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她后面太紧 几个男人同时吸奶小说

一边说着他朝陆知意伸出手,陆知意赶紧将自己手上的花篮拿了出来,将花篮上面的布给取掉,里面露出来的是一片白色的玫瑰,闵南风将白玫瑰放在墓碑前。

接着蹲下身,将墓碑左右的一些杂草和杂物全部清理掉,然后才规规矩矩的将白玫瑰放好,这个白玫瑰还是昨天闵南风专门跟陆知意提起,陆知意又转告母亲,让母亲准备的。

母亲也准备的很是用心,白玫瑰都被码得整整齐齐,陆知意心中也升起一丝感激,她为闵南风做不了多少,至少能让他稍微舒心一点。

闵南风将花放好后看了,看了一眼尴尬的闵春成说道,“妈妈喜欢的是白玫瑰,她最讨厌不白菊花,还是说,你认为所有逝去的人要用的花都是白菊花?”

闵春成听出了闵南风话语中的讽刺之意,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现在无论做什么闵南风都是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挖苦他的机会,索性就没有开口。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在和闵南风作对,他就聪明的没有开口,任由闵南风这样说他,谁让他势不如人呢。

如果是别人这样对待自己的父亲,陆知意可能还会说他两句,但是对于这两个男人,她是没有任何想要插嘴的想法。

她知道闵南风对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的恨意,现在她是闵南风的妻子,所以就站在闵南风这一边和他同仇敌忾,跟着闵南风站在一起,用冷冷的眼神看着闵春成。

闵春成被两人的眼神看得多少,有些不自在,随后说道,“南风,我今天是真的诚心诚意的跟着你过来祭拜你母亲的,至于花的问题是我考虑不周。”

闵春成也没有反驳,因为他知道自己反驳的话恐怕会引起闵南风的不满,闵南风看他这么老实,心里更是觉得讽刺,当初妈妈怎么就没有看穿这个人的真面目呢?

这样一个男人,真的值得托付吗?

闵南风在心里为母亲不值,随后看了一眼母亲的照片,心里已经升起了一个想法,然后看着闵春成说道,“对了,你刚刚不是说你是来祭拜的吗?我觉得你应该有很多话想跟母亲说吧。”

听见闵南风这么说,闵春成心里有了一丝计较,难不成自己这个儿子想让他和他的母亲说什么吗?闵春成正在心里打着腹稿,谁知道闵南风说了一句。

“我想你确实有很多话跟母亲说,那么现在你就当着我的面,不对,应该是我和知意当做见证人,你跪在母亲的墓前,然后跟她忏悔吧。”

闵南风此言一出,不光是闵春成,就连陆知意都觉得有些惊讶,她诧异的看了闵南风一眼后,突然发现自己被闵南风牵在手心的手背,被轻轻捏了一下。

陆知意很快知道闵南风可能是在提醒她什么,虽然她对闵南风说的这句话有一些错愕,但是也没有出声帮腔,而是依旧淡淡的看着对面的闵春成。

看来闵南风今天就是想要羞辱闵春成,闵春成虽然谄媚,但是让他当着自己儿子的面下跪,恐怕还是有些自尊心受挫吧。

但是想到闵春成做的那些事情,陆知意觉得让他下跪都是轻的了,于是在心里的那丝淡淡的同情也就完全消失,闵春成显然没有想到闵南风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他今天虽然是想跟着闵南风过来祭拜妻子,但是也没有想过会以这种形式进行他眼神带着些许,讨好的看着闵南风,语气有些犹豫,“儿子……下跪就不用了吧,这也太难看了……男儿膝下有黄金……”

“呵呵。”

不等闵春成说完,闵南风突然冷笑一声,眼神嘲讽的盯着对方,那眼神看的闵春成心里十分难受,“刚刚是谁说,想跟过来祭拜母亲的,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最清楚,难道你觉得你不应该下跪吗?”

“还有你刚刚说的那句话。”说到这里的时候闵南风稍微停顿了一句,然后低头看了闵春成的膝盖一眼,“或许别的男人膝下有黄金,但是你……”闵南风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但是他的表情说明了一切,可以说是十分的不给面子,

陆知意一度担心闵春成会在这个时候发脾气,但是她想错了。

金钱至上的闵春成没有这么做,他只是有一些不满的看着闵南风没有下跪,但是也没有反驳,陆知意看着对方这个样子,知道对方妥协都是迟早的事。

果然,还没等她脚下发麻,闵春成就已经有了动作,他走到闵南风妈妈的墓前,然后就在陆知意和闵南风的视线下,缓缓的曲下了膝盖。

单膝跪在地上。

闵南风见状眯了眯眼,语气冰冷的说道,“我是让你跪下跟母亲忏悔,你单膝下跪,以为你是在求婚吗?”

闵南风就是想一层一层的瓦解对方的尊严,反正在他看来闵春成是没有任何尊严可言的,对于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他觉得自己怎么做都不过分。

陆知意下意识的拉拉闵南风的胳膊,她担心闵春成等一下生气了会动手,但是陆知意的动作被闵南风给无视了。

这样一来她也不好继续劝解,只能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闵南风用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盯着跪在地上的闵春成。

算了,反正都是自作自受,种什么因得什么果,闵春成被儿子逼到这一步也是他自己造的孽,想到这里陆知意也就不再继续求情。

闵春成在两人鄙视的视线下只能屈辱的双膝下跪,然后僵硬的将那一束白色菊花放在墓碑前,但是白色菊花还没有放下去就被闵南风一脚直接踢走了。

白色菊花在地上滚落了一圈,花瓣掉了一地都是,看起来十分的狼狈闵春成被闵南风的动作弄得有些诧异,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屈辱。

陆知意也没有想到闵南风会突然把花给踢走,她还以为闵南风稍微会稍微矜持一点,可是闵南风显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他脸上带着笑容盯着跪在地上的闵春成,神色戏谑的说道。

“真是没想到能看到你下跪的这一天,既然你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那么现在开始,就用你这张嘴开始跟母亲忏悔吧,我和陆知意当做见证人,帮他见证你的悔改。”

闵春成听了这话咬了咬牙,但是抬头的时候又露出了平时那样慈祥的微笑,同时还有几分对闵南风逼迫的纵容。

但是这种情绪在陆知意看起来就像是在反击闵南风一样,所以陆知意对闵春成没有任何的好感,他觉得闵春成就只是一个会投机取巧的大混子而已。

闵春成看着面前的墓碑说道,“当年是我对不起你……”

陆知意听着对方口气中的忏悔,眉头忍不住皱起来,对方说的没问题,但是有些内容陆知意觉得有些过于俗套了,好像根本就没有认真想过似的,或者是提前打过了腹稿。

总而言之,闵春成把一切事情撇的干干净净,陆知意对此有些不满,不光他不满,闵南风听了闵春成的话也十分的不满,虽然他就知道闵春成就是这种人。

但是现在看着他当面的表现,还是让他很失望,闵南风本身是想着,只要这次闵春成好好的认错,他或许还能稍微的对他放松一点。

但是现在看他如此作态,闵南风心寒彻底,脸上扬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后,缓缓的说道,“既然你觉得自己有错,那么就在母亲的坟前磕几个头吧。”

此话一出,陆知意惊呆了,但是他想到刚刚闵春成的做法,也觉得闵南风这么做情有可原,如此不知悔改的人,就只是让他动动嘴皮子,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闵春成虽然脸皮厚,但是多少也是要有一点脸面的,现在被自己亲生儿子逼着,对自己以前抛弃的女人磕头,这一点让他面子上很难接受。

于是当时僵硬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闵南风见状挑了挑眉,“怎么了?不愿意了,刚刚你不是说你对不起妈妈吗?那么现在让你做点这么小的事情你都不愿意了?看来你的诚意也不过如此。”

闵春成咬了咬牙,勉强的朝闵南风笑了笑,然后说道,“一句话像是从嘴巴里挤出来的似的,怎么会呢?既然是你想看的,我当然会做了。”说完之后就朝着墓碑磕了两个头。

陆知意有些讶异的捂住了嘴,她没想到闵春成居然要委屈自己如此,看来果然是一个贪恋财权的人,闵南风在对方磕头的时候,眼底闪过了一抹寒光。

这样一个连自己尊严都不要的男人,母亲与他分开了也是一件好事,如此一来他便也不用手下留情,闵南风看了陆知意一眼。

他本来还想留在这里和母亲多说说话,但是今天日子不对,陆知意还有身孕,还是不要在外面多逗留,于是也没理会依旧跪在地上的闵春成,闵南风揽着陆知意的肩膀说道。

“我现在就送你回车上吧?”

陆知意还以为闵南风想先把她送回去,赶紧摇了摇头,她要陪着闵南风一起,对方贴心的笑了笑,“放心吧,我们两个一起回去。”说完就揽着陆知意的肩膀,错开闵春成走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57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