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不要 不要在这里楼道 人妇教师欲情地狱目录

提要:闯珍阁做准备须稳妥,摆道具写凭证少不得。

云灵略转头正对着信三很认真地说道:“我们萍水相逢,你却是助我帮我,如此暂不言谢,如果你不嫌弃我们,不怕我们给你添的麻烦,那云灵今天就叫你一声三哥,日后也是你的妹子,今天还请三哥帮忙照顾一下秀姐,我去去便回。”

她虽然有信心再探珍阁并无恙而归,却担心着秀姐的周全,毕竟秀姐一直在木渊谷中,对世事没有一点经验,真怕她发生不测之事。

信三听罢心中泛起五味并杂陈着,虽然自己上杆子要接近云灵。本以为云灵会因为他的身份低微,和明显市侩的目的而有所敷衍,却没想到云灵居然这么看得起他。

他本是重情义之人,面对如此一个投缘的小姑娘给予他的信任,不由得心头一软鼻头一酸。信三决定从此刻起,不会因为她是灵狐之徒云燕子,而只是因为云灵这个人本身。

吸一口气,他沉声道:“妹子不嫌弃我就好,我信三……三哥必不负你所托之事。”

雯秀一听,顿觉不安,这交待身后世时才有的对话和感觉,让她一把拽住了云灵。“咱们到哪里准备不了回谷的盘缠?根本没必要再去犯险闯珍阁!”

云灵回味刚才自己的话,真是像极了交代后事般,好夸张,小题大做了一把。

她嘿嘿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不小心吓到秀姐了:

“秀姐,刚才我说过头了,呵呵,我又不是没去过珍阁,不也手脚齐全地回来了么,你且安心等着我,二个时辰我必定回来找你。”

“三哥,马车和路上用的,麻烦你费心想想哪里买的合适,等我一回来就交银子,钱货两讫!”

信三不由得一愣,“你打算这个时辰去珍阁不成?”

他的脑筋可没那么快,一直都没想象云灵居然白天去行盗窃之事?

这妹子哪里是艺高人胆大这么简单,简直是……胡来啊……

云灵非常理解信三的心情,师父把这个叫“不按牌理来出牌”。这是“独门绝技”呢。上次闯珍阁她也是青天白日里,光明正大地“跳”进去的。

雯秀按捺住心里一阵阵涌出的不安感,这时候不能让云灵有后顾之忧。所以她默不作声地,只是陪着云灵回了似锦楼客栈的房间,帮着云灵对随身之物略作了一下整理。

因遭了贼,只剩下的几件随身的物件,幸运的是,有几种溜活儿必备的专用物品都是她随身带着的,安好。

闪神香、啸尘哨、还有几枚柳叶镖,遮掩严实透气好的面纱,还有一个放着小东西的锦袋。可都是出门必备溜活儿必须呢。

她摘下发间上斜斜插着的那支金丝钗查看起来。

“锡竹金丝钗”。

这支钗子云灵从小便不离身,是师父为她特意定制的。

此钗主要以锡与赤金为主料,附着少量其他金属混合打造,表面做了瑬金层,钗头为竹节纹图案,钗丝有五股,细的如茶尖,粗的如雀腿,细软坚韧,任意缠卷弯曲成种种形状都无碍。

可以看成是一把任意变化的万能钥匙。

还有一件飞檐走壁时必备利器,便是同样当做饰品随身的那条“炫纱”了。为了制成这条腰带,师父可是特意出了羽宁北上去邻国加兰。

这种似纱似金的材料只产于加兰国,产量很少,珍贵胜良玉。透明如绢纱,软韧如云筋,光线流动间还带着奇妙炫丽的金属光泽。

给云灵准备的“炫纱”长度四丈半,可叠可展,虽透明如无质,但腰带本身的份量却十足十。

这份重量,让当年未满十岁的云灵真真地伤透了脑筋。

那时的云灵,正欲突破轻功的自身极限而每天苦练,师父却突然地拿条劳什子的带子来,命她必须扎着。

第一回接触炫纱的她,因为出乎意料的重量差点没接住。

她真是欲哭无泪,要说作息生活时带着这条带子悬也能忍受。可师父非逼她在练习轻功时必须带上,好比生生地让她腰间缠上个四、五岁的娃娃练功似的。

年幼的云灵那时不禁埋怨师父失策,如果是必需之物,为什么不制定得轻点呢?

师父听罢,不客气地用手指戳着她的小脑袋“晓之以理”:

“你只是道这轻飘飘的好,可有没有动动脑子,没有份量你如何抛得出这缠带?”

虽然云灵在一段时间内行动有所不便,但日子长了,反而觉得这条带子帮了她不少的忙,使她的轻功练就得更为扎实。

如此一条份量十足,亦可绕梁亦可悬索的带子,缠在腰间厚度也不及半指宽。世间可能仅此一件了。

云灵小手托腮思量着,剩下的东西主要就是这些了,没什么了,还好本来就没带太多吃饭的家伙出谷,否则难免混在细软中一并丢失了。

唉,偷到她的头上了,算不算大水冲了龙王庙呢?云灵一边天马行空,一边在客房之中摆好笔纸,雯秀并未多言,只要旁边轻拂住衣袖为云灵研墨。

信三挠了挠乱蓬蓬的脑袋,真奇怪,上了笔墨做甚?

云灵一如既往地在行动前写好了“凭证”:

畅游贵府真欢快,

宝物珍品手拿来,

身为来客知好歹,

云燕子在此一拜。

信三一边看,一边满头黑线,妹子,他信三头一回服了一个人!

凭证写完了装好,云灵又三两下把穿在身上的衣裙理了理。近些年的衣服都是雯秀亲手准备。

虽然样式简单却合身轻便,更重要的一点,雯秀心灵手巧,云灵现在穿的衣服,简单挽一挽就成了适合行动的短装,很方便云灵行事。

准备好了行头,雯秀又交待了好几遍一定要小心云云,云灵怎么劝说放心的话都像是对着空气,白说了。

只要行动一开始,云灵的精气神顿时变得锐利,她并未从大门走出,永安的里坊街道工整,尤其以似锦楼所在的这个里坊,寸土寸金之地,建筑接踵比肩般地挨着。

她因势利导,便取道于房檐屋脊。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643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