为不由地叹了口气,无奈道:“不是我不愿意帮你们啊,实在是玉儿说他也有好些天没跟那女娃联系了,现在也不知道她在哪啊!上官师兄,你不是有派人看着那女娃的家吗,情况怎样?”

上官穆文与儿子对望了一眼,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这两天来,那个女娃就没有回过家。也去过她公司问了,说请了一周的假,已经三天没上班了,却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林薇薇确实已经有三天没上班了,但他却不知,李纯纯对公司有了隐瞒。请一周的假是萧玉代林薇薇请的,并且让她帮忙保密。李纯纯本与林薇薇就是闺蜜姐妹,虽然不知到底是何原因,帮忙却是不在话下的。

萧为眉头一皱,思索半晌,才迟疑地说道:“这就奇怪了。难道,她已经回妖界去了?”

这话一说出口,众人都是一惊。

众人中唯萧立还不知道林薇薇的身世,不禁奇道:“那女娃儿不是人吗?”

萧为一时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想了好一会才答道:“她本是妖界狐妖之女,不知因何缘故,三年前,狐妖将她一人留在了人间。”

萧立沉思片刻,又觉得不对:“既然那女娃儿是个妖,萧侄儿为何会与她有私情?难不成,这其中还另有隐情?”

听完他这一番话,上官穆文眼中霍然精芒一闪,目光锐利地看向萧为。

萧为不禁有点心虚,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说道:“玉儿跟那女娃儿本是同窗,这有私情谈不上,同窗之谊反倒更多一些。而且,两人之间的相识,也全因玉儿的一个同班同学兼好友,那人与女娃儿也是至交,所以玉儿才与那女娃儿有了交往。”

上官正炎与上官穆文瞬间交换了一个眼光,然后微微地点了点头,说道:“萧师叔所言极是。既然那女孩的至交萧贤侄也认识,不如让他现在带我们去见见,兴许也能问出个什么。”

萧为又是叹了口气,说话的语气间充满无奈:“各位真是不巧,我大哥最近一心想要捉回那只千年狼妖,一早就带着玉儿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我刚刚本来也有事要找他,却没想到那小子连手机都没带身上,根本就联系不到他!”

上官正炎还要再说,上官穆文却突然拦住了他,起身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先回去再想想别的办法吧。萧师弟,若与小玉取得联系,还请代我们传达一声。今天我们就先告辞了。”

萧为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要走,反倒有些吃惊,连忙站起身道:“没问题。待他回来后,定叫他回电话给上官侄儿。”

上官穆文点了点头,又与萧为客套了几句,这才离开萧家。

萧立见上官穆文两人要走,想着自己留在这里也套不出什么话,连忙也跟着起身告辞,驱车紧跟在上官穆文两人后面。

迷彩的军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上官正炎仔细地将与驾驶室连接的窗口关上后,这才侧头朝身旁上官穆文问道:“父亲,您刚才为什么不让我继续说下去呢?萧为叔叔明显就是在有意推辞,若是连您也开口请求的话,想必他一定会答应的!”

上官穆文微微侧头看了看前方紧闭的窗口,这才摇了摇头,说道:“他不会答应的!”

这部军车是上官正炎的专用车,都用特殊材料制作,不仅能抵挡飞弹流刃,还能阻挠异能人神识的探测。而前方那个窗户,更有很强的隔音效果,关上窗后,坐在前方驾驶室里的人绝对听不到后面一点的声响。

见他如此肯定,上官正炎不禁大奇,问道:“为什么?这事又影响不到他们萧家。”

上官穆文再次摇了摇头,说道:“不,你错了!此事只怕与萧家有着莫大的关系!”

上官正炎不由地大惊,正要继续问下去,上官穆文却做了个停止的手势,说道:“详细的,回家后再跟你说。”

迷彩军车很快在前往市区的出口拐了下去,跟在后面不远的宝马房车,不由地降了降速度。车里的萧立迟疑了一会,最终叹了口气,踩了踩油门,继续往正前方行去。

上官穆文看着黑色的宝马消失在前方的倒后镜里,才暗暗地松了口气。

他从那天说去林薇薇家,萧玉突然找萧行两人说事时,就已经隐隐察觉到,萧家有秘密!

那天他在楼下用尽了方法,都未能探听到三人一点的声息,可见他们要么是用了特别的方法,要么是进了特殊的地方,有意不让他听到。

而后去到林薇薇家,萧行等人的行止又显得十分奇怪,似有意在隐瞒什么。那时,他就已经肯定,那个叫林薇薇的女娃儿定有内情!

今天家里用以公务专用的书房电话,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男子的来电,说有神器降临了人间。男人没有说得很详细,只说不信可以去问萧家。他本着怀疑的心情来萧家探个虚实,但萧为的反应却告诉他,此事八成是属实!

不仅如此,只怕还与那叫林薇薇的女娃儿有联系,与三年前的那番异相有关联!

他沉默良久,突然沉声说道:“马上派人盯紧萧家!那女娃儿的家继续24小时监控,叫下面的人机警点,不得有半点的马虎!还有,再查一下萧玉的那个同学!”

见他脸色凝重,上官正炎不禁神色一凛,身子立刻一正,答道:“是!”

接着,他立刻拿出手机,将刚刚上官穆文吩咐的事,又重新发布了一遍。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924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