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我和姐姐性关系 人鱼生殖腔abo文

凌嗣觉笑着说道:“是嘛。”

听着源源的话,也不知道源源是在责备李不言还是在夸赞他,凌嗣觉朝着李不言的方向点了点头,慢条斯理的拿筷子夹起了面条。

凌嗣觉眉眼弯弯的样子,落在了李不言的眼中。

李不言用筷子戳着碗中的面条,就像是在戳着某人一般:“狡猾的像只狐狸。”

凌嗣觉问道:“说什么呢?”

他面无表情的盯着李不言,就像是抓到了李不言什么短处一样。

“什么都没说。”李不言淡淡的答道。

整个餐厅中就只剩下了筷子和碗相互碰撞的声音。

凌嗣觉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观察着李不言跟源源的反应,没想到源源竟然跟自己的口味一样。

源源草草的吃了两口,便把手中的东西放到一旁,“我吃完了。”

李不言也放下了手中的餐具,“等妈妈一下,妈妈送你上学。”

看着李不言跟源源急匆匆的朝着外面的方向走出去,凌嗣觉也没了胃口。

他擦了擦嘴,站在门口。

“少爷。”管家道。

凌嗣觉吩咐道:“派些人,保护李不言跟源源的安全。”

“少爷放心吧。”管家微微欠身,调了几个保镖,跟在了凌嗣觉跟李不言的身旁。

他手里还拿着对讲机,直接对外面的人进行了吩咐。

李不言跟源源走出去的时候,刚好见到了在门口等着的那些人。

“李不言,小少爷。”开车的司机恭敬的叫道,他打开了车门,等待着两个人进去。

源源十分有礼貌,甜甜的叫道:“谢谢伯伯。”

“不客气,应该的。”司机只是点了点头,等源源跟李不言都坐稳了,这才发动了车。

在这一路上,李不言起初还能够保持着沉默,可一想到这段时间都会跟凌嗣觉纠缠不休,她又有些纠结。

跟凌嗣觉在一起有好处也有弊端,尤其是家里的那些事情还没有被解决。

李不言的目光中透露出几分的忧愁。

“源源,你觉得像之前一样和妈妈在一起生活怎么样?”李不言的手搭在了源源的身上,她脸上挤出一抹笑容,轻声说道,“我们以后也会买大房子的,而且,我们一起住不是更好吗?妈妈买的房子离学校还比较近。”

“妈妈,我觉得现在的挺好的。”源源笑嘻嘻的说道,他扭着身子朝着窗外的方向看了过去,似乎并不想跟李不言继续说下去。

李不言绞尽脑汁的思索着。

只要能够劝动源源,到时候,他们两个在离开这里就会好很多。

但很显然,源源并不想要配合李不言。

李不言从手机中找出了源源之前喜欢的儿童房的照片,放到了源源的面前说道:“你之前不是说专门想要儿童房吗?我回去给你买怎么样?”

源源摇了摇头,他的手中还捏着凌嗣觉之前拿着的小鸭子,他一直不停的玩来玩去。

李不言把手机放到了源源的眼前。

“我可以和爸爸说,爸爸也会给我买的。”由于视线受到了障碍,源源不得不朝着手机的方向瞥了一眼,小机灵鬼一般的源源自然是明白李不言的想法。

源源知道,他希望李不言能够跟凌嗣觉在一起,这样李不言就不会轻易的被人欺负了。

源源坚定的摇了摇头。

“源源,他们家里人多……”李不言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

源源如同小大人一般的瞪了李不言一眼,他把手中的鸭子扔在了一旁,拽着小书包问道,“我今天上学会学很多东西的,妈妈,你给我带书了吗?”

一听做法,李不言显得有些紧张,她急忙把源源的书包拿过来,查看着里面的书籍,确定里面的书并没有带错,这才回答道,“带了带了,都给你装着呢。”

坐在前方的司机都有些无奈,听着这一路李不言不停的找着理由,他都不知道,凌嗣觉在家里竟然这么不好。

“源源。”李不言张了张嘴,还想要再说些什么。

司机把车停到了学校的旁边,他直接打开了车门,恭敬的对两个人叫道,“李小姐,小少爷,学校到了。”

李不言的表情还有些尴尬,想说的话还没说完呢。

李不言笑着对司机感谢道:“麻烦你了。”

“不麻烦,都是我们应该的。”司机摇了摇头,脸上露出公示性的微笑。

看着源源背着小书包,跟他们告别,并走了进去的时候,司机才松了口气。

如果凌嗣觉知道,是在他的车上,李不言成功的把源源给骗走了,恐怕,凌嗣觉一定会把他炒鱿鱼的。

没有达成自己的目的,李不言明显有些失落。

“李小姐去哪?我们送你吧。”司机的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对李不言询问道。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李不言轻轻的摇了摇头,希望自己能一个人静一静,“我就是去看看装修的进度。”

听到李不言这么说,司机也没有办法在说什么,凌嗣觉之前已经警告过他们,不管李不言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不能进行干扰。

李不言说什么就是什么。

凌嗣觉的办公室。

凌嗣觉坚信李不言并不会带着源源私自逃跑,一想到这边的事情,他脸上都是春风得意的神情,就连处理工作的效率也快了不少。

办公室的窗台上还放着绿色的盆栽,给严肃的办公室中增添了一丝绿意。

凌嗣觉的手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很快就结束了上午的工作。

他拿出手机,在想着是否应该给李不言打个电话,出去约一下。

敲门声突然响起。

凌嗣觉抬头,他微皱着眉,这个时候谁会来?

“进来。”

一个女子推门闯了进来,她板着脸,“凌嗣觉。”

“你怎么来了?”凌嗣觉有些意外的问道。

“昨天跟你一起上新闻的女人和孩子是谁?”女子突然冷笑一声,语气中充满了质问。

“那两个人到底是谁?”盛浅瑜站在凌嗣觉的面前,她质问的说道。

盛浅瑜梗着一口气,她纤细的手指缓缓握紧,从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她就已经按捺不住了,一直等到今天,已经够给凌嗣觉的面子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92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