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爸爸在学校寝室插我\我妈妈太随意

“林小姐,你还真是会说笑了,我请您出来,只是有些关于沈少的事情想要叮嘱一下您,我也知道,你肯定能自己了解到沈少,但毕竟我跟在沈少身边三年的时间了,多多少少我也是比你了解的多,甚至沈少有些小习惯,我比林妍溪了解的要多。”

林恬挑眉,冷嗤一声:“不用这么跟我说话,你这么帮我,也肯定是有你想要的目的,是吧?”

“当然,不过我的目的不是要得到沈少,这点儿你大可以放心,不如林小姐,您有时间的时候,我们出来见个面,再详细的说说?”

杜思思十分讨厌现在这样低声下气的跟林妍溪的家里人这么说话,如果真的是走投无路,她真的不会这样子选择。

林恬稍微思索了一下,想到刚刚沈墨时满眼宠溺的盯着林妍溪那样子,就让她十分的愤怒,于是便对着电话那边杜思思说:“好。”

……

宴会厅内,沈墨时刚准备带着林妍溪离开,就看到蒋申成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顿时,沈墨时周围的气势就变的冷了起来。

林妍溪见状,着实有些无奈了。

眼瞧着蒋申成已经走了过来,她只好装作不知道身边的男人怎么了。

她瞧着蒋申成,微微一笑,说道:“学长。”

“溪溪,几天不见,气色真是越来越好了,看样子,你现在的生活,是变得愈来愈好了,是吗?”

闻言,林妍溪有些害羞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才笑着说道:“学长,你就不要打趣我了。”

“哪有打趣你啊,我们溪溪越来越幸福才好。”

就这么跟林妍溪说了一会儿,蒋申成才看向了站在她身边一脸冷意的沈墨时,他心中不由得一笑,还真的是一个什么事情都能这么直白的表现在脸上的男人。

但如果用这种心态在商场上的话,那非常可以肯定是,他将会变得寸步难行。

眼前的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看着,谁也不主动开口说话,林妍溪心里那个尴尬啊。

他们两个都是十分出色的男人,随便一个人出现在人群里,那都是焦点,更何况现在两个人还站在一起,那更是焦点中的焦点了。

她正要开口打断两个人这般默默无言的眼神交流,就忽然被跟在蒋申成身后一起过来的长相很是俊美的男人给打断了。

其实,刚刚蒋申成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注意到了他身后跟着的男人,但是他没有主动介绍,她也就没有多问,但想着应该是蒋申成的新秘。“哈喽,林小姐,我是他的朋友,我叫莫焕。”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是那种淡淡的儒雅的味道,只是看着看着,林妍溪总觉的他现在有一种病态的美。

而且也感觉眼前的这长相俊美但却有种一种病态感觉的男人给她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可一时之间,她却又一点儿都想不起来。

“林小姐?”

莫焕看到林妍溪盯着他发呆,他唇角的笑意就变得越来越大了,只是现在他伸着手,如果他抽回来,等会儿会让她觉得不好意思,于是他就忍不住的开口提醒她了。

林妍溪被这么一叫,顿时就反应了过来,刚准备伸出手,就被沈墨时给握住了。

她不解转头看向身后抱住她的男人,眼神紧紧盯着他,明显的是在问,你在做什么?

沈墨时却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握住她的手,看着莫焕,说道:“你好。”

莫焕见状,才收回了自己的手,但面上一点儿不悦的表情都没有,只是看起来好像是有点儿觉得可惜的样子。

“沈少,就算你现在跟溪溪的感情越来越好,但也没有必要阻止溪溪交朋友吧?”

“哦,很抱歉,我并不是阻止我老婆多认识一些朋友,只是我老婆现在怀孕了,我得时时刻刻扶着点,而且你也知道,这二胎,更加需要多注意安全。”

莫焕在一边听着听着,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真的是忍不住了。

结果他一笑,就引起了其他三个人的注意了。

见状,他连忙不好意思的处看着三个人挥挥手,说道:“抱歉抱歉,刚刚只是突然之间想到了好笑的事情,所以才没有忍住,见谅。”

“没关系。”

因为莫焕是看着林妍溪说的,林妍溪觉得沈墨时和蒋申成两个人是绝对不会说什么的,于是她就只能自己开口了。

“林小姐的脾气真好。”莫焕再次笑着说道。

那笑容,让沈墨时觉得十分的刺眼。

“溪溪,我还有几个人要去打招呼,就不留在这里打扰你们了,而且我觉得我再留在这里的话,你老公肯定会为了你在这里跟我打一架的。”

听到蒋申成这明显调侃的语气,林妍溪的脸就更加不好意思的红了起来。

“学长,你真的是学会怎么调侃我了。”

蒋申成看着林妍溪笑了笑,才又看向沈墨时,一脸十分友好的模样,说道:“沈少,溪溪怎么说都是我学妹,你这么防备的看着我,是不是有些过了呢?”

说完,他大方一笑,根本就不理会沈墨时是什么表情,转身直接走人了。

“沈少,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莫焕在蒋申成走后,也看着沈墨时笑着说道。

沈墨时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很难看了。

等他们两个人一走,沈墨时说什么也不在这破宴会上待着了,拉着林妍溪就直接离开了。

车上,周立江在前面开着车,很明显的就感觉到他家老板好像生气了,可就是一个宴会,怎么还会生气呢?

难道是听到什么不好听的话了?

可也不应该啊,现在这荣城根本就没有人敢当着他家老板的面儿说一些他家老板不想听的话,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了?

周立江战战兢兢的说道。

蓦地,身后就传来沈墨时非常不悦的声音,说:“挡板升起来。”

周立江一听,连忙按动开关。

唔,看样子,他家老板今天确实是非常的生气!林妍溪本来是一直都在想着应该怎么开口打破他们两个这不说话的气氛的,但没想到男人一开口,就是一口吃了炸药的语气,这顿时让她觉得,她现在要是真的开口的话

,还能活着不?

“那个,生气了?”

想想,刚刚学长和那个叫做莫焕的男人说的话,确实会让从不吃亏的沈墨时心里觉得憋屈的。

而这份儿憋屈,林妍溪是真心觉得跟她有着莫大的关系。

她侧过头,看男人脸色很差,一副非常不悦的样子,她就忍不住的想要笑,他到底是因为刚刚被学长说的话生气,还是因为他刚刚没有及时反驳回去生气呢?

“沈墨时,你真的生气了啊?”

“学长只是过来打一下招呼的,而且并没有说什么,是不是?所以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林妍溪突然有一种她现在是在哄小孩子的感觉。

然而,下一秒钟,她就被沈墨时动作利落的拽到他的怀里,他的唇紧紧的封住了她的唇。

一记霸道缠绵的吻,缓缓地变得温柔起来,直到两个人的呼吸都开始变得不顺畅的时候,沈墨时才终于是松开了林妍溪。

“还生气不?”

趴在沈墨时的怀里,林妍溪觉得有些好笑的问道,因为她突然发现,沈墨时有的时候真的很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让人很无奈,又觉得很可爱。

“溪溪,我不喜欢他们看你的眼神。”

“他们?”

林妍溪一顿,有些茫然,不过很快就想到了他嘴里说的他们是谁了。

她从沈墨时的怀里出来,拉开两个人的距离,满是无奈的表情,看着沈墨时,说道:“沈墨时,说真的,你之前总是各种警告我不要单独见学长,我也就没见。”

“因为那时候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现在我知道了。”

“所以你会因为学长说的那些话心里不高兴,我也知道,可是沈墨时,我跟莫焕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啊,你是不是……”

“我不喜欢。”

沈墨时固执的说道。

身为林妍溪的男人,他第一次有了一种危机的感觉。

以前他怎么就不知道林妍溪这么受欢迎呢?

怎么现在出现一个陌生的男人,看着他老婆的视线都不一样呢?

“沈墨时,你不喜欢?那是不是以后我真的不需要交任何的异性朋友了,因为你的不喜欢?”

“沈墨时,你之前对学长有着一种排斥感,我理解,所以我什么都没说,可今天,我跟人家只是第一次见面,你这反应是不是有些过头了?”

“总之,我不喜欢。”

沈墨时要是固执起来,那还真的是没有人能比得过。

“好,你不喜欢,那现在是不是因为你的一句不喜欢,我就什么都不要做,任何朋友我都不要去交?”

林妍溪说着说着,心里也就变得十分难受起来。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沈墨时会变得这么不讲道理。“我没有限制你交朋友。”

沈墨时听到林妍溪不悦的话,脸色也变得深沉起来。

他只是不喜欢其他男人的眼神在林妍溪身上多做停留。

然而,林妍溪已经转头看向了窗外,有些话,她真的不知道应该要怎么说,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并且,她觉得现在两个人还是各自都冷静一下比较好。

不管是什么事情,大家都冷静的去想,那会好很多,也不会再出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可直到第二天早上,两个人之前那种低气压都没有消失。

沈墨时因为公司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所以一早就离开家了。

他一走,睿睿和老太太两个人就十分有默契的到他们的后院的温室花房内去找林妍溪了。

“太奶奶,现在的天越来越冷了,你穿厚一点儿,我们再去找妈咪。”

睿睿十分贴心的说道。

管家大叔闻言,便立马到老太太的卧室去取了一件外套过来。

一进到温室花房,睿睿轻手轻脚的走到林妍溪的身后,捂住了她的眼睛,调皮的变了变声音,说道:“你猜我是谁啊?”

“嗯,让我想想这是谁呢?”

“来,我摸摸看这双小手啊,在我们家,好像是只有我儿子的手是这么小的,所有,你是我的宝贝儿子。”

林妍溪十分配合的说道。

“妈咪,你简直是太聪明了,现在竟然都已经学会配合我演戏了。”

睿睿故作夸张的说道。

林妍溪闻言,转身一看,原本以为只有睿睿一个人过来,结果没想到身后还站着老太太。

她连忙起身,上前走到老太太的身边,搀着老太太走到花房的内的椅子前,请老太太坐下。

“奶奶,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您要是有事情找我的话,喊我一声,我就回屋了,您就不要穿这么少还出来了,要是生病了怎么办?”

林妍溪担心的说道。老太太闻言,笑着说:“溪溪,瞧你说的,老太太的身体现在可还是很好的,哪有那么容易生病?别担心,刚刚出来的时候,睿睿已经让我穿上外套了,而且这是在家里,

不会在外面多久。”

“睿睿让的?”

林妍溪笑着看向睿睿。睿睿一听提到自己了,就立马十分自豪的看着林妍溪说:“当然了,我现在可是一个大人了,我不但可以照林好我自己,我也可以照林好太奶奶,当然也能照林好妈咪你。

“哎哟,我们家睿睿现在真的是个小大人了,都会照林你太奶奶了。”

林妍溪丝毫不吝啬的夸赞着自己的儿子。

“那是非常的大人,而且妈咪,我真的一点儿都不介意你将那个小字去掉的,我明明就是一个大人,加个小字实在是太不酷了。”

“是,真的一点儿都不酷,我们家睿睿那必须是十分酷的事情才能配得上的。”

老太太紧跟着说。

睿睿听着,那叫心里一个乐啊。

当然,开心归开心,他可是一点儿都没有忘记自己来花房找妈咪是因为什么事情的。

他走到林妍溪的身边,拉着她走到老太太旁边的椅子边,请她坐下。

“睿睿,你这是有什么事情要跟妈咪说?”

“是的,我觉得我们现在需要好好的交流一下了,因此,妈咪,我想知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嗯?什么怎么想的?”

林妍溪被睿睿这么突然一问,就给问懵了。

这孩子,没头没脑的,突然之间是想问什么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8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