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风流小农民艳遇记_他握住了那团丰盈

“嘁,他蠢还不让人说了是嘛。”

既然展现了真实的自我,穆丞也就更加不藏着了,那叫一个尖酸刻薄。

端着茶杯的小手指微翘,二郎腿翘起,整个人靠在柔然的沙发上。

“是,你多聪明啊,聪明的还不是要靠男人上位。”

“你胡说什么!”

“哈,看来我猜对了嘛,你果然是靠着男人上位啊。”

情势突然逆转,刚刚到被羞辱对象白夭夭现在像是胜利者,而掌握全场的穆丞却羞愤得满脸通红。

对此白夭夭得出一个结论,穆丞之前总是动不动就脸红,还真是天生容易脸红,以前的脸红不是装出来的。

“你一个小家族没人疼没人爱的私生子,却能一路顺畅进入娱乐圈。看似是靠着自己努力演了很多小角色,一步步靠着自己踏实的演技走到现在。

可是你那些角色,哪个不是人设最好最吸粉的,而且各个都是大导演名编剧,明明就是个资源咖。

可是你又没什么背景,资源能从哪里来呢?

来我们猜猜,你的金主爸爸到底是谁呢?”

白夭夭左右走了两步,左右手一锤,懊恼道:“哎呀,我也不知道你们灵组织的组织机构啊,也不知道到底有哪些人,要不你告诉我吧。”

白夭夭还真特别真挚的看向穆丞,“能给你凤凰的人,怕是灵组织哪个创始人top几之一吧?”

穆丞脸色微微一变,证明了白夭夭猜测无误。

“哼,就算你猜对了又怎么样,现在还不照样是我们灵组织的阶下囚。”

穆丞不愧是娱乐圈打拼过来的,即使有金主爸爸,他自己能力也不一般,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你说的也对,毕竟我们现在还在你手上。可是你们要的不就是我吗,何苦要为难他们呢?”

“你也看到过我们的实验室啊,大家都需要试验品啊。哈哈哈”

白夭夭语塞……

3153星禁区气泡空间里那个灵组织实验室,现在也常常出现在她的噩梦里。

“没话说了?刚刚不是挺能说嘛,继续啊,趁着现在能说,赶紧多说点呗。”

穆丞重新占领谈话上风,刚才被白夭夭揭破隐私的羞愤,让他变得更加恶毒和刻薄。

“穆少爷。”

穆丞端着茶杯刁难众人的时候,从之前葵莱斯利离开的那扇门口,传来了新的声音。

又是谁来了呢?

一个接一个的,还有完没完。

“哦,白队长啊,你可来的真快啊。”

穆丞略偏头,看了一眼胡小白,混不在意,显然他金主爸爸的等级要比胡小白高得多。

“你们怎么办事的!”

啪!

穆丞突然把手上茶杯狠狠砸向胡小白,正好砸在胡小白额头上。

茶水和茶叶顺着她额头流下来甚是狼狈。

胡小白也是个狠人,愣是面不改色,还是那么恭敬。

“不知属下做错了何事,还请穆少爷明示。”

“明示明示还需要我明示,你是瞎吗?眼睛要是不需要你可要拿去给实验室。”

被这样羞辱,所有人都看着胡小白,想看看她有什么反应。

胡小白也不愧是个狼人,还是面不改色,只是伸手拨开了滑到眼睛上方的茶叶。

“还请穆少爷明示。”

冷静的吓人,冷静的让人更加生气。

穆丞索性把女仆手里的茶壶都抢过来,砸向了胡小白。

胡小白这次是上半身挂满了茶叶。

“哟~穆丞哥哥发这么大脾气呢,白队长这是怎么招惹到您了啊。”

又一个人出现在门口,这房间里变得是越来越热闹了,正是面色苍白的阿努拉。

夕夏悄咪咪的扯扯龙之傲天,小声议论“你看那个新来的和穆丞长得是不是有点像。”

白夭夭耳朵尖动了动,仔细打量两个人,别说,眉眼之间确实有点相似。

只是穆丞看起来更健康,阿努拉看起来更孱弱而已。

“哼,你怎么来了。”

穆丞显然很不欢迎阿努拉,肢体语言都在表达着厌恶。

“这不是听说穆丞哥哥你在这儿发脾气嘛,大人让我来劝劝您,别生气伤了自己的身体,回头她可是会心疼的。”

阿努拉话虽这么说吧,不过表情可不是这意思。

怎么说呢,现在阿努拉和穆丞,特别像甄嬛传里后宫妃子打嘴仗。

再联系他们两相似的长相,宛宛类卿啊!

这怕是他们灵组织大佬找的爱人替代品吧,啧啧啧,没想到事情走向突然狗血了起来。

这突入起来的剧情发展,让所有人都暂时忘却了之前看到的惨案,好奇起穆丞的反应。

“那可真是多谢你来替大人传话了,大人也真是,心疼我我还不知道嘛,何苦还要劳累阿努拉你跑一趟,随便找个什么跑腿儿的就行了嘛。”

这是赤裸裸把阿努拉比作跑腿的小仆从,没想到男宠们争宠起来也是这幅样子啊,真是长见识了。

“穆丞你……”

“二位少爷,还是正事要紧。”

胡小白可能也是不想听了,出声阻止阿努拉的反驳,也就是阻止了之后可能会有的漫长的嘴仗。

“哼”

“哼”

穆丞和阿努拉对视一眼,又默契偏开头。

“白队长,这些人为什么醒的这么快,甚至还有药和水果,你最好彻查一下,尽快出报告提交给我。”

穆丞冷冷丢下一道命令,甩手率先离开了房间。

“白队长您见谅,穆丞哥哥那人就是那个脾气,您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一会儿把那个白夭夭给我送到我实验室来。”

穆丞的坏脾气,倒是刚好给了阿努拉装好人的机会。

不过胡小白并不买他的帐:“属下确实有错,会尽快提请报告自罚。至于白夭夭,恕难从命,她不能交给您。”

阿努拉一下子就不高兴了,他都屈尊降贵了,这个破保安还不买账。

“凭什么不能交给我?”

“凭我!”

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声音响起,阿努拉本就苍白的表情更苍白了。

这间大圆屋子是没完没了了,又双叒叕来了人。

“我早就说过老四那些个什么莺莺燕燕的容易坏事儿,他还偏不听。”

指责声伴随着笃笃的敲击声,一个黑色的身影缓缓出现。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611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