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一边吃奶,一边扎下面,爽了_被几个男人抽插舔摸操

还好味精果然是他的好基友,一边噼里啪啦往之前没有打开过的门上输密码,一遍拒绝了白夭夭要同去的要求。

呲~

味精终于输完了非常长的一串密码,之前一直隐在黑暗当中的巨型银色大门亮起,并且缓缓开始往两边展开。

在门刚开了一个仅能通过一人大小的缝隙的时候,味精就迫不及待的挤了进去。

锤子紧随其后想要挤进去,却错误估算了自己现在这个体型的宽度,差点就被卡在中间进退不得,还好门是在往两边扩大,才避免了他的尴尬。

白夭夭带头,跟着锤子进入了味精家最后的一个空间,按理来说,应该就是她的主人沉睡的空间了。

可是进去之后让他们大失所望,这不过就是一间巨大的武器库而已。

随着他们的进入,天花板上的灯一一亮起,往左右两边延伸,照亮一排排的武器架。

武器架上陈列着从最原始的匕首弓箭冷兵器,到现在联邦大热的高能光束粒子炮、集束射线热能枪,只有想不到,没有看不到。

明明外面是十万火急的危机时刻,除了味精之外的所有人,却都忍不住冒出了一个疑问,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来的?

“这些冷兵器武器,大多是之前我主人的收藏,其他的枪炮之类的,大多就是之后我们兄妹三人一点点选购的。”

味精仿佛是看出了他们的疑惑。

一边把一把小巧精致但威力巨大的袖珍光子枪插在大腿的枪套里,一边顺便给他们做科普扫盲。

“具体详细的,等我先搞定了那个丑绿再回来给你们解释,走了啊。”

不待其他人反应过来,也根本没看到她具体是怎么操作的,从味精所站位置的天花板,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通道,味精化作鸟形嗖的一声消失不见,通道口也随之消失不见。

地面上掉下小手指粗细长短的,被截断的藤蔓尖。

那藤蔓尖掉在地面上,还跳跃挣扎了两下,这才不甘心的死去。

几人有点迟钝的看着藤蔓尖从掉下到死亡,这才反应过来冲回刚才的监控玻璃幕墙前。

锤子上手一顿操作,总算成功找到差点和整个巨树融为一体的味精,还好她有一头着实耀眼的红发。

味精正在巨树丛林里上下翻飞,不断的从她手上发射出各种冲击光炮,一炮就能轰掉一整棵巨树分化出来的小树。

其实说是小树,也不过是对比巨树本里来说,许多小树单独看,仍是需要一人合抱的大小。

不过味精打得热闹,作用却不是很大,她只不过是阻止了一个方向巨树的扩张,其他方向的扩张却并没有停下。

大地图上代表巨树的绿点,就好像病毒一样,不断的往边缘蔓延。

如果仔细观察,还能看出来,巨树发现这边有攻击,已经减少了这个方向的扩张,其他方向的扩张速度反而加快了。

祸不单行,监控画面上突然显示味精被几根手臂粗细的巨大藤蔓前后夹击,躲闪不得,瞬间手脚都已经被绑住。

而巨树显然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味精,就好像那会儿对模拟锤子一样,藤蔓开始往不同方向大力拉扯,想要将味精生生扯碎,味精脸上表情痛苦无比。

还好,味精及时化为鸟型,这才避过了被藤蔓生生扯断手脚都遭遇。

但变回鸟型的她也再支撑不住,勉力撑着艰难飞到了沙滩上,消失不见。

“味精去哪……屋里!”

他们又啪嗒啪嗒冲回武器间里,果然看到味精,她还保持着鸟型,痛苦的躺在地上,头上火焰形状的花纹黯淡。

“味精味精,你怎么样啊?”

几人冲上去团团围住味精,可又不知该从何下手帮助她。

味精虚弱的撑起一个翅膀尖,指向之前放武器的台子上。

赖黛小心翼翼的把她抱起来放到平台上。

原本以为只是个放武器的地方,味精躺上去之后,却好像触动了什么,一道光从味精身体下方出现,并脱着味精悬空飞到了天花板上。

味精再次虚弱的伸出一个翅膀尖,在天花板上戳戳点点输入了一长串密码。

呲~

从武器库后方,传来一阵熟悉的开门声。

同时,那些光也托着味精往那个方向过去。

【跟上。】

锤子嫌弃圆球机器人形状小短腿跑得太慢,变回mini锤,贴回白夭夭脖子上专门给他做得项链里,就像骑马的时候喊“驾”一样,指使着白夭夭前进。

好在白夭夭也不跟他计较这些,她平常也没少指使锤子。

跟着被光托着的味精,这次,终于是看到白夭夭他们期待中的东西了——味精沉睡中的主人。

味精已经变回人形,被放到医疗舱里,正在进行治疗,再次变回圆球的锤子检查过程序,确定应该要不了多久味精就能康复,大家这才有心思去打量味精的主人。

这其中又以爱丽莎的目光最为灼热,这可是他们海洋星的创世神、真正的救世主、传说中的人物啊。

她何德何能,居然有一天能够亲眼见到本人!

“锤子,你联系司中,我总觉得这个美男子有点眼熟。”

旁边白夭夭自然就没那么多心思了,单纯是好奇心想看看这位牛逼的人长什么样子。

可是越看,越觉得这个躺在透明棺材里的美男子,莫名的眼熟。

这位睡美男子,穿一身仙风道骨的白色道袍,头发一半竖,起用一只通体莹润的玉冠和玉簪竖起、手边还放着一柄纯白麈毛制成的拂尘……怎么看怎么都是个道士。

司中那边不知道在弄什么,很久才接通通讯。

“司中……”

“夭夭,你们必须尽快离开那个空间!”

谁知道一接通,他就面色凝重的要她们赶紧离开。

被这么一打岔,她都差点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啊,可是我们现在也不知道要怎么离开,你先来看看这个人,我总觉得有点眼熟。可是我在星际还没多久,见过的人就那么多,按理说不应该认识这个人啊。”

见到熟悉的人,白夭夭话就格外多。

等他说完才发现司中一直没说话。

抬头就看见司中的投影瞪着她后方,表情是她从来没见过的可怕。

好奇的顺着他的视线回头看去,身后的睡美人已经醒了过来。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613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