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69乐园交换妻子群-在车上插大姐

430病床上的病人昨晚死啦?!洁娜望着旁边空荡荡的床位,有些发愣。

“是啊,死啦,死啦……”431病床上的老人摇摇头,在这个不大的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病人,昨天还相谈甚欢的人,今天就这样消失了。

洁娜露出奇怪的表情,她记得,那个430的高个子病人只是个急性阑尾炎的患者,经过手术之后,渐渐地好起来,已经到了康复期,怎么会一下就这么死掉?!

“昨晚啊,”老人哀叹一声,回忆着昨夜发生的事情,“大概凌晨2点的时候,他全身突然间就开始抽搐,口吐白沫,紧捂着胸口,样子怪吓人的,后来值班的护士和医生赶过来,抬出去抢救,可惜最后……”

全身抽搐?口吐白沫?美嘉脑海里思索着可能发生的紧急病症。

“是综合神经并发症,心脏也出了问题,”一头褐色卷发的英俊医生出现在门口,他摸着脑袋,懒懒散散的语气说道,“进一步的状况,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出来,嘛,情况挺复杂的,除了对于死者表示遗憾外,通知电话也打给了他的家属,可是……一个人都没来。”

“这个社会真无情啊!”褐发医生哀叹,似乎用尽力气一般。

“爱德华先生,早上好。”洁娜双手紧握在胸前,淑女般地模样点点头。

“早上好,美丽的洁娜小姐。很遗憾又要到例行会议的时候了。那么,这里就交给你了。”爱德华看看手腕的表,英俊的脸上却没有半分焦急。

“交给我好了。对了,爱德华先生,最近诗歌的心情似乎不错。”

“这的确是个好消息。”爱德华优雅地笑了笑,摇摇手缓步地退出房门。

“要是爱德华医生喜欢我就好了!”看着离去的高大背影,洁娜幽幽地叹了口气,随后又气急败坏地自言自语,“诗歌这小妮子,怎么就这么迟钝呢!”

在洁娜和爱德华打个照面的时候,另一边的诗歌正认真地对照着病患的记录,能这样努力尽自己微小的力量来拯救生命让诗歌感到很满足,她喜欢这样平淡的生活。

夕颜的回归让诗歌那渴求已久的愿望实现了,她有时觉得自己就像是生活在一场幸福的梦中。

在这场梦里,没有那个对力量渴望的自己,没有那个对自己弱小感到自卑的自己,没有那场意外的大火,没有长着黑翅膀的恶魔,没有那群叫使徒的奇怪家伙,更没有那个害死姐姐和修道院的纵火犯。

诗歌合上资料,有些疲乏地揉了揉眼睛。她知道,她的夕颜姐姐,也就是重生后的莱娜姐姐,总有一天会离开这里,甚至忘掉这里的一切。

就像忘掉蝮蛇的那段经历一样,真是的记忆被虚假的记忆代替,这大概就是那个男人所说的代价吧。

那个男人,诗歌至今仍记得,他有着一头白发穿着红色皮甲,背着一把带骷髅大剑,说着不着调语气。就是这个男人带走了夕颜姐姐。

拜托威廉伯伯打听,才知道原来那个男人叫但丁,而他所领导的雇佣小队叫做恶魔佣兵小队,只是一个投靠军火女王的三流势力。

夕颜姐姐正是那个三流势力的火力手。

转眼十年过去了,再一次见到了夕颜姐姐的时候是在旅行的途中,可那时的夕颜已经不记得自己了,即使如此,那段一起旅行的时光仍充满着深深幸福。

直到一场他们目睹了一场爆炸引起的大火,勾起了夕颜姐姐的记忆,让她再一次的离去。

带着失落心情回来不久,威廉伯伯也去了安然地去天堂,但在威廉伯伯的葬礼上,一场纷争却把自己卷入到其中。

再一次清醒来的时候,竟然发现站在自己的面前的人,是满脸怒气的夕颜姐姐!更加开心的是,这一次,夕颜姐姐没有忘掉自己。

离开蝮蛇基地卡巴拉达山后,再次回到阿拉斯加州的帕布利可,这个自己无比熟悉的地方。

埃德蒙老爷爷给自己介绍了一份医院工作后,就离开了,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笑着告别。

这两年,一直过着平淡幸福的日子。可偶尔在夜晚独自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总忍不住想起蝮蛇的那段铭刻的时光。

总是一副冷冰冰可怕面容的格尔瑞拉长官,不喜欢说话的欧斯摩尔长官,喜欢狗狗的达尔斯爷爷,穿着蝮蛇军装的夕颜姐姐,还有每天指导她训练的摩娜姐姐。格尔瑞拉长官还好吗,摩娜姐姐在笑吗,天堂的达尔斯爷爷和威廉爷爷能相遇成为老朋友吗?

怀念的同时也有很多的疑问,那个巧克力肤色的奇怪帽子男人为什么会叫自己公主,被恶魔力量控制的夕颜姐姐,还有童年的那个怪物。自己到底是谁?

谜一般的答案,诗歌怎么也猜不透,但她隐隐感觉得到,她似乎一直处在什么风暴的中心。

忽然,一阵摇铃声响起打断了诗歌混乱的思绪,该换药了。她急忙取出药瓶,匆匆赶了过去。在赶路的过程中,她小脑袋里仍装着一个好奇的疑问。

现在,夕颜姐姐已经开始动身找工作了吗?

*

*

夕颜去找工作了吗?那是当然,在早晨看到那则犯罪新闻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很好的计划。

那个持枪抢劫,却被牵狗路人干翻在地,正被关押起来的蠢货,身上似乎有不同寻常的线索,那把改装的枪,可不是什么地方都能买到的。

去警局稍微一打听,就知道那个蠢货的律师叫埃森文的家伙,一个在当地的名声很响,拿着这家伙的名片,夕颜在电话亭拨通了名片上的电话。

“你好,这里是哈达尔森事务所,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电话另一端,传来的是热情女人的声音。

“告诉埃森文,她情人在我手里,一分钟之内不回话,我就杀了她。”夕颜说的很轻松,可电话另一头却感受到了一阵可怕的杀意。

“啊,啊,是……”口齿伶俐的女接待,慌慌张张地跑开了。

一分钟还没到,来人就拿起电话,一张口,就是男人成熟磁性的声音。

“你是谁?谁在你手里?要我做什么?”埃森文开口一连串低沉的询问,他的情人很多,但时间更宝贵,如果对方手里没有他要的人,他才懒得管,他可不想因为某个不重要的情人而卷入一堆麻烦中。

“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用的排队上面。埃森文,有人让我问你,五百万美金的生意,做吗?”没有热情的情绪,夕颜只是淡然地说了说。

"不错的生意,但我可不想给麻烦的人翻案。而且,年轻的小姐,你得给我一点小小的诚意。"埃森文整理了身上昂贵的西装,看了看做工精致的百达翡丽手表,“好了,我的时间很宝贵,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说服我。”

“十分钟后,我将抵达艾琳堡附近。听说你家就在那边,不介意我一个人去喝杯红酒吧?”在警局的时候,夕颜就向人打探过埃文森的住所,现在走过去,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

“哈哈哈,年轻的小姐,当然可以,我的家随时欢迎你。那么,可爱的小姑娘,艾琳堡广场中心见,我会捧着一串玫瑰花来给你做见面礼。”埃森文就等着这句话,钱要赚,美人也要骗上床,或许这次又会多一个情人。

挂断电话,夕颜很快赶往约定的地点,没一会儿,她要等的人就出现在了视线内。

埃森文是个成熟的男人,穿着也相当有品味,从头到脚仿佛都像是被精心设计一般,一股从容不迫的气质,不由让人对他信心十足。

埃森文正捧着一串新鲜玫瑰,挂着温和的笑意寻找电话中的女人,在他的想象中,和他做交易的女人该是性感魅惑,有一双勾人的眼睛,和迷人粉色嘴唇。

可让他没想到是,来找他的女人竟然是一个穿着牛仔短裤和运动衫,绑着单马尾的小姑娘。

“怎么,对我的身体不满意吗?埃森文律师?”单马尾少女看出男人的变化,嘴角翘起笑容。

“不,不,怎么会呢。”埃森文立马摇头否定,“能和你这样的小姑娘做交易,我反而是惊喜过望。”

“是么。”夕颜没去接埃森文手中的花,率先转过身,“我们走吧。”

埃森文看出少女似乎不喜欢浪漫,微微皱眉,随意就将手中的玫瑰扔进了长椅旁的垃圾桶里。

“看得出来你不喜欢这玩意儿,漂亮的女人很多,但很少有你这么率直地,”埃森文识人无数,很快就察觉到了夕颜的个性,直接地问道,“这份见面礼不要,那换一份怎么样,你喜欢什么?”

“面包。”夕颜指着前方的面包房,一阵新鲜的香味勾起了她的食欲,还没等埃森文反应过来,深知食物即是性命的夕颜,又补了最重要的一句,“一年份的。”

“真是个贪吃鬼啊。”看着夕颜率真的样子,埃森文心中早就乐开花了,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这里可没有一年份的面包,不过倒是可以办理给会员卡,不就是说这女孩要天天来吃面包,那他不就是随时都可以把她带回家了么。

这女孩身材不错,面容也算的上上等,性格上埃文森也很喜欢,用小小面包就满足了她,这暗中的交易很划得来啊。

在埃森文心理盘算的时候,夕颜早就走进面包房,拿着盘子逛了一圈,悠然走到了结账的地方。

不知道夕颜给店员说了什么,那店员暧昧地一下,走出来对着埃森文打了招呼。

埃森文笑着结了账,夕颜也顺理成章地拿到一张钻石会员卡,里面的存款,早够她吃一年的面包了。

一路上把玩着刚得到的金饭卡,夕颜显得兴高采烈,居然主动挽起埃森文的胳膊。

两人亲昵地走进了埃森文的别墅中,一进屋,夕颜就迫不及待地向埃森文打听浴池的位置,拿着不知是哪个女人留下的浴巾,开始泡澡。

还真是一个性急的姑娘,埃文森苦笑了一声,还是将手中的红酒倒进了水晶酒杯中。

没有他所期待的浪漫气氛,不过,似乎在浴室同浴也是件值得期待的事。

想到这里,埃森文心中变得急躁,拿着两个装着红酒的水晶杯,缓缓地拉开了浴室的门。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817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