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电梯里的暧昧|校草在课上吃我

不得不说,这一番推测还真是挺大胆的。

然而细想之下却不无道理。

其实自从传送阵出了变故之后,类似的忧虑已经存在于气修界了。

但洮尘大陆的天地灵气从来都是稀薄的,只是以前有从通神界那边不断流转过来的修炼资源,传送阵之变后突然之间这种流通没有了,由奢入俭难,而后的修行日子变得捉襟见肘起来,才显得变化很大。

因为无法飞升,如今滞留在大陆上的元婴境大圆满修士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多,没有人比他们更关切大陆的变化与奥秘,若是真的发现有天地灵气枯竭的迹象,她同为顶级强者的师尊肯定会知晓。

若师尊知晓了,即便为免引起恐慌在找到解决办法之前不会整个宗门进行通报,但肯定会告知她、告知煜离大师兄,让他不着痕迹地指引着宗门弟子的行事。

但是师尊完全没有过这样的提醒。

那只说明了一件事:这种传言根本是空穴来风,是故意制造出来的谣言。

物有尽时,若洮尘大陆一直如眼下这样封闭下去,也许真的会有天地灵气枯竭的那一日,但对于当下的他们来说这一日肯定还是遥遥无期的。

体修想必是等不及那一日的到来,因此才千方百计施以手段,用谣言来催发修士内心深处的恐惧,从而提前达到在大陆上真正称霸的目的。

当然,气修界也不是个个都是傻子,会尽信这种谣言,但是不妨碍有人做两手准备。

然而准备着准备着,手里的资源就会不知不觉地被掏空了。

以体修的寿数为时间尺度,这必定会是一个旷日持久的过程,然而总比真的等待天地灵气枯竭的那日要早些实现。

况且,体修虽然不能炼化天地灵气,但战斗技能却还是靠驱用天地灵气来实现的,若天地灵气真的消失,那他们的地位也会相应消失,大家都变成普通人,到时还怎么称霸?

单岱下意识地搓着手臂,那上面满是因为听到小师叔的分析加上自己的联想之后不寒而栗而冒出来的鸡皮疙瘩。

荀清在倾听小师叔的话时整个人的状态就是一个由愕然变得惊诧的过程:“但是体修何来如此巨量的灵石?”

灵石对于体修的修炼来说没有什么大作用,在他们手中,灵石除了易物之外,按理说只能用于布阵临时从中抽取大量的灵气予以驱用,提高技能的威力。

但是这种做法的局限性太大了,只要离开了灵气阵的覆盖范围,他们就无法借用这种灵气。再说,在灵气阵中,不管对阵的是体修还是气修,布阵的人也占不了什么便宜:

从灵石中抽取出来的也是天地灵气,而天地灵气是无主的,布阵的人可以驱用,同在阵中的体修也能驱用。若对手是气修,则更加会因为能够吸收灵气而比布阵的人更有优势。

总而言之,灵气阵只有在对上修为比布阵人低的对手时才能发挥作用,然而若是对手修为比自己还要低,还何需灵气阵的帮助加持呢?

至于灵石对体修的其它功用,因为对气修无法造成足够的威胁,因此也没人去在意。

所以说体修用灵石来换取他们大多用不上的修炼资源并不会让他们心疼不舍,只是不知他们手中的灵石是否足够支撑这个庞大的计划而已。

卫思仪对瑶时的推测简直不能更赞同,他本来就是那种遇事先往坏方向想的人:“体修的数量比我们气修可多多了,体修的门派大大小小的何止千百,听说近年来他们还成立了一个什么‘体修盟’,聚所有门派之力,未必拿不出这笔灵石来。

“反正以灵石换修炼资源,他们的损失总比气修要少的,这笔买卖算起来不亏。”

“但是易物会只针对气修宗门,体修是不可能混进来的……”荀清还是对于瑶时与卫思仪的阴谋论有些难以置信。

体修与气修向来算不上相处融洽、只勉强维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和平共存关系他是知道的,但是看起来势弱的一方如此深谋远虑地用十足的耐性去实现一个历经十代以上、时长以千年为计量单位而算的谋划,可见决心之大……

这种暗处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寻找机会加以暗算的感觉太让人毛骨悚然了。

与其说他不相信这个推测的成立,不如说他是不愿意去相信,不敢去相信。

他已经不是无知孩童,深知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规则。而且气修之间因为修炼资源的争夺也会出现一些矛盾,会有如同先前配合体修坑害同道中人的险恶之辈。

但同为人族,气修虽然拥有超然的力量,但从古早时期到如今,从来没有气修主动欺侮体修的事情发生,他们根本没有拿体修当对手,反而是体修屡屡挑衅在前。

虽然处于同一个大陆内,但是与体修的汲汲营营、追求地位相比,气修大多清心寡欲、向往飞升,照说不应出现那种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极端矛盾才是,但现实却是人族间的倾轧竟然能够黑暗至此。

若把气修与体修看来不同的族群,体修的举动就是意图对气修进行灭族。

怎能让人不心寒难信?

卫思仪冷酷地戳破了荀清仅存的幻想:“话虽如此,但总不可能在易物会完成所有的交易不是?加上师兄听到相关传言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若真如小师叔所料,那在易物会之前已经不知有多少修炼资源落入了体修之手。

“况且气修界也不是一个铁桶无孔可入,若是有修士被收买了,或是天真的以为可以黑吃黑呢?”

“怎么黑吃黑?”单岱问。

“在被体修收买时以为自己手段了得,趁机答应了体修帮忙在易物会上以灵石换取修炼资源,打算在论道大会之后反水,把收买自己的体修给灭了,最后修炼资源就落到这个修士的手中了。”卫思仪语气中不自觉地带了一丝讥讽。

当然,他针对不是单岱,而是那些痴心妄想的气修败类。

单岱简直是瞠目:“……这样听起来,怎么感觉这个法子还挺不错的?既能耍体修一把,还能坑到不少修炼资源。”

“体修有胆量找上门来合作,必定是有对应之策的。”瑶时摇头,“比起狡诈的体修来,我们这些一心修炼寻求大道的气修太单纯了,玩心眼怕是玩不过体修。”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666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