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护士啊不要-和军人啪啪

“什么芳名不芳名的,我叫岚姬。”她眯起眼睛笑着,感觉虽然面前的男子的身上看不出一丝灵力的迹象,但还是透露着不同寻常的气场。

“哦,好名字呀。”楚遥岑淡淡地说道,心里却在叹息,哪有人间的姑娘,还是成过亲的,而且还有两个孩子,却在大半夜的私会其他男人,还轻易告诉别人她的名字……还好爹爹不在意。

“你也觉得我的名字好听么,”岚姬轻轻笑了笑,“我也一直这么觉得,那这样的话公子您早早的休息去吧,再见。”

“额,再见。”楚遥岑目送岚姬离开这个院子,才到假山后面,却看见此时颜夕正坐在地上怀抱着自己的膝盖,看上去很悲伤。

“你怎么颜夕?”楚遥岑跪在她面前问道。

颜夕抬起脸看了看他,是用一种满含怀疑与失望,还有极度痛心的表情。

“那个女子是谁?”颜夕问道。

“岚姬,也就是我娘。”楚遥岑答道,他觉得这件事情没必要瞒着颜夕,毕竟她们之间好像没有直接冲突吧。

“她拥有很强大而且洁净的灵力,”颜夕说道,“她是神?还是什么?”

楚遥岑怔了怔,却无言以对。

“你也是有灵力的对不对?你接近我也是怀着其他目的的对不对?”颜夕以一种接近绝望的声音说道。

“颜夕,这么晚了,回去睡觉吧。”楚遥岑无奈地说道。

“回哪去?”颜夕问道,“回风府去如何?那里的人不会骗我。”

楚遥岑暗自叹息,你怎么知道风凌谙他们就是真心待你,真心待你就不会让你做寻找追星和逐日这么危险又没有希望的事情。

“颜夕,有太多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也不是我说出来就可以解决的。”

“好吧我告诉你,”颜夕用袖口擦了擦差点流出来的泪水,“那个岚姬,也就是你娘,正是杀害我爹爹的凶手,是我绝对要杀掉的人。”

“你确定?没有记错?”楚遥岑问道。

“虽然只看到过她短短的一小会儿,可是她那种脸化成灰我都认得。而且这十年来她一点也没老,只是三千青丝皆无铅华而已。”

“那就不一定是娘做的呀,”楚遥岑替岚姬申辩,“发色不同,说不定就不是同一个人了。”

“可是脸却一模一样的,怎么会这么巧?”

“神族的发色代表灵力,银发表示灵力和修为已经高到无以言表的地步,你在看看岚姬现在这个样子,十年的时间她怎么也不能得到那么多灵力呀!”

颜夕听着,突然觉得很有道理,却还是问道,“真的?”

“真的呀,”楚遥岑习惯性地揉了揉颜夕额前的短发,“回去睡觉吧。”

颜夕默然,只是看着楚遥岑。许久,她突然扑进他的怀中,蹭着他温暖的胸膛说道,“我真怕……”

楚遥岑对着眼前冰冷的石块无奈地笑了笑,就算她怕,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的。

他轻轻拍着她有些瘦弱的背脊,问道,“你怕什么?”

“与你为敌。”这四个字,就算只是说出来都会让心好痛。

“不会的,”楚遥岑轻声安慰着,“我们永远不会站在对立面看着对方。”

“如果有的话,我们中的一个必须死,么?”颜夕抬起头问他。

楚遥岑突然在她的眼睛里看见了令一个她,完全不同于现在的单纯无邪,是蕴含了所有负面情绪的她,会将利剑毫不犹豫的刺入对手的胸膛,刨出他的心。

这样的她格外的另他心疼。她不该有这样的表情,不该有这样的想法。

但如果那才是真正的她呢?

楚遥岑将颜夕圈入怀中,轻轻地吻上她的嘴角。

竟有一丝悲凉。

薄云满天,微光破晓之际,楚遥岑独自站在沾满露水的蔷薇之下,看着满地的落花发呆。

没有细问现在是什么季节,不过看这些花绚烂的姿态,应该是春夏时节。

转身看看颜夕的房间,房门依然紧闭,看来她还未醒。

楚遥岑轻轻叹息,俯下身去细数地上的落花。就算不是花落的季节,花也一直在落。

他眉头紧锁,用从未有过的担忧思考着如何才能让岚姬不发现颜夕,因为那个镜子的缘故,颜夕的灵力并没有表现出从前的那么强烈。可是世间一长镜子对颜夕造成的伤好了之后,岚姬势必会感应到颜夕的存在,然后提前进入十年后的掠夺计划。所以千万不能让她发现她,至少是现在不发现。

可是思索了一夜,唯一想到的办法只有离开这个时空。而且,那面镜子是唯一的方法。

他思索着,完全没有注意到悄然走到他身后的颜夕。

她看着他微倾的身体和紧锁的眉头,似乎是在为这一地落花伤悲。

她多想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如果真相只是在她的心头剜下一刀。

“好美……”突然响起轻轻的赞叹,楚遥岑回过头去,看见有些惊讶的颜夕,也一同回过头去,看着身后突然说话的人。

“哎呀呀,控制不住破坏了这么美好的画面。”楚成关略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

“什么?”颜夕问道。

“风姑娘和影公子立于这蔷薇之下,落花点点,璧人一双,真是美。”楚成关笑道。

楚遥岑也笑,想着颜夕是什么时候过来的,自己竟然一点没发现,在穿梭时空的时候落下的伤果然还没好透。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颜夕她一直默默地在身后看着自己?

楚遥岑刚想跟楚成关客套几句,却听见颜夕摆着一脸茫然地问道,“什么是璧人?”

楚成关的嘴角抽了抽,脸上的微笑突然就僵硬了。他在心里叹息,没想到这风姑娘空有倾城之貌,却没有半点才学。不过也罢,不是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么,看来她的品行极高呀。

“那个,楚……庄主,有什么事么?”楚遥岑问道。

“哦,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觉得二位难得来到洛阳,不如由在下带着二位趁着今日风和日丽去洛阳城里看看如何?”楚成关走到他们面前说道。

“劳您费心了。”楚遥岑摆着客套的笑意,如吹面不寒的杨柳之风,落入颜夕的眼中。颜夕不由尴尬,这人,对自己的爹都可以这么笑。

不过颜夕突然又很开心,因为他最真实的笑意只会交给她。

“楚庄主真是个大好人呀,”颜夕笑道,“不但收留我们还对我们这么好,感激不尽。”

“风姑娘这么说真是太见外了,楚某是拿二位当做朋友的呀,”楚成关说道,“而且,影公子不觉得就长相上来说,说不定我们还大有渊源呢。”

颜夕控制不住大笑起来,笑的楚遥岑一脸尴尬。

“是呀,说不定你们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呢。”颜夕说道,然后五百年后又做了父子,这是颜夕没有说出口的话。

“哈哈哈哈……”楚成关笑的直不起腰来,也许是体弱多病的缘故,笑的脸色惨白。

楚遥岑担心的走到他面前扶着他,“爹……跌倒就不好了。”

“跌倒?怎么会呢。”楚成关似乎不解他是什么意思。

“看楚庄主笑的似乎直不起身来了,待会儿跌倒怎么办。”

“哎,旧疾了,让你们见笑了。”楚成关略有些无奈,却没有一丝悲伤。

颜夕突然发现,楚遥岑随遇而安的性格完全遗传了楚成关。可以说,这是他身上最让人心安的性格了。

“实际上,影公子和在下的次子最为相似。”楚成关突然说道。

“那让我们看看他吧,”颜夕突然兴奋起来了,昨夜没有看见小时候的楚遥岑,今天一定要看,“真好奇呀。”

“好呀,不过遥岑贪睡,怕是现在还在睡着觉呢。”

颜夕转身,以一种“原来你也贪睡啊”的表情看着楚遥岑,满眼都是笑意。嘲笑之意。

楚遥岑瞪了她一眼,像是在说“我那是小时候好不好,你不是也很贪睡么。”

看着二人眉来眼去的,楚成关有那么一瞬觉得自己简直是太多余了。于是他故意咳了咳,说道,“咱们过去喊上我的两个儿子,出去吃早饭吧!”

颜夕忙不迭地点了点,这个主意真是太好了!

三人行走在微醺的晨光之下,一起去小楚临渊和小楚遥岑的住的地方。

不多时,院落拱形的石门已经出现在三人面前,正遇进去,却听见小楚临渊的声音直直传来。

“娘!不要怪弟弟,要怪就怪我吧!”

楚遥岑暗道不好,怎么岚姬她也在……她不是白天不出来见人的么。哦,这里是十年前,这个时候的她还没有强大到可怕。

楚成关笑了笑,说道,“看来内人也回来了呀。”

楚遥岑拉着颜夕对他说道,“是呀,看了你有家务事要处理了,我和颜夕还是先回去了吧。”

“我不要,”颜夕推开他的手,“我就是想看看小遥岑和你长得有多像呀~”

说完颜夕已经先一步走进了院子,楚遥岑立即跟了上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令人不能放心一刻就爱惹是生非的调皮狐狸!

“娘,不关哥哥的事,是我烧了那些书的,”这个说话的一定就是小遥岑了,他怔然地对面前的女子说道,“我就是故意的,我就是讨厌那些孔子老子什么的!”

“遥岑你胡说什么!”小楚临渊说道,“明明是我烧了那些书的,明明懒惰不思进取的人是我才对,娘,不要罚遥岑!”

“哥哥,你才是胡说呢!”小楚遥岑如此说道,“要罚就罚我吧!”

“不,该罚我才对!”小楚临渊急急说道,“就算是那样,也是我这个做哥哥的没有带好弟弟,遥岑他还小,不懂事,要罚就罚我吧!”

“不,罚我才对!”

“不,要罚我!”

……

……

后面看着他们争吵的颜夕已经快受了不了了,她拽了拽楚遥岑的衣袖,弯着眼睛看着他,似乎在说“没想打你们小时候感情还真好呀~”

楚遥岑微微叹息,不过,在娘离开之前,楚临渊是很疼爱自己。这个争着受罚的片段,在自己心里完全没有一丝记忆了,好奇怪呀。

可是更在这之前的回忆却历历在目,唯独这一段,就好像是被人故意割掉的。

难道天意让他回到十年前,就是来找回什么重要的记忆么?

“夫人,”楚成关的声音突然响起,“要罚就连我这个做爹的一起罚吧!”

岚姬回头,对楚成关笑了笑,走过去拉住他的胳膊晃了晃,道,“我说着玩呢,才不会罚我的好儿子呢。”

然后她皱了皱鼻子,似乎在寻找突然间暗涌而来的强烈灵力的气息。

她的目光立即锁定在颜夕的身上,歪着脑袋看她周身完整强烈的灵光。

颜夕也看着她,乌发如墨,也许真的不是杀害自己爹爹的人吧。

她们的对视,让楚遥岑的心寒入谷底。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76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