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啊好大好深好烫 官场献妻白雪

当夏実、森雪、朝比奈和佐伯四个人都带着相同的黑眼圈,与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从房间出来时,她们吃惊的看着面前神采奕奕,焕发着光芒的理津和元祐。本以为他们也会是这幅鬼样子,可是他们并没有。而他们显然是被这四个人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给吓到了,理津问:“你们昨天又干嘛了?”

她们四个人,一边泡澡,一边聊天,随着一波话题的结束,水也逐渐变冷,可仍旧没有一个人想要从温暖的水中出去。于是原本只是为了醒酒的泡澡,被变成一次一次蓄水的谈心大会。夏実记得,当森雪忍不住第一个从水中出去睡觉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有些发蓝了。

现在要赶回学校上课,六个人打了两辆计程车。夏実和理津坐在第二辆车上。

夏実问道:“你昨晚没回去,家里怎么交代?”

理津说:“学校组织,留校合宿,增进感情。”

夏実斜眼笑着看着他,“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说谎,真是年纪大了心眼也多了。”

“谢谢你的夸奖哦。昨天你爸爸不在家吗?”理津看夏実敢这么大胆的夜不归宿,百分百是她家里又没有人。

“对啊...”夏実不说话了。理津也很识相的没有继续问下去。如果换做夏実身边坐着的是朝比奈,她绝对会大声嚷嚷着问夏実:“你爸妈怎么不给你过生日啊!”她纯粹就是一个没有脑子的人。

数学课上,铃木老师在黑板上蹭蹭蹭的写着解题过程。夏実实在撑不下去了,便直接倒在了课桌上。

秦沐源微微动了下头,看了看她,随即又把目光收回放到了题上去。

铃木停笔后,转过身去,一眼就看到了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深津夏実,她自然也看到了拿书挡着头但其实没有一点用的睡着的朝比奈,以及拿手撑着头的森雪,以及有些无精打采的理津。他叹了口气,眉头上的皱纹更深了。

阳仁拿来了上周周测数学考试的成绩,铃木迅速浏览了一遍过后,皱着眉头走上前去拍了拍夏実的桌子。夏実猛地抬起了头,她眼睛红的像一只兔子。

“夏実,你数学成绩一直都是你的弱点,上周考试的分数也出来了,你又排第二名,每次,你跟秦沐源都只差在数学的分数上,现在你还在我课上睡觉?你是不是觉得,凭你现在的水平,已经能直接考东大了?我告诉你你差的远了!”铃木很生气的冲着夏実说。

夏実没有说话,她现在完全听不进去什么,除了困还是困,她在尽力强撑着,免得自己当着铃木的面直接睡过去。

铃木对秦沐源说:“下课以后,你拿着这张卷子,一道题一道题给她讲,讲到她会为止。”

下课以后,秦沐源拿着卷子,坐到夏実的身边,夏実无精打采的看看他,强打起精神来。她还是有羞耻心的,秦沐源亲手断了她持续快两年的第一名,并且压制了自己这么长时间,让他来给自己讲题,不是羞辱自己么。

秦沐源拿着一支笔,一边说着,一边在卷子上画着图,“设A,B两点坐标分别为(x1,y1),(x2,y2),由cos2sin2可得cos2sin22 。所以曲线C的直角坐标的方程为xyyx222...”

“我也可以这么求,先设AB所在直线的方程为y= x+ m,然后...”

“有简单的方法不用为什么非要走这么麻烦的?”

“要真正明白一道题,只学会一个解法是没有用的,你要去自主发现它所有的解法。”夏実对秦沐源说。

“可你这麻烦的解法根本上就是不成立的。”秦沐源开始一条条的挑出夏実解法中的错误和漏洞,他的语速偏快而流畅,逻辑思维严谨而缜密。中间直至最后,夏実没有一句话能够反驳的。“你之所以会在一开始选择了这个方法,就证明你根本没有摸清楚这道题的意思。开头一错,后面基本完蛋。”

夏実很仔细的在听秦沐源的解题过程,她想要从中得到一些技巧。而秦沐源也没有丝毫不耐烦的样子,他虽然始终都是他一直以来的那副冷冷的表情,不过夏実还是能感觉到,他情绪的平和。那些解题思路对他来说更像是顺手拈来的,夏実忍不住有些崇拜之意。

“这本是我整理的题集,你可以做做。”夏実接过他的本子,冲他淡淡笑笑,“谢谢。”

放学之后,夏実走到正在收拾书包的朝比奈身边问:“涩谷开了一家马卡龙的店,要去坐坐吗?”

朝比奈头也不抬的很高兴的说:“我和隼人已经说好一会要去那里啦。晚上我们还要去看电影哦,就是那部我跟你说我一直想看的那个,哈哈哈。”

夏実表情暗淡了下来。她确实不高兴了。

“那你好好玩。”朝比奈丝毫没有听出她话里极其酸的意味。还很高兴的谢谢她。

朝比奈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仔仔细细的把自己脸上的妆又画了一遍。她冲着镜子里美美的自己做了一个亲吻的动作。

伊东隼人的个子在学校里本来就很出众,他是比高,还要再高一点。站在人群中,总会露出半个头的那种人。

他拿着一个Prada的包包,站在门口。学校里陆续来的人潮中,一直都有三三两两的女生一起在窃窃私语着偷看着他。

朝比奈跑了过去,一把挽住隼人的胳膊,然后嚣张的冲还没走过去的那个一副吃惊又失望的女生翻了个白眼。她故作娇羞的用足以让身边所有女生都能听到的声音说:“宝贝,对不起啊让你等我那么长时间。你累到了吧,我真坏。”

隼人像是在故意配合她似的,深情的望着她,用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朝她额头上吻了下去。

那些女生瞬间都像是被火烧了一样,恨不得扑过去把这两个人给一起烧死。

朝比奈开心的拉着隼人的手,来回晃着,她的开心,很明显的表现出来。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隼人说着话,隼人都在安静的听着。

他随口问道:“夏実喜欢那个礼物吗?”

朝比奈随即说:“隼人你真是太厉害了,能想出把照片做成一本书当做礼物。夏実拿到之后看了就沉默了,这表示她没有抗拒啊。我觉得阳仁跟她还是有机会的。如果阳仁能够和那个古谷麻矢分开,夏実还是有可能同意的吧。不过你为什么不让我告诉阳仁这个主意是你出的啊,如果他知道你对他这么好,我觉得他应该...”

“我不是为了让他感激我才这么做的。我作为他哥哥,为他做一些事情是应该的,如果让他知道,这样目的性就不纯了。只要他最终能够幸福,我就高兴了。”隼人的眼睛幽蓝而深邃,像一汪潭水。

朝比奈倍感心动,她曾经对隼人不了解,误会他这么深,她有些愧疚。没想到隼人对阳仁这么好,能够为他这么考虑。她觉得自己眼前这个男孩,即使外表看上去那么放浪不羁,可是内心仍是个有血有肉的男子。

夏実小心翼翼的从包里拿出秦沐源的本子,她很谨慎,生怕会把一处弄折。

昏黄的灯光下,秦沐源隽秀的字体,把名字写在封面右下角。

她翻开本子,直接打开到了中间的位置。

纸与纸之间,夹着一张照片...

照片上,一个女人,搂着一个小男孩。两个人都在笑。

夏実拿起照片,细细看着照片上穿着蓝裙子的卷发女人,她看了好久。蓦地,她突然瞪大了眼睛,这个女人,她是....

秦沐源打工后从料理店出来,已经是十一点钟了。他快步走到家附近的便利店去,顺手从货架上拿下几盒泡面,转身准备去付账,接着他看到了促销区成袋装的红肠。他犹豫了两分钟,还是没有拿。

付完钱后,外面下起了雨。一阵寒风猛地从领口钻进身体里。他带上了帽子,把衣服裹紧,奔跑了起来。他前方的路,灯火在一点一点的落去,黑暗中,似乎有着猛兽在冲他嘶吼着。

黑暗的梦中,究竟隐匿着多少暗示。我无法回头,时光永远无法倒流。我面前的路,宽阔而顺畅,道旁开满了带刺的花朵。谁曾想到,这条路的尽头,便是万丈的高崖。一旦跳下去,便会粉身碎骨。

秦沐源始终在前方奔跑着,留给自己一个背影。我跟在他的后面,费劲而虚弱的追着他,却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跑啊跑啊,不知过了多久,眼前突然一亮,我面前已经变成了悬崖,悬崖下,是湍急无比冒着白烟的河流。我吓得急忙回头,身后的秦沐源,面无表情而又异常决绝的一把把我推了下去。

夏実瞬间被惊醒。梦中的恐惧感蔓延至全身,她背后出了一身的冷汗。她刚才甚至感受到了掉进水中的窒息感。她大口喘着粗气,在黑暗中坐着。

在梦中,秦沐源把夏実从万丈悬崖上推了下来。

可事实上,那个日后将夏実从云端推入地狱谷底的人,却并非是秦沐源。那么那个人是谁呢,她自己也不知道。也许是别人,也许,就是她自己...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75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